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党争”误伤中国高铁:中铁建南车躺枪

  煮熟的鸭子可能飞了。

  在墨西哥反对党质疑、后院起火等多方面因素的发酵下,中国首个高铁出口项目受阻。

  11月9日晚间,中国铁建(601186.SH)和中国南车(601766.SH)双双发布公告,确认了墨西哥突然取消中国高铁投标项目。

  铁建南车躺枪

  墨西哥时间11月3日,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宣布了中国铁建与中国南车及4家墨西哥本土公司组成的联合体(CRCC-CSR-GIA-PRODEMEX-TEYA-GHP),中标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高速铁路项目,并发布招标结果公告。

  然而,就在三天后的墨西哥时间11月6日23时(北京时间11月7日13时),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又发布了取消该项目中标结果的消息,并决定重启投标程序。

  中国铁建董秘余兴喜昨天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确认,此次墨西哥方面在其国内宣布取消高铁中标项目之前,并没有通知中国铁建和中国南车,公司也是通过外电才得知的消息,并第一时间与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进行联系,但由于时差原因,在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才得到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对取消该项目中标结果的确认。

  做出这一突然决定的,是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称该决定是基于“合法性和透明度”的考虑。在电视采访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交通部长埃斯帕萨表示,虽然此前的招标过程是“适当”的,但总统培尼亚认为,对如此重要的工程,应当让墨西哥社会和国会都不存疑虑。预计新的竞标程序将在“几天或者数周内”进行。

  墨西哥单方面做出的这一决定,不仅令中国铁建当天的股票大跌(中国南车因为筹划重组停牌),也意味着两家公司瞬间失去了一份总价值达270亿元人民币的高铁项目合同。

  在两家公司此前公布的中标公告中,中国铁建表示,公司在建设部分所占比例约为60%,计约300亿墨西哥比索;运营维护服务部分所占比例为100%,计89.6亿墨西哥比索,共计389.552亿墨西哥比索(约合29.05亿美元,178.53亿元人民币),约占公司中国会计准则下2013年营业收入的3.04%。

  中国南车则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在项目中承担高速列车供货,金额54.48亿墨西哥比索(约合4.06亿美元,24.97亿元人民币),约占公司中国会计准则下2013年营业收入的2.55%。

  源自反对党质疑

  那么问题来了,墨西哥总统为什么要宣布撤销中标结果,而且是在即将来中国参加APEC会议并进行国事访问的当下?

  根据记者多方了解的情况,此次墨西哥突然取消高铁中标项目,与国内反对党的质疑有关,10月底,墨西哥主要的反对党议员就召开发布会,要求政府取消招标,理由是招标时间太短,对参与企业不公平,而且与中方联合的墨西哥公司与政府官员关系过于密切。

  对于招标时间过短问题,与墨西哥方面急于上马高铁项目有关。这一高铁项目于2014年8月15日在墨西哥发标,10月15日为递交招标书截止日。标书要求,工程必须在2014年内开工建设,2017年投入运营。

  起初,包括中国铁建联合体在内的日本三菱、法国阿尔斯通、加拿大庞巴迪以及德国西门子等多家公司都对该项目表现出浓厚兴趣,但是多家国际公司认为其时间过于仓促,无法在墨方限定时间内递交标书并开工,遂对此写信要求延迟投标时间,后被墨西哥交通部拒绝,国际公司便全部退出了本次招标。中国铁建招标联合体遂成为本次招标唯一投标人。

  能够在短时间内“超额完成任务”,的确是中方的强项,一位铁路建设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国内类似的招标项目,有的只给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而据中国铁建方面透露,由于墨方给的招标时间非常紧迫,只有两个月时间,中铁建组成了400人的标书制作团队,一天24小时连轴转才赶出了标书,最后拿出来的标书装了8个箱子,总重2.1吨。

  而对于与中方联合的墨西哥公司与政府官员关系过于密切的质疑,主要是反对党认为和中国铁建、中国南车合作竞标的墨西哥公司中,有一家背景和政府颇有联系,这家名为GIA+A的公司的老板,是1994年卸任的前总统卡洛斯(Carlos Salinas Gortari)的亲戚,该公司还为现任总统涅托(Enrique Pena Nieto)提供过总统竞选资金支持。不过,反对党对于可能存在腐败的这一质疑,也并没有直接证据。

