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力:3万亿外汇储备变3千亿?

2013-01-09 10:50  来源:和讯博客

  巨量的外汇储备一直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极其特殊的构成,另一方面外汇安全也给中国的经济埋下了极大地隐患。日前,甚至有激烈的声音称,中国3.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十年之后可能将不值3000亿。这在网上引起了很强的激辩。

  如果仅以美元汇率贬值10倍来说,3万亿变3千亿可有点夸张。但以货币发展的历史来看,这可不是危言耸听。身为债权人所承担的风险也是实实在在的,特别是当债务人是身为全球第一大货币流氓的时候。

  自全球货币形成体系之后,作为主要贸易货币的英镑和美元都曾遭遇兑付危机。19世纪末,当时的世界货币主要是英镑。殖民地从英国进口通常需要支付硬通货,而英国从殖民地进口通常使用信用证和银行汇票,这形成了大量的境外结存英镑,但当后来英镑难以维持对黄金的平价时,殖民地国家持有的英镑债权几乎都成为废纸。

  无独有偶,1969年,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黄金总库无法维持运转、美国无法维持对黄金的平价时,当时的西德央行行长主动表态,放弃行使用美元向美联储兑换黄金的权利,美元也在那时经历了历史上第一次低谷。

  两个事件,唯一的共同点便是——债权人成了冤大头。

  一旦有了这点认识,中国便必须迈出外汇储备结构改变的第一步。

  从当下国际市场的动向来看,这样的顾虑是有一定道理的。中国3.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结构,其中70%是美元及美国国债为代表的美元资产,其他则大部分是以欧元为主的外汇资产。近来,随着美国欧洲为应对其国内经济问题而开启印钞机,中国外汇储备贬值的压力正在逐渐上升。特别是在美国债务危机的大背景下,美国政府很有可能再度以提高债务上限的形式规避债务风险,一旦这样的预测成为现实,则意味着美国政府负债的无序扩张将直接影响其国家信用,美元资产的风险正在累加之中。

  外汇安全成为了中国必须面对的现实。对于中国外汇储备结构的问题,成为近些年来经济学家讨论的重点。诚然多样化的外汇储备结构更有利于金融市场的健康运行,同时对于外汇安全也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为什么中国却没有实行这样的储备方案呢?

  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不储备美元行么。以黄金为例,美元欧元的贬值直接影响的便是国际社会对于黄金储备的再度看重,但是为什么中国没有建立以黄金储备为主的外汇体系呢?答案是供给量太少。即使中国买下全球年黄金供给量的半数,其价值也不过几百亿美元,与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这其中,还毋庸说“中国买入黄金”这一消息对黄金现货价格的影响。黄金价格一旦被“中国需求”拉高,中国便做了买卖中的冤大头,以促进外汇储备安全为前提的增持黄金,便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其他期、现货产品储备。对于中国来说,物资资源的储备一直处于进行中的状态,但绝对量的增长与巨量外汇结余的相对量之间是无法比较的。偏激的说,即使将美国占其外汇储备量四分之三的8100吨黄金换算成美元,与中国的外汇储备量相比也同样是九牛一毛。美元资产的外汇储备,对于中国来说,只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钝刀子割肉。

  除了现货储备的供不应求之外,最大的问题主要是在于中国外汇结余的增长量太高了。而中国在外汇储备上,并没有更好的解决途径。以美元资产为主的外汇储备格局,首先看到的还是其保值增值的属性。而巨量的外汇储备,如果想要保持增值或是保值的状态,唯一的途径便是存入国外银行或者是购买外国国债。以美元国债5%左右的收益率来看,加之近些年2%左右的CPI涨幅。也就是说,美元资产,在没有信用风险的前提之下,年收益率可以维持在3%左右。毕竟现在美元结算格局的强势依旧,美元体系之上的美国国家信誉有着明显优势。这显然成为了中国外汇储备以美元为主的原因之一。

  就算是难度很大,中国也必须迈出外汇储备结构改变的第一步。除了物资储备的方法之外,中国巨量的外汇结余又有哪些途径可以消化呢。应该看到,中国长年以来,外汇储备只注重了其防火墙的性质,在注重流动性和保值的前提下,忽略了其投资的长期价值。

  事实上,中国大可以将相当一部分外汇结余用作对于世界500强企业,甚至是新兴经济体中有潜质的企业的投资资金。将更多的外汇结余,变成分享世界经济增长的途径。将外汇安全捆绑于世界经济的列车之上,而非吊死在美国一棵树上。另一方面,巨量的外汇储备,也可以成为中国介入第三世界国家发展的有效手段,以非洲为例,介入其发展的过程中,中国便得到了更多的机会,将手中的美元变换成更多的自然资源。

  但说到底,这些都是消化外汇的手段。从更加长远的角度来看,如果中国想要从根本上,摆脱美元乃至于欧元资产的阴影,更好的方法还是人民币国际化这一条途径。反过头来说,美国之所以外汇储备少之又少,也恰恰是源于美元的国际结算地位。中国想要走出这一步,便是要从美国的虎口夺食,这是一步险棋,但对于中国的长远发展来说,却又是一步必要之棋。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