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黑稀土的非法洗白路:湖南7家企业涉案7.3亿

稀土(资料图)

  “黑稀土”的“洗白”路

  湖南省经信委向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湖南多家贸易企业收售非法盗采和来源不明的稀土矿产品,充当“黑稀土”“逍遥”市场的“洗白”工具。

  这些“洗白”后的“黑稀土”之所以能大量充斥市场,且屡禁不止,很大的原因在于其价格比正规渠道的稀土价格低很多。

  “目前我国稀土市场中‘黑稀土’究竟占比多少,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有人说大于30%,也有资料说占一半以上。”稀土永磁产业在线材料部负责人吴辰辉告诉记者,“买卖‘黑稀土’一直是稀土市场一个心照不宣的存在。”

  日前,这湖看似平静的深潭被一枚石子打破。

  2014年4月以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湖南省经济和信息委员会(以下简称“湖南经信委”)会同湖南省公安厅、有色金属管理局等多部门组成专项调查组,对湖南省稀土市场进行了专项检查。

  经过数月排查,调查结果出炉。

  在湖南经信委工作人员提供的《湖南省严厉打击稀土违法违规行为》信息专报(以下简称“专报”)中,记者看到,此次专项行动共查处包括长沙、永州、湘西自治州在内的7家涉及稀土违法违规的企业,查处涉嫌违规稀土4400余吨,涉案金额高达7.3亿元。

  同时,有媒体报道,上述7家企业收售非法盗采和来源不明的稀土矿产品,充当了“黑稀土”“逍遥”市场的“洗白”工具。

  有媒体称,这些“洗白”后的“黑稀土”大量充斥市场,甚至流进两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大型央企。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湖南省经信委工作人员的证实。

  “监管机构定义的‘黑稀土’,包括私挖乱采的稀土和没有按照国家指令性计划生产的稀土两种。如果中国稀土企业完全按照国家指令性计划进行生产的话,产能会受到限制,导致很多企业出现‘吃不饱’的状况。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国稀土行业,也是我国‘黑稀土’屡禁不止的根源。”吴辰辉介绍道。

  利用稀土专用发票“洗白”

  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企业未获得计划指标,不得从事稀土矿产品和稀土冶炼分离产品的生产。工业和信息化部负责计划的编制、下达、监督和管理工作。

  然而,有很多企业仍在指令外进行生产。

  “从查处情况看,一些企业通过多种手段,收购非法盗采和来源不明的稀土矿产品,充当‘黑稀土’非法流通的‘白手套’,最后再‘合法’地卖给下游冶炼分离企业,极大地扰乱了稀土市场的正常生产秩序。”上述湖南经信委工作人员解释道。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被查处的7家企业尽管分布于湖南省的长沙、永州和湘西州三地,但并非独立涉案,而是各有分工、合作,形成一条高速运转的“黑色”产业链,一步步完成“黑稀土”的“洗白”工作。

  “非法开采出来的稀土,一般要经手多家贸易公司。”一位参与此次整治行动的调查组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道,“先由一家贸易公司将‘黑稀土’买进来,再销售给另外一家或多家贸易公司。后者一般是能开具稀土专用发票的。”

  这里的稀土专用发票,指的是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资料显示,国家税务总局2012年发布通知,称“为加强对从事稀土产品生产、商贸流通的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的增值税管理,自2012年6月1日起,稀土企业必须通过增值税防伪税控开票系统(稀土企业专用版)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和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的密文均为二维码形式”。此举意在加强对稀土行业的监管。

  而这些不法来源的稀土矿产品因为拥有了稀土专用发票,身份得以“洗白”。“此后,这些被‘洗白’的稀土产品再通过正规渠道,出售到冶炼分离厂手中。”前述调查组工作人员称。

  据专报信息显示,上述7家被查处的企业中,花垣县和顺矿业有限公司、花垣县森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森源矿业”)、保靖和丰矿产品贸易有限公司、江华稀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4家企业更多参与购进“黑稀土”的第一步,而湖南和金商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金商贸”)、湖南和丰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丰化工”)、双牌县富益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益贸易”)3家贸易企业则扮演“白手套”角色。

  以森源矿业为例,据资料显示,该公司曾先后从中商国汽(北京)有限公司购进违规中钇富铕混合稀土矿108.2吨,同时从至少7个私人老板手中收购中钇富铕混合稀土矿约450吨。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前4家企业收购的非法稀土矿产品,其后渐次流入和金商贸、和丰化工、富益贸易3家企业。而这3家贸易企业除了向上述4家生产型企业进行采购外,还与北京、广西等其他渠道的稀土矿源保持着贸易往来。

  “后3家企业在收购了违规企业的产品(稀土)后,同时给产品(稀土)开具了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前述调查组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解释道,“这些产品被‘漂白’后,不能说它是合法的,但对于冶炼分离企业来说,很多是只要有发票就可以采购。”

  有业内人士曾公开表示,稀土专用增值税发票,与之前稀土行业实行的普通增值税发票并没有明显的不同,只是增加了加密功能,“只要以前开出过稀土增值税发票的稀土公司,包括贸易商,不管是不是拥有指令性计划,都可以申请得到,获取专用发票的门槛并没有太大限制”。

  “因此,专业发票制度对于行业的管理效果并不大。”吴辰辉说。

责任编辑:青石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