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减轻企业隐形负担需配大部制改革 央地关系优化应从“理顺事权”开始

  大公网8月23日讯(记者毛丽娟)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昨日在深圳作“走向‘现代国家治理’的财税配套改革”的演讲, 他介绍,此前国家说要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实施推进改革,但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加快,今年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他认为,中国的财政税收结构中仍是间接税占比过高、直接税占比过低,未来个税、房地产税等直接税种应该唱主角。

  

  贾康称,减轻企业隐形负担需要配大部制改革

  现代国家治理含四个分系统

  在指出“现代国家治理”不同于传统的政府主导式“管理调控”,而是多元化社会共治式的制度创新之后,贾康提出了现代国家治理体系的“逻辑链”:在现代国家治理这一“顶层设计”下,现代市场体系、现代财政制度、现代政治文明和现代发展理念四大支柱共同构成体系运行的基础,其中每一个“分系统”都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探索尝试。

  以现代市场体系为例,早在1980年代就参与改革设计的贾康回顾了市场经济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到“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直至改革六十条中确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其间所经历的种种探索与曲折。

  在贾康看来,改革六十条中为市场经济所确立的地位,终于把“市场的作用说到位了”,但同时也应该注意市场经济并非能够“决定一切”,在很多时候依然需要政府在社会公平、产业引导以及公共事务方面更好地发挥作用。

  在这方面,他特别提到近年推广的PPP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以及国企层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出对于这些涉及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创新模式,虽然引来不少争议与困惑,但从基本逻辑上是“符合现代市场体系发展方向”的,也是宏观“现代治理体系”的微观体现:因为产权清晰的企业与国家、国有和非国有资本充分混合的“包容性增长”,正是现代国家治理体系的微观支撑。

  要建立现代财政支柱

  在谈到现代财政制度改革时,贾康提到改革六十条中前所未有的表述——“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要建立现代财政支柱”,并非刻意拨高,而是有着严谨学理为依托的:因为财政体系就是社会公共资源的分配体系,“以政控财、以财行政”的管理模式是政府行使其社会管理权的基本形式。

  一个国家如果要进入现代治理模式,财政体系的现代化是一个必经的阶段。贾康指出,从政治文明的角度来看,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不仅是经济现代化,而是包括政治、经济、司法、行政等诸多领域在内的“全覆盖框架”。

  而在这一全方位的改革推进过程中,他认为现代财政制度改革有着特殊的价值与意义。

  据他回顾,在1980年代改革开放启动之初,通过农村承包制和经济特区设立两大政策推动微观层面变革的同时,在宏观层面则选择了打破“分灶吃饭”财政分立体系的改革,并通过1994年之后的分税制改革,以及货币政策与财政政府的独立,初步形成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政府间接调控体系。

  而在三中全会之后的新一轮全面改革中,贾康认为“财税改革合乎逻辑地充当了全面改革布署之后的先行军”:政府首先通过财税改革方案拉开了改革序幕后,包括公车改革、户籍改革、土地流转制度改革,以及国企改革、反腐深化等等后续改革部署逐步展开。

  此轮率先启动的财税改革包含三大方面的改革任务,分别是预算管理改革、税制改革以及优化调整中央地方体制(央地关系调整)。

  减轻企业隐形负担需配大部制改革

  贾康认为,中国的财政税收结构中仍是间接税占比过高、直接税占比过低,未来个税、房地产税等直接税种应该唱主角。

  他指,减税不是减轻企业负担问题的全部,甚至不是说最主要的问题,减轻企业隐性负担,是一个要透过配套改革来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税制的问题。李克强总理也专门提到,行政性收费要专门减少,但是减到一定程度变成了部门要怎么样“拆香火”的事情了,部门利益没了,部门不干。

  贾康表示,要真正解决中国税制的问题,整个税政体系的行政成本也要得以降低,因此应该匹配一个大部制和扁平化的改革,让整个税制体系“拆香火”的事情打得比较像样,这样才能要求财税改革跟其他减轻企业负担的改革配套起来,达到使企业活跃发展的目的。

  此外,在内地,个人所得税中非薪酬的部分很难有效征税,征税也不能纳入超额累进的调解。贾康解释,比如类似唐骏这样的打工皇帝,一个月收入一二十万以上的部分,就是35%、45%这样征税,但是到了富豪那儿没有这种机制,因为他们可以给自己每月只开几千甚至零工资。贾康认为,个人所得税方面,低收入的人税负往下调,高收入的人税负往上调,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才能有效地降低间接税。

  中央地方关系的优化应从“理顺事权”开始

  在中央地方体制的优化调整改革中,贾康指出,新的改革应从“理顺事权”开始,包括形成各级政府部门“事权一览表”,同时对接“支出责任明细单”,并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收入(税基)划分和建设地方税体系。

  他指,新型央地关系的基本理念,是在扁平化的三级框架下寻求“财权与事权相顺应、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体制,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各级、各地政府职能到位的现代治理结构。

  “在完善一级政权相匹配的事权、财权、税基、预算、产权及债权等配套机制外,加上由中央自上而下的两级转移支付,以及地方政府对口帮扶的横向转移支付,形成了一个满足地方政府治理职能的网络机制,将更加有利于各级政府治理的长治久安。”贾康坦言,在新型央地关系的建设上,还有许多需要进一步“攻坚克难”的改革挑战,“有很多硬骨头要啃”,希望十九大之后能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财税改革这些基本的情况,事关全局,事关所有的企业、所有的社会成员,政府应该胸怀全局,认识发展大势。”贾康认为,实质性的问题是改革要取得决定性的成果,才有国家治理的现代化的后劲,才能对冲现在供给侧看到的劳动力比较优势丧失、土地资源越用越金贵、投资边际收益递减的劣势。他指,供给侧的全要素生产率是指科技创新、经济创新,改革就是要制度创新打开科技创新的空间,争取跨越式发展才能跨越中等收入的陷阱。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史亚会 史亚会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