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富》最新富人榜公布 前十除了马化腾马云许家印还有谁?

  

  马化腾首次在该榜单摘冠

  大公网5月9日讯(记者毛丽娟)“经济新常态”的渲染下,人们对于中国GDP增速的下降已有了充分预期,但今年《新财富》上榜的500位富人的总财富却再次大幅增长,总和达到了95676.8亿元,同比增2成。腾讯马化腾、阿里巴巴马云、恒大许家印分别以2794亿(人民币,下同)、2602亿、2285亿分列该榜单前三甲,其中,马化腾首次夺冠、吉利集团李书福首进富豪榜前十名。

  今年,《新财富》富人榜门槛从去年的66.1亿元微降至64亿元,而与此同时,百亿富人数量从276位上升至297位,说明即使500富人内部,也出现了一线富人财富加速上冲的现象。并首次出现了2000亿级别的富人,且多达3名。

  前十已成“千亿俱乐部”

  过去的一年,是属于顶级巨富的狂欢。500个富人里,前十名的身家之和达到了17181.5亿元,能占到整个榜单财富18%的比重,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中国前十大富人的身家均升至1000亿元之上。其中,百度李彦宏跌出前10,小米雷军进入前10。

  时隔多年,IT行业再一次诞生中国首富。47岁的马化腾,挤下了连庄两年的王健林父子,以近2800亿元身家喜提中国首富。上一次还是2005年,年轻的陈天桥凭借盛大网络的风头,以150亿元成为当年首富。

  过去一年,腾讯股票翻倍,而阿里巴巴的股价也上涨了56%,微信的用户近10亿人,而天猫则拥有5亿账户,“天时地利人和”俱备,中国二马的财富在今年双双跨过2600亿元大关,再次向世界富豪榜前列加速靠拢。

  前十富人行列中,已有马化腾、马云、丁磊、雷军4位来自TMT行业,成为第一大势力,随着小米的上市,雷军的财富将由估值变市值。

  尽管去年港股的内房股估值暴涨、基本面大涨,但只有许家印、杨惠妍两位重新杀回前十席次,以地产起家的王健林早已转身综合业务,甚至连万达商业地产都在2018年更名为万达商管。2007年时地产富人包下前十富人7个位置的奇观,再难重演。

  与房地产业一样,耐用消费品行业也贡献了两个前十巨富。今年55岁的李书福在收购了沃尔沃之后,不仅让沃尔沃起死回生,还边整合边吸收边学习,吉利汽车从设计到性能长足进步,去年股价涨势如虹,2018年3月吉利又拿下戴姆勒大股东席位,此次李书福/李星星父子成功跻身千亿俱乐部,这也是这一家族首次晋升至前十名。而凭借智能家居和工业机器人的布局,美的集团何享健家族在榜单上的位置依然稳如泰山。

  中小创富人企业转型不力促估值回归

  在投资偏好转变的环境下,头部企业吸金明显,而中小创富人大幅洗牌,导致榜单后200名较去年出现了较大的变动。根据新财富统计,2017年上榜的500富人,前300名富人只有24位未能进入2018年富人榜,落榜率为8%;而排名在301-500名的富人中,有多达87位富人落榜,落榜率为43%,这意味着,在榜单上如果是后200名的富人,差不多有近半概率会被冲刷出去。

  新财富进一步比较了这些富人所在上市公司近两年的涨跌幅及市盈率变化。这其中,转型不力的富人受到了致命的冲击。

  周成建、胡佳佳父女一度是中国服装行业的首富,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的口号曾深入人心,2012年顶峰时期全国门店数量超5000家,利润达11亿元。然而时代迅速演化,一来HM、ZARA等国外休闲品牌凶猛围攻;二来电商兴起铺租暴涨,美邦以大规模铺店为核心的战斗力成为负面资产;三来渠道改革越改越乱,直营店和加盟店价格互搏严重。过去两年,美邦股价已经腰斩,市值只有75亿元,周成建父女的财富排名从2016年的125名跌落至2017年的427名,再到今年落榜,最终跑输了这个时代。

