破除年终奖灰色想象 重在分配制度改革

2013-01-13 10: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最近有关年终奖的几条新闻颇为引人注目:人力资源研究机构科锐国际研究中心发布的《2012企业年终奖调研报告》显示,较之2011年,至少六成企业将上调年终奖;有网友爆料,称昆明市某区地税局公务员年终奖高达16万元;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出现环境污染、招标腐败等诸多负面事件的延长石油,陕西省政府将为该公司在岗员工增发一个月工资,总额过亿元。

  年终奖,一个让人欢喜让人忧的话题。作为员工的重要福利,它被视为衡量不同行业员工待遇的重要标准,个人收获多寡间接显示了其工作能力。然而在市场经济尚不健全的当下中国,因为特殊的经济结构,年终奖的差异并非简单基于企业的营收状况、公司的所有制结构、其在行业的垄断地位等,它们不关乎公司创业能力,却成为影响员工待遇的核心因素。每到年终,有关国企年终奖的种种传闻尤为让人艳羡。

  今天讨论年终奖,显然已超越了员工福利本身。借着各方重申改革、呼吁突破利益固化藩篱的契机,我们关注结构性的员工福利差异,顺便探讨酝酿已久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应有的方向与目的。

  国企员工获得高额年终奖的传闻,年复一年成为民众津津乐道的话题,它们连同坊间对官员灰色收入的想象,造就了社会的不公正印象。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发放年终奖的国企还是享受国企待遇的员工,过去一直对此福利秘而不宣,一定程度上默认了民间的灰色想象。

  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在当前的经济格局下,国企利用其垄断地位或政策便利,普遍有着高水准的利润,但在利益分配上,却未符合其“公字头”身份使其大部分收益回馈社会。以2011年央企为例,利润总和为11115亿元,但上缴国库的仅为823亿元,上缴比率仅为7.4%。国企高管的高收入是国企高利润的直接反映,有报告显示,2011年中石油高管人均薪酬110.022万元,存在严重的激励过度的问题。与之相对的是国企腐败高发的现状,去年年初,法制日报下属的《法人》杂志等单位发布了“2011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该报告显示,2011年落马国企企业家人均涉贪腐金额猛增至3380万元。

  由此观之,国企员工相对较高的年终奖也就在意料之中。关注中国社会的收入分配问题,年终奖不失为一个视角。年终奖的作用,其中之一是对企业员工的年终奖励,其二是实现社会收入的再次分配,其中第二点经常被经济领域的学者所强调。有学者表示,在中国,目前年终奖只实现了第一点作用,年终奖二次分配的作用尚未凸显,“多者更多,少者更贫”的中国年终奖模式仍是主流。

  针对这种失衡的年终奖模式,一种声音要求央企和公务员系统应该将年终奖公示,并接受民众监督。更进一步,企业内部也应建立相应的业绩评估体系。这些林林总总的要求从本质上而言,所指向的无非就是早已甚嚣尘上的国企改革。

  “排除改革阻力”已成国企改革的关键词。针对此呼吁,被寄予厚望的国资委负责人近日作出回应,据媒体报道,在日前召开的一次关于收入分配改革的内部研讨会上,一位国资委副主任坦言,在国企改革进程中该部门作为有限,因为涉及国企的人事任免、工资薪酬等方面的管理权并不是掌握在国资委的手里。由此看来,当前的改革阻力,其根本就在于部门利益固化。

  年终奖差距所反映的收入不公,是当前中国社会收入分配的常态。《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几易其稿见证了改革艰辛,期待方案尽快出台,改革落实之际,或就是国企年终奖灰色想象的终结之时。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