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药企“领跌” 第三轮药品降价收官

2013-01-09 07:37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改委方面表示,自2011年开始的第三轮化学药品降价600多亿元

  [ 宋大才则表示,定价部门希望促进我国仿制药企业的水平和质量提升,减少对外资品种的依赖,降低费用 ]

  历时两年,化学药全国最后一轮降价正式收官。

  昨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宣布,自2月1日起调整呼吸、解热镇痛和专科特殊用药等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共涉及20类药品、400多个品种、700多个代表剂型规格,平均降价幅度15%,高价药品平均降幅20%。

  第三轮降价收官

  “按照我们的管理工作计划,国家发改委2011年开始第三轮价格调整,今天公布的这次价格调整目录是第三轮调价的延续,也是为期两年价格调整的最后一批,”昨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宋大才接受《第一财经(微博)日报》采访时表示,“这一批公布以后,我们对化学药品的调整工作就结束了。”

  而这一工作的暂时收官,也就意味着,按照发改委每次2~3年的调价节奏,至少在两年时间内,占整体市场近九成的化学药品将暂时不会再“遭遇”价格调整。

  实际上,自2000年开始,国家开始收紧药品价格管理,国家发改委共分3批在全国范围内调整了抗生素、循环、神经、激素、消化、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等8类药品,其中大部分属于临床常用药品,涉及药品近2000种。

  其中,2001年~2003年,对政府管理价格药品进行了第一次大范围调整;2006年~2007年,结合医保目录品种调整,再次对政府管理价格药品进行全面调整;2011年~2012年,再次对政府管理价格的化学药品进行了全面调整。

  在此期间,发改委还对一些重点药品价格进行了局部调整。

  发改委方面昨日表示,按照2011年市场份额初步测算,自2011年开始的第三轮化学药品降价600多亿元。

  “我们公布的主要是代表品的价格,根据差比价规则,制定其他规格的价格,希望调价方案可以顺利实施。”宋大才表示。

  但在执行层面,这一直接关乎公司利益的价格调整显然并不可能一帆风顺,对此,宋大才也表示:“从国家发改委调整最高零售限价,这种方式的管理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价格调整后,在具体交易过程中,仍有更多层面的问题。”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刘伟表示,此次降价的产品主要为化学类临床用药,因此对以主营生产该类产品的企业将利空。而随着近日出台的《生物产业发展规划》,主营生产中成药剂的医药企业将获得政策上的双重利好。

  外资产品“领跌”

  在昨天公布的降价目录中,外资品种的降幅格外显眼。

  发改委文件显示,瑞士诺华制药治疗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的药物“艾斯能”(卡巴拉汀胶囊,1.5mg×28片),降价前日费用32.6元,降价后日费用19.8元,降幅39%。为此轮降幅最高品种。

  公开资料显示,在中国市场,诺华开发的卡巴拉汀是进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的第2只阿尔茨海默症用药。

  2000年5月,国家药监局(SFDA)批准诺华公司的卡巴拉汀进入我国市场,随后,这一品种迅速垄断了国内卡巴拉汀市场,在样本医院抗痴呆用药市场占比超出10%。

  昨日,诺华制药(中国)方面向本报表示,就涉及的降价事件“目前暂无任何评论”。

  不止诺华,美国百时美施贵宝(BMS)治疗乙肝的恩替卡韦片(0.5mg×7,商品名“博路定”),降价前日费用38元,降价后日费用34元,以半年每疗程费用计算,降价后费用降低732元。

  而百时美施贵宝对博路定一直寄予厚望。2006年一季度,博路定在中国上市时,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总裁柯彼呐(Kabir Nath)曾表示:“随着博路定在中国的上市获批,百时美施贵宝将得以致力于另一个尚未得到满足的重大医学疾病领域:慢性乙型肝炎。”

  知名医药保健研究咨询公司Decision Resources的研究报告预测,中国的乙肝药物市场规模将从2010年的6.01亿美元扩大至2015年的近9亿美元。

  在此次单独定价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名单上,英国阿斯利康有21个规格,美国礼来有15个规格,美国辉瑞14个规格,瑞士诺华和英国葛兰素史克分别有13个规格。

  刘伟认为,由于化学类临床用药中进口产品占了绝大部分,外资企业因此受到一定程度的挤压。在一系列专利药到期的风口浪尖上,外资企业在我国的发展将直接受制。

  昨日,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媒介总监左玉增表示,此前RDPAC已经就价格问题与发改委进行过多次沟通,但“本轮涉及多类别、大范围、较大幅度的降价,给部分企业带来较大的经营困难”。

  左玉增进一步表示,这一轮仍对专利药品进行较大幅度的降价,特别对上市时间短的专利药品造成一定影响;有些专利内的药品在中国同时还存在仿制药品,这在成熟市场不多见,主要因为相关配套政策不完整,对这些药品进行7%左右较大幅度降价使这些药品经营雪上加霜,对企业后续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宋大才则表示,客观来讲,我国目前的仿制药品与国外原研药品在质量上仍存在一定差别,定价部门希望促进我国仿制药企业的水平和质量提升,减少对外资品种的依赖,降低费用。

  目前发改委正在考虑通过国际价格比较的办法,在中国制定销售价格,主要针对那些在中国具有价格和产品垄断性的品种,“我们已经做过了前期调查,收集了不少价格数据,我们会借鉴国外的定价方法来完善整个定价体系。”宋大才说。制图/张逸俊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