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页岩气革命路线图:国企打头阵民企进入难

  产业格局:国企打头阵,民企进入难

  目前中国页岩气开发主体中,民企并不多(见图表2国土部两轮招标情况)。总体来看,主业石油的企业进入反而谨慎;其次仅有两家民企最终中标,但所获区块气藏量少,开采难度大;从实际进展来看,中标企业存在“圈而不探”的现象,有中标企业就“拿着”政府先期给予的数亿元补助,迟迟未进行前期勘探开发。

  上述企业主体分布格局的存在,与现有体制机制未理顺有关。一方面,开采权重叠,产权不明。中国页岩气可采资源77%的有利区块面积、80%的资源潜力处于现有油气区块内,而优质页岩气资源基本在现有油气区块内,专属于中国四大石油公司(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油田)开发。另一方面,开发投资巨大,少有企业有力承担。第二轮页岩气中标企业的承诺,平均每个区块的总投入高达6.7亿元。

  这也是中国和美国的差别所在。美国页岩气的开采、运输、销售等环节采取垂直分离管理,产权清晰,而中国采取的是一体化管理,除了行业巨头以外很少有企业有能力完成这所有环节。

  拓宽资金来源渠道,推动融资模式多元化

  拓宽资金来源渠道,推动融资模式多元化。由于页岩气开采是一个资本密集型产业,具有前期投入大、投资周期长的特点。业内专家估计,如果按照规划提出的2020年页岩气产量600亿至1000亿立方米测算,未来几年内至少需要投入4000亿至6000亿元。

  在美国企业在页岩气开发过程中,勘探阶段采用股权融资方式,气井出气后便采取债券融资或者将气井转卖给大型页岩气开发公司得到进一步发展资金。但是我国金融市场成熟度不及美国,无法完全实现资本的有效配置,目前我国页岩气开发行业融资方式主要还是股权融资与债券融资。

  因而,需要拓宽开发资金来源渠道,可以借国企改革东风,引入社会资本进入;或可试行“地方政府+企业”的模式,比如,2012年湖南省政府与华电集团公司就页岩气开发深度合作。但值得注意的是,从页岩气分布省份来看,资源丰富的地区多在经济较欠发达的西部,比如四川、新疆、贵州等(见图表1),地方政府的承担力度多大,值得再观察。

  加大管网建设,准许无歧视接入

  加大管网建设,准许无歧视接入。美国页岩气大规模商业性开发受益于其完善的管网。2013年美国天然气管线长达198.4万公里,而中国仅4.85万公里;而且运距不长的管网几乎全部掌握在石油央企手中,仅中石油一家的天然气管道就有4.1万公里。目前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成本已大幅上涨为800万-9000万元/公里左右,民企若举自身之力另建又很不现实。

  从国内页岩气富集区多在中西部地区、距离能源消费市场距离较远的条件来看,解决运力才可免去企业进入的后顾之忧,需要打破管网准入的垄断,允许新进入者接入管道。

  水资源挑战,健全配套环境保护机制

  水资源挑战,健全配套环境保护机制。和其他石化能源的开发一样,页岩气开采的各个环节都离不开水,而且页岩气开采核心技术水平井钻井和水力压裂法,对水资源的要求都很高。国土部专家预估,中国要完成《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中提出的600亿~1000亿立方米的产量,需要打2万口生产井(不包括实验井和未获取工业气流的矿井)。如果以单井用水量19000立方米计算,预计中国将需要3.8亿立方米的水,相当于1266万城市人口一年的用水量。

  此外,我国在页岩气开发初期应当吸取美国由于开发初期未采取环境监管而造成废水溢出等问题的教训,健全配套的环保机制和法规,规范企业开发页岩气过程中的行为。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