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6.9亿贷款逾期始末 产能扩张是遗毒

  “中钢数百亿贷款全面逾期”的传闻,加上“二度逼近破产并不超预期”的券商研判,近日在市场上引发轩然大波。

  昨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与市场上盛传的“数百亿本息逾期”传闻不同,截止到7月底,中国中钢集团公司(下称“中钢集团”)的贷款逾期金额为6.9亿元。

  至于坊间传言的“国务院涉入调解,并注资200亿”的说法,一位接近中钢集团的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完全莫须有,国务院没有涉入,银行也没有减免债务,由中钢自己解决目前的问题。”

  尽管中钢集团的贷款并未“全面逾期”,且其目前仍在正常经营,但本次风波仍令这家央企巨头在行业不景气背景下的蹒跚步伐暴露无遗。

  债务逾期风波

  回顾整个事件,贷款逾期“祸端”肇始于6月份。中钢集团当时在某国有银行的一笔贷款到期,该银行并非目前传闻中的工行或交行。

  因受到山西海鑫钢铁债务危机发酵拖累,以及在2011年前激进扩张留下的后遗症影响,中钢集团在年中遭遇流动性困境,没能按时全数还上这笔国有银行贷款。

  不过,中钢集团6月份的情况并没有外界猜测的那么糟。本报记者从两名消息人士处交叉求证获悉,上述国有银行到期贷款中,中钢集团还了大部分,但的确有几个亿逾期了。

  据一名银行人士援引银监会内部数据称,截至7月底,中钢集团旗下的中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钢股份”)发生了6.9亿的不良贷款,当时中钢股份的贷款余额为187亿,8家银行给予其的授信额度是254亿元。

  上述银行人士提供的信息显示,中钢集团为中钢股份的银行贷款提供担保,而此次中钢股份6.9亿贷款逾期就自然成了中钢集团的逾期债务,由此引发了中钢集团的债务风波。

  “其实就是这6.9亿的逾期,而不是传闻中的数百亿本息逾期。”前述知情人士也告诉本报记者。

  9月23日,中钢集团面对市场传言回应时,承认“资金面紧张”。

  但戏剧性的是,原本数量并不算大的逾期贷款,却因为银行紧绷的神经,发展成了债务风波。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当中钢集团遭遇流动性挑战后,它选择了与其余有授信的银行沟通,要求银行支持,其中可能包括给予合理的展期。可由于中钢集团“坦白”了几个亿贷款逾期的事实,银行中反而有不少家按照行业一般的风控规定,将中钢集团的贷款列入了“关注类”。

  “既然贷款都进了‘关注类’,有的银行就开始适当收缩授信额度,有些银行拒绝了中钢的展期要求。”另有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据该知情人士分析,其实银行从个体来看也没做错,作为自负盈亏的上市公司,管理好风险是保护利润和对股东负责。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对于已经资金面紧张的中钢集团,银行此后的反应反而使小难关演变成一场资金链危机,而这会使更多银行贷款出现问题。

  此后,中钢集团向相关部门请求协调,情况才得以扭转。“后来管理部门就开始了对中钢债务问题的协调,银行现在也都基本采取合作态度。”这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市场不用过度惊慌,“中钢还在正常经营,并没有走到破产边缘。”

  产能扩张遗毒

  贷款逾期传言发酵之下,昨日有消息称,国务院已经出面进行干预,并对中钢集团紧急注资200亿。

  但据开篇所述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国务院并没有出面,也没有传闻中的200亿注资,目前是要求中钢自己解决债务问题,而且银行也并没有如传闻所言免除中钢的债务。”

  “已经有几种融资方案,但具体还没确定,确认的是中钢尚未考虑出让资产,更不用说破产。”开篇所述知情人士称。

  有钢铁行业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2008年以来,中钢集团快速扩张已经形成了较高的负债,加上钢贸业务及其自身经营不谨慎带来的风险,尽管目前仍在运营,但这次造成的风波给其正在进行的改革计划带来的负面影响仍然不可低估。

  他同时称,钢企整体比较困难,或许此次债务风波是再次倒逼中钢集团转型改革的一次契机。

  目前,银行及中钢集团内部人士都对其盈利前景持谨慎态度:不少业务的亏损情况短期内很难解决,而且因为前期的快速扩张,导致中钢集团的负债率远高于平均水平。

  “尽管换帅之后,中钢已经开始瘦身,但并非短日即可见效,而且现在整个钢铁行业都不景气,大家也有目共睹。”上述接近中钢集团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中钢集团资产总额为1101亿元,负债总额为1033亿元,负债率为93.87%;所有者权益仅为67.5亿元,未分配利润为-109.93亿元,经营性利润亏损15.95亿元。

  尽管2013年的业绩较2012年有所改善,但经营性利润持续亏损以及流动性承压使得中钢集团的瘦身过程极为痛苦。

  上述钢铁行业分析师对本报记者称,中钢集团目前的窘境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原本企业前期快速扩张引发的困境已经够中钢消受的了,这种情况下又遭遇了钢贸风波以及钢铁市场萎靡”。

  与许多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一样,中钢集团在为应对金融危机祭出的“4万亿”后走上了疯狂的产能扩张之路。有中钢集团子公司的管理层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当时在中钢集团各下属公司之间,业务重叠屡见不鲜,成员公司各自谋生,“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做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

  但在做大规模后,中钢集团开始受困于产能过剩等行业困境。根据媒体此前的报道,如今中钢集团旗下亏损最严重的是中钢炉料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正是存货高企,并且存货价格大跌。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供求关系的不平衡,国内铁矿石和螺纹钢市场疲软已久,年初以来,尤其是自7月中旬以来,铁矿石和螺纹钢价格均进入新一轮下行期。钢厂压缩产量、资金链紧张且进口大增,导致港口铁矿石库存高位徘徊。

  与此同时,一名在业务上接触过中钢集团的银行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一方面中钢(成员公司)给中小钢厂、钢材贸易企业做了大量“托盘”业务,回不来的资金可能不少,“目前全国钢铁业都在爆发不良,中小钢厂逐个歇业,整个产业链形不成增长点,作为钢铁业服务商的中钢也会受困于此”,另一方面“中钢在海外还有一些项目亏损,有的一直没开工”。

  上述援引银监会内部数据的银行人士对本报记者称,中钢集团对外提供的担保数额众多,截至7月底,对外担保(主要是对旗下子公司)的担保数额接近60亿,其中80%是提供给中钢股份的担保,而中钢股份恰恰是6.9亿逾期的实体单位。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