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岸人民币收创两年半最大单日跌幅

  大公网讯(记者张豪)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官方收盘价报6.3260,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大跌664点,创2015年8月12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较上一交易日夜盘收盘跌430点。

  开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一路飙升,其中1月份升值3.5%,创1994年汇改以来最大单月涨幅。持续上涨的人民币8日终于迎来回调,不过回调幅度有点出乎市场意料。

  中国海关总署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以美元计价1月出口同比增长11.1%,进口同比则大幅增长36.9%,路透调查预估中值分别为增长9.6%和9.8%。

  西部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朱一平认为,进口增速超预期,说明国内经济基本面还是不错的,当天股市和债市都出现调整,而且银行上证50调整幅度比较大,我们之前预计汇率升值对出口和增长的压力会很快到来,这个月的贸易数据就已经开始反映。对于当天的汇率市场走势,朱一平强调,“个人认为这个逻辑就好似美股超调,前面涨多了。”

  对于周四在岸人民币的下跌,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也评论说,这只是对过去一段时间汇率“暴涨”的正常反抽,“人民币的突然下跌,只反映出一个事实,市场上的人民币‘多头’实在太多了”。

  东方汇理银行高级新兴市场策略师Dariusz Kowalczyk在接受外电采访时称,人民币的跌势部分受到贸易数据带动,因贸易顺差偏低,意味着人民币的净需求减少;从周三开始,人民币市场的购汇需求重新增加,目前尚未看到具体原因。

  需指出的是,日前发布的中国1月外储环比增长215.08亿美元,至3.16万亿美元,已连续12个月环比增长,并创2016年9月以来最高水平。国家外管局强调,上月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境内外主体交易行为总体平稳,国际金融市场上,主要非美货币汇率的升值,及资产价格变动等因素的叠加作用,促使外储规模继续小幅攀升。

  至于年初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的表现,恒生银行经济研究部首席经济师薛俊升指出,中国央行的中性货币政策取向,是现时支持人民币汇率的一大因素,而中国经济愈发明显的回升迹象,及美元走势的转弱,也对当前人民币汇率构成支撑。

  展望未来,申万宏源债券首席分析师孟祥娟判断,年内美元指数恐难见大幅下行,全年美元指数下行至87以下水平的概率不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概率将在升至6.2附近时,进入较为为稳定的阶段,“目前看,人民币相对美元仍依然处在‘稳中升值’通道”。薛俊升判断,年内美元或继续承压,进而推高人民币汇率,“预计至今年末,在岸人民币汇率或达6.3至6.4水平”。

  顺差收窄可纾中美贸易关系

  记者留意到,海关总署周四发布的1月中国贸易顺差大幅缩水。数据显示,上月人民币计价贸易顺差录1358亿元,收窄59.7%,美元计价贸易顺差亦较前值减少343.5亿美元,至203.4亿美元。

  1月中国进口读数的大幅跳升,是当月贸易顺差收窄的主因。兴业银行兼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相信,当前市况下,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收窄,有助于纾缓现时中美经贸紧张局势。他并指,去年美国对华布下全套贸易救济调查,其中301调查、201调查结果大概率在一季度落地;另一方面,1月22日,美国宣布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和太阳能光伏产品征收保护性关税等措施,表明中美贸易战风险预期正在上升,鉴于此,中国政府为缓解中美经贸紧张局面,或将主动增加自美进口,藉此减少对美贸易顺差。

  苏宁金研院研究员付一夫坦言,1月中国进口增速的大幅度反弹,是引致同期贸易顺差明显收窄的主因,而国际市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国内消费结构升级,以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逐步升值等,亦是助推贸易顺差收窄的重要因素。

  中金公司宏观分析师刘鎏强调,尽管上月中国贸易顺差大幅收窄,但人民币汇率的加速升值,很大程度可能受到了结汇需求的推动;另一方面,去年中国贸易顺差虽较2016年有所回落,但中国的出口结汇比例却逐步攀升,“前期集聚的结汇需求,或在未来继续支撑人民币汇率的走强”。

责任编辑:史亚会 史亚会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