  一些无力革新的传统行业富人,选择了套现走人,将舞台留给纯资本财团。曾贵为中国第一鞋靴集团的百丽集团,就饱受“品牌老化、转型无力、竞争加剧”的痛苦,自2014年2月以来,百利国际同店销售额连续13个季度负增长。其创始人盛百椒、邓耀2017年悉数套现所有股权,私有化卖给了近年来如日中天的高瓴资本为首的财团。

  另一些身处新兴行业的富人落榜,则伤于曾被爆炒后高高在上的市盈率。2016年的榜单上,周国辉的怡亚通、华勇的顺网科技、何志涛的联络互动2016年初的市盈率都在百倍之上,经过残酷的挤泡沫历程,股价2016年打5折,2017年再打个6折,估值才修复到合理区间。曾轻松入榜的青年俊杰们,财富如同一场幻觉,在这一回归过程中身家剧降,跌出榜单。

  资本玩家遭“封堵”

  一方面,老一代的创富人物,或因为资金链断裂,或因为监管压力,或因为转型不力,陆续告别富人榜。2017年是以掌趣科技、海思科、全通教育等百亿市值公司的实控人跌出榜单为典型,2018年则是以乐视网、九鼎集团、中科招商为典型。

  曾经为创业板龙头的乐视网,即使迎来了白马骑士孙宏斌也无力回天,在经历了长达7个月的停牌重组后,于2018年1月24日复牌,复牌后连续11个跌停,股价从停牌时的30.68元/股下跌至最低4.01元/股,市值从最高的千亿元到只剩4月初的180亿元(2018年4月6日数据)。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权除了套现了百亿元,几乎全部都已反复质押,在此轮暴跌中早已跌穿平仓线,但因多轮司法冻结无法正常处置。乐视网要想翻身,十分艰难,2017年业绩快报索性净亏损116亿元,净资产从102亿元巨减至24亿元。

  九鼎和中科招商纷纷陨落

  热衷于在资本市场造系的,不止贾跃亭一人,但随着监管风向的变化,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意图已成主流,以资本催肥泡沫再收割二级市场韭菜的方法,不太行得通了。

  另一个鲜明的例子是九鼎。这家自创立伊始就伴随着巨大争议的PE,在资本江湖以另类创新而著称。地推式扫项目,通过将LP份额转化为持股股份化解退出之难,并反向借壳A股上市公司中江集团,种种新招让人目不暇接,九鼎顺利上位成新三板的市值王。

  据不完全统计,九鼎一度还持有19家A股上市公司股权,拥壳自重威震资本江湖。然而,这一系列出格行动引发了舆论和监管高度关注,PE/VC在新三板的挂牌融资遭到限制,在流动性不断紧缩的态势下,九鼎唯有在二级市场清仓式减持,如所持的绝味鸭脖、帝王洁具、博士眼镜等股权遭甩卖,但相对LP的天量诉求仍是杯水车薪。

  在停牌1023天后,2018年4月,九鼎集团终于复牌,首日盘内成交仅155万元,就引发暴跌5成,仅仅7个转让日,其市值就由停牌前的1024亿元缩水至315亿元。去年,吴刚/吴强兄弟还拥有243.5亿元的财富,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不相上下,今年他们身家只剩92亿元,排名从去年的第65名掉落至300名之外。

  另一PE大佬单祥双所控制的中科招商,2017年挂牌价暴跌8成,并在12月26日以66亿元的市值从新三板摘牌,而此前中科招商曾创造1300亿元的天量市值,并利用从新三板融资的40亿元举牌A股10余家小市值壳公司。泡沫击穿后,财富如同被黑洞吞噬,无影无踪,只剩股东忙于维权的身影能够提醒,单祥双在中科招商股价暴涨时也曾上过《新财富》富人榜。

