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再现资金危局 大举扩张债台高筑

  9月22日晚,一则“中钢集团银行贷款本息数百亿元全面逾期”的消息开始大面积热传。23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中钢集团方面求证获悉,中钢目前确实面临资金紧张困难局面,部分资金未按时到账,但中钢集团称“传言中贷款数百亿本息逾期的消息不属实”。

  一位已离职的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提供的邮件显示,“中钢集团已连续4年亏损,今年1月至4月经营亏损6亿元,仅中钢被海鑫、鑫达等民营企业套牢的资金就近20亿元,预计下半年的经营形势更加严峻。”该高管还透露,“中秋节前一天下午,中钢集团总裁贾宝军也‘因病去职’。”但中钢方面未就换帅一事进行回应,截至记者发稿前,中钢集团官网公开的管理团队中,集团总裁、党委副书记一职仍为贾宝军。

  中钢集团:贷款数百亿逾期传闻不实

  9月23日上午,中钢集团向21世纪经济报道回应称,“今年以来,受国内宏观经济下行,钢铁市场持续低迷,银行信贷政策控制影响,中钢集团面临着资金紧张的困难局面,(的确)存在个别资金回笼(慢)、未按期到账的情况。对此,中钢集团正采取多种措施提高经营获现能力,努力保证现金流的平衡。”

  钢铁市场持续低迷,钢铁企业经营困难其实已经算不上新闻。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公司分析师王某认为,“中钢集团曾经是全球500强,但是近两年均未上榜。主要是其在2008年以前粗放式增长、管理不到位造成的恶果。此次积重难返,不是一件超出预期的事情。”

  另据腾讯财经报道,“一位银行高层和一位投资机构高层称,中钢集团目前已出台解决方案,逾期贷款债务或将免除,并由中央向中钢集团注资200亿元。”对此,中钢集团董秘李可杰表示,这些信息来源不明,也并非官方公布,目前无法置评。“但如果真的注资200亿,对中钢应该算是个利好消息。”

  中钢集团官网信息显示,中钢集团是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央企。所属二级单位65家,其中,境内49家,境外16家。2013年中钢集团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00亿元。据中诚信评级2014年6月所做的一份中国中钢股份有限公司的跟踪评级报告,“作为担保人的中钢集团,2013年资产负债率达93.87%,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404.74亿元,利润总额1.35亿元。”一位已离职的中钢集团前高管提供的邮件显示,中钢集团已经连续多年负债率超过90%,情况不容乐观。

  这是一封由中钢内部员工5月底前后群发给国资委及中钢员工的内部邮件。邮件直指中钢集团连续多年亏损:“2013年通过出卖土地8亿元和申请财政补贴11亿元,才勉强将财务报表做盈,掩盖了当期经营亏损。今年1~4月当期经营亏损6亿元,预计上半年经营亏损8亿~10亿元,下半年的经营形势更加严峻。”

  “中钢集团底子薄,2009年财务报表上的净资产80亿,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该邮件还透露,“目前中钢还有大量的长期应收账款挂在账上,不按照会计制度计提减值,仅仅钢铁这一个板块的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就有30亿。被海鑫、鑫达等民营企业套牢的资金接近20亿。”

  该爆料高管将矛头直指中钢集团总裁贾宝军,并透露贾宝军已于中秋节前一天“因病去职”。中钢集团官网显示,贾宝军最近在集团出席公开活动的信息停留在8月25日。

  业内人士:业务扩张太快 管理存在漏洞

  “其实问题产生的本质就是中钢业务扩张太快,这种扩张依赖高负债实现,而高负债的依托是国企背景信用。”一位钢铁业内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这种高负债经营的业务,许多是出于失控状态的。例如资金托盘,中钢资金托盘,前面的资金无法收回,后面的资金还在跟进,资金黑洞从几亿拓展到上百亿,这个管控可想而知。”

  钢铁行业下行的背景之下,不少钢企已采取加大承兑汇票、商业汇票、钢材托盘等方式来缓解资金压力,中钢集团则是全国最大的钢材托盘商,业内人士指出,托盘的风险很大,在经济不景气时很容易造成资金黑洞。

  截至2013年末,中钢集团注册资本62亿元。经过迅速扩张,这家2003年总资产仅100亿元的钢铁贸易央企,2010年的总资产已膨胀至超过1800亿元。其后三年中钢集团的资产虽略有缩减,但仍维持在千亿元的水平。2011年至2013年,中钢集团总资产由1258亿元连年下降至1101亿元。

  然而大举扩张的背后,中钢集团也开始债台高筑。2011年至2013年,中钢集团的总负债分别为1210.55亿元、1070.73亿元、1033.52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6.22%、98.10%、93.87%。总负债维持在千亿元的水平,营业总收入持续减少,由1797亿元减至1404亿元,三年减少营收近400亿元。

  在高速扩展的同时,中钢的内部管理机制也成为发展中的短板。作为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中钢集团拥有众多子公司。中钢所属二级单位65家,其中境内49家,境外16家。上述离职的高管也直指,复杂的架构和混乱的管理为中钢的经营添堵。“中钢集团与地方下属公司的关系尚未厘清,总部对地方下属公司的真实情况缺乏了解监管存在漏洞,基本处于各自为战、一盘散沙的状态。”

  而民营合作企业占用资金也给中钢带来了更多坏账风险。2007年以来,通过收取预付货款及代垫工程款等方式,山西中宇钢铁及邯郸纵横钢铁不断占用公司资金,且占用金额规模较大,使公司经营受到较大影响。截至2013年底,邯郸纵横占款已经降至15.86亿元。虽然这一问题已有所缓解,但仍然令其面临流动性风险。

  上述证券公司王姓分析师指出,目前中国部分传统钢贸企存在倒闭风险。“对比全球500强中2012和2013年的中、日钢贸企业(各有5家)的财务数据,我们发现,中国(大陆)的钢贸企业销售收入与日本相当;平均资产负债率是84%,高于日本平均水平11个百分点;净资产周转率是11.58-13次,是日本的5.4-6.2倍;利润率是是日本的1%-13%。”他认为,以目前中钢的情况,国资委大手笔注资200亿元的可能性并不大,“除非是重组,否则直接注资200亿元给中钢,却不给其他央企,肯定会引发新的问题。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