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居民消费率越高越好吗?

2013-01-04 10:02  来源:解放日报

  ●居民消费率低未必是一种倒退,由此以为消费率越高越好,更是一种误判。说到底,消费占比高低和发展阶段有关,不能简单地说低不好高才好。

  ●现在一说储蓄率高,似乎成了坏事。其实,一个国家中长期的经济增长,取决于资本形成的速度,这恰恰是由国家储蓄能力决定的。

  主持人:记者 龚丹韵

  嘉宾:张军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解放观点: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新立近日撰文表示,内地居民消费率低于30年前。 “六五”时期,居民消费率曾达到 51.8%,“十二五”时期,居民消费率即使提高10个百分点达到 45%,仍低于“六五”时期。所以提高居民消费率仍有较大空间。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您对此怎么看?

  张军:如果单从数据上看,我们居民消费率占GDP比例确实低,但这未必是一种倒退。由此以为消费率越高越好,更是一种误判。

  长期以来,居民消费率一直被 “妖魔化”和 “崇拜化”,似乎消费占GDP比重越高越好,甚至觉得经济发展如果不提高居民消费率,发展目的就没有了。经济学家内部对此一知半解的人也不少,把消费问题推向了极端,使消费率被误用。比如经常有人拿出证据,说发达国家消费率高达80%以上,我国居民消费率加上政府消费率总共才50%左右,是不是偏低了?还有拿现在的数据跟我们之前的数据相比,认为甚至还倒退了。这种横向和纵向的消费率对比,特别容易形成误导。

  消费率只是相对GDP的比重,关键还要看其增长速度。就在过去20年间,即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20年间,中国GDP年均增长率达到10.5%,与此同时,消费的增长也达到了8.6%。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同一时期,消费增长的世界平均水平还不到3%!另一个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印度,其消费的年均增长率为5.8%。我们比印度还好,高达8.6%的增速是非常了不起的。

  所以,尽管消费率从数据看是不高,但从增长趋势看,尤其是相对于GDP的增长趋势看,过去20年间,我们基本接近了一个黄金比例,消费增长速度可以用 “相当快”来形容。

  解放观点:我们能保持如此快速的消费增长率的原因是什么?

  张军:大家认为偏低的消费率,正是消费增长快的原因。消费占比低,反映出我们有比较高的储蓄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储蓄率高,似乎成了坏事。其实,一个国家中长期的经济增长,取决于资本形成的速度,这恰恰是由国家储蓄能力决定的。储蓄率高的国家,可以在不依赖外债的情况下,实现高水平投资,这也正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如果像拉美,当初一边背负外债,一边高速发展,发展变慢后,最终后果就是经济崩盘。

  消费需求确实可以决定短期经济增长率,但从长期来看,如果消费需求就能推动经济长期增长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穷国了。贫困国家消费率就特别高,几乎可以同欧美国家相媲美。原因很简单,他们资本短缺,没有能力积累,没有剩余产能,消费占比当然极高,但背后意味着经济停滞,没有增长。发达国家消费率高,则是因为经济增长慢。而我们经济增长快、消费增长也快,恰恰是因为我们在过去20年中,没有完全依靠消费,消费和投资维持了比较好的平衡。如果非要纵向自我对比,我们可以看到,计划经济时代居民收入不增长,消费增长缓慢,哪怕消费率和现在差不多,但其背后的经济增长情况和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因而也不能简单对比。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