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专家:克服既得利益阻碍要靠顶层推动

2013-01-02 06:53  来源:南方都市报

张卓元:分配制度等改革要打破怕得罪人的惯性

张卓元,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经济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曾参与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报告的起草,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

  未来十年政府改革是突破口

  人物介绍

  张卓元,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经济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上个世纪80年代曾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经济研究所工作,出任第二任所长,曾受当时的国家体改委委托成立课题组研究国家经济体制中期(1988-1995)改革纲要。1995年至1998年出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张卓元专注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的研究,提出了加快中央企业改革步伐、积极引进国内民间资本和外资、改善产权结构等一系列主张。他还反对用通货膨胀的政策来支撑经济的超高速增长,主张“稳中求进”的改革发展思路。

  2013年是中共中央新一届领导集体的开局之年,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经济工作做出重要部署,会议明确将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动下一步改革。

  新年需要新气象,改革需要新动力。在世界经济艰难复苏的大环境下,中国经济呈现出增速回落但筑底企稳的态势,明年的宏观经济走势如何?推进下一步改革的突破口是什么?如何才能实现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这些都成为人们展望新年时高度关注的话题。

  南方都市报时局版从今天开始推出“展望2013”系列专题报道,从改革的顶层设计、城镇化、财税制度、国际贸易、社会法治、食品安全、社会保障等多个领域采访国内顶级专家。这些领域是突破未来经济发展瓶颈的关键,也是改革总体规划中的重点难点问题。

  ●我认为改革突破口是政府改革,是政府职能的转换。十八大报告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现在主要是垄断行业的利益、政府官员审批权的利益,这些都很厉害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力量很强大,若非顶层发力,则很难撼动。

  ●比如有10项审批,取消了9项,剩下一项,然后把已经取消的审批项目打包到留下的那一项中去,那这种改革等于零啊!

  ●我认为改革不会成为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因为危机会逼着你改革。形势比人强,它会逼着你走。

  ———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一直受益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如今中央多次强调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问题,要从更规范的角度对改革进行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

  开启新一轮改革已经成为十八大后各方凝聚的共识,下一步改革的路径和突破口将是各方探讨的关键。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日前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回顾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走过的路径,为下一步改革突破口提出建议。

  张卓元是十四大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亲历者。作为中国当代著名经济学家,他先后参与了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报告的起草工作。他还参与了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这两次全会在中国20年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历史进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如今,年近八旬的张卓元一如既往地关注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沿问题,并不时提出真知灼见。他认为下一步改革的突破口是政府改革,要转变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角色。正像十八大报告所提出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抓改革要得罪人,特别是得罪一些既得利益群体。”张卓元对未来改革面临的阻力有充分的预判,他强调要重新认识改革,抓住改革的真义,要认识到形势会逼着人改革,改革将有助于实现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克服既得利益阻碍要靠顶层推动

  南都:2012年是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二十周年,你曾多次参与中共代表大会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现在回顾1993年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和2003年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先后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做出的部署,我国主要推进了哪些改革?

  张卓元:十四届三中全会出台《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都是很好的改革顶层设计。整个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改革推进得比较快,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加入世贸组织、包括政府用间接手段进行宏观调控、包括分配制度的改革等实现得比较好。2003年以后,推进的改革主要有股权分置改革、几大商业银行的上市、集体林权制度的改革、外资企业和中资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统一合并、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等等。

  南都:20年来的改革对我们的启发是什么?

  张卓元:我觉得最重要是,当时认真总结了上世纪80年代改革的经验,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从领导到一般老百姓都有一个共识。因为80年代取得的成效让大家感觉到市场取向的改革大大解放了生产力,而且使得老百姓得到实惠。因此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成为改革的目标,在领导的推动下,各个方面很快就达成共识,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

  南都:为什么下一步的改革更强调顶层设计?进入深水区的改革与以往改革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张卓元:最大的不同是我们现在的改革要面对已经形成的既得利益群体。这方面在过去不是太明显,曾经也有。比如1990年我还在中国社科院财贸所工作的时候,各方面提出要对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并轨,准备破除“计划内”和“计划外”的价格体制。但有些主管部门不愿意放弃价格的管理权,因为有审批权就有利益,一放开就没有利益。当时也有这种利益,但不像现在这么明显。

  现在主要是垄断行业的利益、政府官员审批权的利益,这些都很厉害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中央比较周密的考虑、有个好的总体规划和顶层设计,就很难推进改革。而且还要有强力的推动,要有顶层的推动。

  还有多年来形成的一个惯性就是,抓发展很重视,也很实在,但好像抓改革要得罪人,特别是得罪一些既得利益群体,所以有些干部不太愿意去得罪人。这种惯性不打破,也很难让改革深入一步。抓发展有政绩,抓改革却容易得罪人,何苦来呢。所以我们要重新认识改革,抓住改革的真义。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