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用车无奈进入乐视“拼图” 周航疑遭架空

图为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

  大公财经综合消息 一家创业企业,如果创始人团队被资本“绑架了”,那结局可能很惨。2016年2月25日,乐视发布了内部邮件,宣布对旗下投资企业易到用车进行高层人事调整,原乐视控股CMO彭钢赴任易到用车总裁,负责公司的大市场、销售、流量运营、用户及用户端运营、乐视生态协同、生态创新业务的战略规划。同时,乐视还宣布,原乐视控股投资副总裁孙可任易到用车投资副总裁,负责易到用车投融资的业务。

  业内资深人士解读称,在专车市场竞争趋于复杂的环境下,乐视这么着急地派来空降兵,对易到用车和创始人周航来说,意味着大限将至了,可以佐证的是,在这次人事调整的邮件中,并未说明彭钢要向周航汇报,也就是说具体原因和业务,周航都不用管了,也无法再管。

  周航及创始团队被“架空”

  其实,这个消息早在前几天乐视生态的一个活动上露出了马脚,当时,虽然没有正式任命,但彭钢在现场已经开始为易到用车站台了。按照乐视对外公布的任命方案,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虽然保留了CEO的身份,在投融资业务上,新到岗的投资副总裁孙可,既向乐视全球资本高级副总裁郑孝明汇报,也向CEO周航汇报。这种设计相当值得玩味。

  但明眼人看得出来,这仅仅是一个过渡期的安排,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及创始团队有被“架空”的嫌疑。但这个消息也并不奇怪,早在当初乐视汽车宣布投资并控股易到用车时,就已经埋下了这个“雷”。

  去年10月20日,乐视汽车与易到用车签署投资协议,获得后者70%的股权,当时流传最广的版本是投资了7亿美元。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易到真实的估值金额不足3亿美元,乐视也并没有投资那么多钱,而除了周航之外的之前所有投资人投退出。周航无奈,拱手让出了控股权,结果必然是今天的下场。下一步,如果周航选择从易到出走,看来也时日不远。

  对创始人周航来说,选择放弃亲手养大的孩子,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也很无奈。当时,易到用车的资金面异常紧张,虽然是中国专车市场的鼻祖,却受到Uber、滴滴的挤压,后起之秀的神州专车在份额上也远远甩开了易到用车。更让周航头疼的是,易到用车在融资上“卡壳”,之前共有四轮融资,百度在投资Uber前也考虑过易到用车,最终放弃了。去年市场一度传出携程1亿美元拿到易到控股权的消息,之后携程及其他投资人,不相信易到能干过同行模式的滴滴Uber,也干不过差异化模式的的神州专车,都不敢再投资。最终,在汽车生态上大唱概念的乐视接盘了,但周航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出让了控股权。其实自乐视入主易到用车时,就已经宣告了周航及创始团队的潜在悲情命运,出局或是早晚的事。

  易到沦为乐视生态圈概念“零件”

  另外来看,乐视空降高管的做法,势必会激化与易到创始团队间的矛盾,尤其是彭钢上任后直接管理大市场、销售、流量运营、用户等业务,更不排除会带来“嫡系部队”,难免会让本身在市场上风雨飘摇的易到用车军心大乱,彻底丧失翻盘的机会。

  不过,另外一层的解读却认为,乐视是一个玩概念的资本家,重要的是向外界传递乐视汽车生态的概念,为独立剥离出去的汽车业务提升估值,做大资本给乐视带来的整体红利。当初,在百度、携程都选择放弃投资易到用车,周航处于生死存亡边缘时,是乐视让易到用车缓了口气,并生存了下来。但如今的易到用车已今非昔比,仅仅是乐视操盘的一粒棋子而已。

  那么易到用车还有没有戏呢?外界普遍比较悲观。当时乐视控股易到用车后,还存在着一丝想象空间。但目前来看,乐视在汽车生态上讲的是不接地气的资本故事,远水解不了近渴。易到用车在专车市场遭遇的是一个“死结”,无论是同样模式的滴滴Uber还是B2C模式的神州专车,都惹不起。滴滴最近又传出继续融资10亿美元的消息,补贴、烧钱照打不误,就算乐视当冤大头去烧钱,成功的希望也很渺茫;后者是B2C模式,自己的司机和车辆,主打差异化的安全、标准服务,这也不是易到的菜。

  这么看的话,易到用车碰到的是无解的难题。去年,乐视的投资后,易到曾一度推出了“充100送100”的补贴举措,且不说大家都在收紧补贴的情况下易到的补贴不合时宜,烧钱无边,就从实际效果上看,也并不明显。据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乐视最终才决定空降高管来“接管”,潜台词是,既然没法在专车市场上与滴滴、Uber、神州比拼,索性退缩回到“乐视生态”的概念中来,成为其拼图的一部分。(文/陶鸣)

责任编辑:季冰 DN012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