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明辉:茅台“罚降价”是坐实价格垄断

2013-01-08 08:53  来源:青年时报

  包括茅台在内的任何一个企业或行业对其内部价格体系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管控,属应有之义和企业自主经营的权力,我们无需多言。但是,如果丧失社会道义和突破法律底线,进行所谓的内部价格管控,则是不明智的,应受法律的制裁。

  茅台在去年12月18日经销商大会上公开表示: 53度飞天茅台零售价不能低于1519元/瓶,而团购价不能低于1400元/瓶。日前,多家茅台酒经销商遭遇茅台集团处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罚降价”,即突破最低“限价令”卖茅台酒。“有的经销商被永久性削减年配额30%,并处罚金保证金的30%,其中有家年配额23吨的就遭到了这样的处罚。”

  如果说当初“限降令”只是象征性地表示一下,没有实际行动,无所谓真违法,也无需付多少实质的责任。那么,此次茅台对部分经销商突破最低限价下狠手进行惩罚,以维护自身利益最大化,与此前茅台“限涨”的行事风格形成180度反差,不仅丧失社会道义,更无疑是在坐实其价格垄断的违法行为。

  所谓价格垄断,是指垄断厂商凭借自身的垄断地位,为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制定垄断高价或垄断低价的行为。通过垄断价格行为,垄断者可获得相对高额垄断利润。我国《反垄断法》以及《反价格垄断规定》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等垄断协议;价格垄断的协同行为包括经营者的价格行为具有一致性、进行过意思联络等;经营者违反规定,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

  也就是说,对于市场具有相对价格等支配地位的企业,通过不同方式固定向第三人限定转售商品最低价格的行为是被严格禁止的。而在此次处罚事件中和事件背后,茅台集团卖酒,经销商从茅台集团买来后再卖,双方是标准的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的关系,不存在所谓的“内部”关系。换句话说,各省和大区经销商不是茅台集团自设的直销、分销机构(或办事处),仅仅是生意伙伴,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企业”与“相对交易人”的关系。同时其最低价的限制对象是消费者,也正符合法律规定的“第三人”的关系。

  这样,茅台集团通过召开一年一度的经销商大会,强行规定经销商对消费者(第三人)的具体最低零售价,而且对敢于“不听话”的经销商痛下狠手,采取实质的罚款或减供措施,阻碍市场自由形成更低的价格,损害消费者(第三人)利益,谋取自身利益最大化,已超越正当的维护“内部”价格体系的范畴,是一种明显变相固定其商品价格。再加上其商品的独有性、稀缺性、相对控制性,便构成了不折不扣的实质价格垄断行为,亟需制止。只不过,在这个价格垄断中,茅台是主犯,其他经销商是胁从犯。为市场秩序计,为群众利益计,有关部门理应立即出手,利用反垄断法等规定进行干预和处罚。

  同时茅台利用违法的“限降令”规定罚款、减供,还涉嫌违反《合同法》等,相关经销商也可拿起法律武器进行举报、投诉和诉讼,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临近春节,物价上涨的压力进一步加强。好不容易见到一个降价的,却要被茅台“罚降价”击溃。而事实上,人们纠结茅台“罚降不罚涨”,根本原因在于这样的行为在突破法律规定损害直接相关方利益外,更是对市场正常经营秩序的破坏,是一个恶劣的先例。如果这样的恶例不被及时制止,所有类似的企业等都纷纷效仿,群众利益何存?到时任何人都无法置身事外!就此而言,拿起法律的武器对茅台“罚降价”进行及时的处置,更显亟需和必要。

关键字: 茅台集团 垄断厂商
责任编辑: 周易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