  对于墨西哥政府在无法定事由的情况下单方面取消中标结果是否需要赔偿两家中方公司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预期可得利益),目前尚未有定论。不过,余兴喜对本报记者透露,目前中方尚未与墨西哥方面正式签署高铁建设和出口合同,公司仍在与业主方进行沟通。

  墨西哥“党争”误伤中国高铁

  一场两个小时的密谈搅黄了中国高铁“走出去”第一单。

  11月9日,一名接近墨西哥反对党的权威人士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披露了中国高铁中标得而复失的幕后过程。

  当地时间6日,墨西哥通信交通部宣布,取消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高铁项目中标结果。这对于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铁建”)牵头的中标方来说,犹如一记闷棍。就在3天前,墨官方宣布前者中标成功。一时间,中国高铁飞驰海外的消息抢占媒体头条。

  墨西哥的一盆冷水为正处于蜜月期的两国关系平添了些许尴尬。在上述接近墨西哥反对党的权威人士看来,此事不涉及任何外部因素。

  他分析,墨西哥经济增长乏力,社会安全不尽如人意。在这个遭遇信任危机的时期,强推这个项目将损害政府形象。

  OECD(经合组织)数据显示,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履新以来(2012年年底),墨西哥2013年一季度~2014年二季度的经济增幅分别为2.9%、0.5%、1.4%、0.6%、0.7%和2.7%,2013年更是只有1.1%,远低于新政府上台前几年的4%~5%的增速。

  同样令政府如坐针毡的还有社会问题。近期,墨西哥43名学生失踪案引发举国关注,9月底,一批大学生到伊瓜拉市筹款,与警方发生冲突。根据当局调查,冲突中6名学生被打死,43人被移交给当地贩毒集团成员。培尼亚誓言彻查案件,为处理这场危机,他先前已决定缩短出访他国的既定行程。

  上述人士透露,鉴于近期墨西哥发生的一系列风波,国会甚至考虑通过投票禁止总统出访。

  墨西哥有反对党参议员质疑政府在投标过程中可能存在腐败,认为参与合作竞标的一家墨西哥公司“颇有背景”。上述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有一家墨方企业的负责人是墨西哥一名前领导人妻子的兄弟。

  据上述人士披露,项目取消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些参议员要求部长前往参议院向他们解释,为什么如此大的一个项目只有一个竞标方,同时,为什么本届政府至今推出的10项最大基础设施项目都花落革命制度党的“好朋友们”。

  “我熟悉的一位参议员牵头上述讨论,两个小时候后,项目被取消了。”上述人士说,“当天,我本人就在参议院,当时正协助一家中国投资者操作对华出口铁矿石业务。我和上述参议员还交换了看法。”

  根据墨西哥的立法程序,这类基础设施项目并不需要国会批准,为何参议员的影响力可以大到“一票否决”?上述人士称,所有的年度预算需要国会点头通过。这就意味着,对于财政资金优先投向哪些领域,国会拥有相当的话语权。

  培尼亚所在的革命制度党是墨西哥目前的执政党,国家行动党是该国第一大反对党,于2000年至2012年执政。上述墨西哥政坛人士所指反对党即是该党。

  “无论是参议院还是众议院,执政党都没有绝对多数席位。”上述墨西哥政坛人士称,墨西哥和美国一样,国会和政府制衡。

  在新一届国会中,国家行动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拥有54个和114个席位,少于革命制度党的54席和212席。但执政党在两院均未获得绝对多数,理论上,国家行动党可以联合其他反对党争夺话语权。

  上述墨西哥政坛人士透露,中期选举涉及一些州的改选,包括此次高铁线路终点所在的克雷塔罗州。

  他建议,中国驻墨西哥一些政府和商业机构对墨西哥的政治气候应该进行更全面的了解,中国需要在各个权力领域找到朋友,包括在国会和媒体圈。

  “墨西哥非常需要这个项目,但欲速则不达。”他说,中国企业依然很有竞争力。下次招标,会有其他竞争对手加入。国会对招标结果的监督也会更加审慎。

  从墨西哥高层的本意看,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和中国伙伴的合作。此前,培尼亚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中国是我们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双方拥有大量互惠贸易和投资机会,墨西哥政府将借此与中方继续合作以期达成更加平衡的经贸关系。

  他表示:“我们正在构建一个雄心勃勃的投资推介时间表,合作领域包括能源、矿产、基础设施建设以及高新技术产业。最后,两国正在合作筹建双边投资基金,其前景令人期待。”

责任编辑:汪云鹏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