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审批制逼良为娼

2013-01-04 14:45  来源:中证网

  “不是为了在香港上市,谁愿意放着中国公民不当,去当岛民呢?”俏江南创始人张兰被逼出来的这句大实话,无异于对逼良为娼的行政审批制的血泪控诉。

  不管张兰的国籍变异是否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但为了海外上市而被迫改国籍则早已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一种公开的秘密。过去6年来,至少有100多为企业家为了海外上市而被迫更改了自己的国籍。这都是给2006年9月起正式生效的一份商务部等六部委《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简称“10号文”)给逼的。

  “10号文”堪称行政审批制逼良为娼的典范。“10号文”表明上虽然并没有明文禁止民营企业海外上市的内容,但是,由于红筹上市方式除由过去的仅向外汇管理部门申请办理境外投资外汇登记手续,变更为需要经过4个部门的8道审批之外,还另外设置了“境外公司的股权应在境外公开合法证券交易商场(柜台交易市场除外)挂牌交易”,中小企业要去OTCBB购买目标壳公司,就必须用现金进行反向收购;同时,批准证书“1年内有效”等三道紧箍咒,使得过去6年来没有一家企业能够以实事求是的方式实现海外上市。很多企业家如果不选择移民的方式规避规定,或通过协议控制模式(VIE),就无法实现海外上市。

  逼良为娼并不是红筹上市的专利。对于A股的IPO行政审批制来说,何尝不也是如出一辙?中国股市20年,赢得了两个不雅的称号:一曰“赌场”,一曰“青楼”,其原因正在于此。吴敬琏先生指出,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赌场里面也有规矩,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在我们这股市,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坐庄、炒作、操纵股价……。如果说,“赌场论”反映了中国股市的黑暗,那么,“青楼说”则更是IPO假面舞会的形象写照。

  行政审批制作为计划经济的产物,不可避免带有计划经济的烙印。当行政权力一旦沦为屈从权贵利益意志的奴才的时候,则很容易由为市场经济服务的工具演变为无恶不作的恶魔。可悲的是,越是逼良为娼,还越是说的好听。而所谓的规范化和市场化,尽管无不打着规范化和市场化的旗号,拆穿了,不过是简单的格式化对号入座而已。任何有问题的拟上市企业,一经投行、保荐人和会计师律师过手,不是就通通都如假包换,变成连发审委专家也审不出问题的处子秀了吗?这与其说是卡假堵漏,还不如说是在“授人以渔”,教人装处或逼人作假。这种重形式轻实质的行政审批制度不仅与资本市场的基本规则格格不入,严重不适应中国企业的发展要求,严重影响和阻碍了经济社会和资本市场的发展进程,而且,更为严重而令人不安的是,它也是腐败的温床,是迄今为止我国股市一切罪恶现象的总根源。

  我国的IPO体制从额度分配制到保荐制、核准制,几次三番地改过来改过去,之所以万变不离其宗,始终不离行政审批权力之手,说到底,无非是利益机制在作怪。大型国企所代表的垄断性经济体制的利益以及反映在某些跑部钱进的中小企业身上的地方利益,固然常常很容易被表白为国家利益,从而成为行政审批权力迟迟不肯退出市场的一个据说非常重要的理由,不过,在很多关于资本市场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冠冕堂皇说辞的背后,真的就只有放不下的担忧而没有藏不住的老鼠尾巴了吗?答案显然也是否定的。若干年来,卖身于肮脏的股权交易和圈钱交易之中的权力人物和典型案例,难道人们见得还少吗?这就足以说明,任何没有市场现实利益,更不考虑投资者眼前利益的所谓国家利益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无非都是“皇帝的新衣”。逼良为娼者,自己或也是既要做婊子,又要树牌坊。这就是我国资本市场行政审批制的本质。 

责任编辑: 周易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