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负债阴影:中钢集团子公司屡起贸易纠纷

  作为曾经世界500强企业的其中一员,中钢集团早已风光不再。

  根据中钢集团最新的财务报表显示,2013年中钢集团短期债务达到了593.67亿元,占总债务比重的82.86%。这一比重在2011年、2012年分别为72.79%和76.75%。其中中钢集团重要子公司中钢股份短期借款为369.74亿元。

  除此以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相关数据还显示,作为中钢集团旗下的经营主体,中钢股份的存货、应收账款、预付账款金额也分别为151.61亿元、142.83亿元、161.07亿元,合计占公司总资产比重为45.46%。与2012年相比,存货与预付账款相当,应收账款则出现激增,较2012年增长了36.5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钢集团内部管理、资金链紧绷屡生传言时,高负债率也一直是困扰中钢集团业绩的另一关键原因。

  连续四年负债率超90%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中钢集团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00亿元,较2010年的1845.66亿元大幅缩减;2012年其资产总额为1091.44亿元,较2010年的1258.35亿元明显缩水。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自2009年以来至今,中钢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90%。

  “中钢集团在风险控制上一直存在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钢铁行业资深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2008年中钢的大幅度扩张开始,随之而来的就是巨额亏损,其中投资矿山的失意,以及合作企业的资金占用,都造成了资金链的紧绷。”

  中钢集团一位中层则坦承,中钢集团此前海外投资的矿山也有所减值,“有些项目都没有开工,而且如果真的开工,照现在的矿价,还是亏损。”

  同时,多位接近中钢集团公司的人士透露,中钢集团的客户“多为经营不够稳定、负债高企的民营企业,时常出现占用资金的局面。”而来自国家审计署在2011年的一份报告中也显示,中钢集团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88.07亿元。

  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例则是中钢集团曾因收购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而导致的高达40亿的欠账。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07年,中钢集团与山西中宇之间开始巨额的资金往来,至2008年,由此形成的财务黑洞终于显现,彼时欠款达20多亿元,而到2010年下半年,欠款已近40亿元,即便最后两家公司之间的债务问题已解决,但中钢集团则为此付出了高达34亿元的代价。

  事实上,为缓解公司高负债率,中钢集团也曾作出努力。

  从2011年开始,中钢集团就开始着手剥离非主营业务,其中甚至包含了一些盈利项目。记者翻阅资料后获悉,中钢集团曾剥离的资产中,包括14.66亿元的宁波市杭州湾大桥发展有限公司23.06%的股权,而天津响螺湾项目也曾以“不限制对方控股比例”寻求对外招商合作,除此之外,中钢广铁有限公司、中钢四川炭素也都被中钢集团出售。

  中钢集团贷款逾期的传言持续发酵时,旗下的上市公司目前似乎尚未受到波及。

  中钢集团被曝出债务违约的相关传闻后,中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钢天源(002057.SZ),则明确表示,公司与中钢集团有关联往来,但业务、资金方面并不受影响,而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ST吉炭(000928.SZ)则刚刚公告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对中钢集团债务违约传闻等并未有相关说明。

  上述接近中钢集团的人士透露,*ST吉炭与中钢集团之间的业务往来更为密切,早在2013年8月就曾发布公告,中钢吉炭拟以每股8.8元发行约2.3亿股,购买中钢股份及中钢资产合计持有的中钢设备100%股权,中钢吉炭全部资产及负债将作为置出资产。截至2012年年底,中钢吉炭全部资产及负债的评估值约为15亿元,中钢设备100%股权的评估值约为35亿元。

  而根据最新公告,2014 年8 月29 日,本次交易的注入资产中钢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已过户至中钢吉炭名下。中钢设备100%股权的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完成,中钢设备原股东中钢股份、中钢资产已经履行完毕向中钢吉炭交付注入资产的义务。

  屡起贸易纠纷

  事实上,除了高负债率外,近一段时间以来,中钢集团和国内其他上市公司之间也正上演着贸易摩擦。

  今年8月27日,山煤国际连续公布了两份有关仲裁和诉讼的公告,其中涉及起诉和仲裁的各两起,值得注意的是,涉及仲裁的两起则均与中钢集团旗下子公司有关。

  公告中显示,山煤国际旗下的进出口公司因卖方中钢澳门以及中钢新加坡两家公司未按期交付货物,山煤国际向两家公司讨还货款,目前已经分别向法院及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诉讼和仲裁申请,涉案金额2.5亿元人民币。

  山煤国际旗下的进出口公司认为,合同签订后,进出口公司如约履行了四份合同项下的全部付款义务,通过开户行开立了以中钢澳门为受益人的90日远期不可撤销信用证,经开户行承兑付款合计约3631.92万美元。但在双方合作过程中,中钢澳门则被指没有履行4份合同下的交货义务,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中钢新加坡也有类似的情况。

  “旗下中钢新加坡和中钢澳门两家公司,按照业务合同和信用证项下的贸易规则履行了合同。山煤国际提出仲裁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我们也会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中钢集团方面当时对此回应说。

  多名业内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山煤国际和中钢集团的纠纷背后,实则是整体贸易大环境的恶化,而作为以贸易公司出身的中钢集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钢国际无论在外部经营上还是内部风险管控上,都面临着巨大的调整,

  “稍有不慎,就会再度加剧公司本身的资金链压力。”一位长年经营钢材贸易的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