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冲击、通胀容忍度与宏观政策应对

2013-01-05 14:04  来源:中证网

  近年来,我国通货膨胀的成本冲击型特征十分明显(主要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等),成本冲击型通胀成为被广泛谈及的热门话题,由此也有一些人提出应适当提高通胀容忍度的观点。不过,虽然各方面谈论较多,但有关成本冲击型通胀的流行认识普遍仍停留在直观理解和简单逻辑推理的基础上,尚缺乏全面分析成本冲击型通胀及其与宏观政策,进而与通胀容忍度之间关系的研究,特别是缺乏对这一问题严谨、规范和系统的理论剖析。这与现实的需求很不匹配。鉴此,我们以成本冲击、通胀容忍度与宏观政策应对为主要研究目标,试图建立一个能够比较全面地理解和分析成本冲击型通胀及其相关问题的理论框架。

  成本冲击难以解释各国通胀差异

  近期有不少人士认为刘易斯拐点及其引发的劳动力成本冲击会系统性推高我国通胀水平。我们试图通过典型经济体的经验(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及其刘易斯拐点期间的历史史实,探析劳动力成本冲击是否能解释各国通胀差异。我们并没有从宏观经济数据中发现刘易斯拐点导致通货膨胀水平系统性抬升的有力证据,而货币量的显著增加很可能是导致其通胀水平提高的主要诱因。

  通过分析近50年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情况及其对各主要国家通胀冲击的史实,我们对比各国的通胀差异并找寻其背后的深层次成因,着重探讨了输入型因素能否解释各国通胀差异这一问题,并比较了各国货币政策如何应对输入型通胀以及汇率政策在其中的作用。我们发现,面对同样的输入型通胀压力各国通胀的持续时间和强度存在明显差异,这种差异并不能简单用国际输入型通胀因素以及各国石油依存度大小等加以解释。各国货币增速与经济增速之差(即货币超经济增长部分)能更好解释各国通胀差异的原因,即国内货币条件可能才是影响通胀的最重要因素。

  成本冲击类型对通胀容忍度的影响

  尽管劳动力成本和大宗商品价格冲击本质上都属于供给冲击,但其对总供给曲线以及宏观经济的具体影响是存在差异的。刘易斯拐点以及巴拉萨-塞缪尔森效应下的劳动力成本冲击体现在总供给曲线的斜率变化上,且在短期内不可逆,属于中长期冲击。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供给曲线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截距变化上,且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回落,供给曲线将重新平移回来,冲击是短暂和可逆的。

  面对不同类型的成本冲击以及产

  出下降,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效果是存在差异的。在劳动力成本冲击(巴拉萨-塞缪尔森效应引发)下,总需求扩张导致更多的是价格效应,而不是产出效应。其最终结果是,为了保持与以前相同的高经济增长率,却付出了比以前更高幅度物价上涨的代价,并会引发价格的螺旋式上涨,此时持续实施扩张性政策似乎并不明智。而在大宗商品价格冲击下,如果决策者仍想实现既定的高经济增速而采取扩张性政策,其引致的价格效应与产量效应将以固定比例增加,宏观政策在获得经济增长收益的同时也不得不付出一定程度的通胀上升成本。

  不同类型成本冲击对一国经济中长期增长目标和通胀容忍度的影响也是不尽相同的。巴拉萨-塞缪尔森效应作用下劳动力成本冲击具有中长期结构性特征且不可逆,加上扩张性政策的通胀效应更强,宏观政策决策者似乎应在一定程度降低其中长期经济增长预期目标并适当提高通胀容忍度,以促进宏观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由于大宗商品价格的冲击往往是短暂且可逆的,决策者一般不需要考虑修正其既定的中长期经济增长以及通胀目标。

责任编辑: 周易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