  监管促资金向实业流动

  曾经在2015年入榜新财富的赵薇夫妇,作为首个入榜的娱乐明星,试图以6000万元资金借款30亿元,进而撬动百亿市值的万家文化。这种“空手套白狼”且违规信披的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赵薇夫妇被处以5年内证券市场禁入及30万元罚款。

  资本玩家的套路被封堵,所反映的财富洗牌,实质是督促资金、资源向实业流动,向创造价值而非套取价值环节流动的最好示范。

  《新财富》研究员陶娟认为,2017年快速IPO代替实质注册制的氛围里,壳资源渐从香饽饽变身烫手山芋,若无基本面支撑,价值就会快速流失。而在监管新规步步合围之下,壳公司无论是注入资产、重组还是后续的套现,都面临重重障碍,给资本玩家施展财技增添了不少束缚。

  多家“独角兽”企业创始人上榜

  《新财富》年轻创富榜上的企业成为阿里和腾讯相争的势力,

  在AT(代指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助燃下,拼多多、饿了么、今日头条、大疆科技、ofo等一众独角兽创始人上榜,年轻富豪均拥有名校学历,从创业到身家几十亿,耗时已经被压缩到五六年甚至两三年,创富速度令人咋舌。

  青年首富依然由今年36岁的杨惠妍所占据,自25岁接过家族股权以来,她就在这一子榜单上难逢对手,她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龙光地产纪凯婷今年28岁,已代表家族持有282.6亿元财富,位居青年富人榜的探花位置,她毕业于伦敦大学。

  17位青年富人中,代表家族持有财富的还有海虹控股的康乔(加州州立大学),以及宏达电子的曾琛(北京师范大学)。而榜单上未来的希望显然加速向创业类新贵们靠拢。除了传承的4位富豪,其他13位都是自己闯出的天下,30多岁就已跻身中国最富500人的人中龙凤。

  要么姓A(阿里)要么姓T(腾讯)

  名校之外,青年富人的另一个醒目标签是:一大半背后都是AT的影子。

  美团的王兴(毕业于清华大学)曾面临2选1,阿里承诺给5亿美元也行,要10亿美元也给,只要美团不再拿腾讯的钱。王兴不干,自认与阿里三观不合,彻底倒向了腾讯。今年,阿里做出了回应,把美团最主要的对手饿了么给收了,这份豪华“外卖”价值95亿美元,是张旭豪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时半夜饿了冒出的点子,在和美团焦土对抗时,若看到表现不佳的数据,张旭豪会气结,“这就是交大和清华的差距”。

  挺进三四线:高学历新贵的基本盘

  一二线移动互联的流量红利接近尾声时,瞄准三四线市场是TMT创业者一个容易突破的方向。今年刚上榜的拼多多和快手成为典型。

  截至2017年底,快手已经有7亿用户,日活跃量1亿左右,而在一年前,快手的日活还不到5000万。快手用户里,三四线城市及小镇青年成为决胜基本盘。截至2018年2月,小镇青年的规模已经高达2.12亿,渗透率同比增长38.6%。快手的月人均使用频次为193.6次,相较于去年同比上涨53.9%,在短视频APP排行中排名第一。

  这个百亿估值的独角兽创始人宿华,与其主流用户的人生并无重叠,他在清华大学读博,曾任职于谷歌和百度,快手已是他第三次创业,项目孵化于清华五道口的华清嘉园。

  和快手一样,拼多多也拿了腾讯的钱,也植根于底层人群。淘宝已经是“物美价廉”的代名词了,拼多多的价格,还可以在淘宝的基础上再次降维,并且取得了巨大成功。打开拼多多页面,“三人拼团、9.9包邮”简直瞬间击中人心,许多迈入了中产阶级的人们发现自己的父母沉迷于拼多多的“超级划算”而无法自拔。

  拼多多以社交为核心切入电商红海,短短两年时间,聚集商家30多万,用户数近两亿,以黑马之姿态杀入中国电商前十阵营。2018年4月,拼多多获得C轮3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约150亿美元,其背后的资本方包括腾讯产业基金、新天域、IDG资本等。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史亚会 史亚会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