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货入关“黑幕”:水客和海关人员“暗地私通”

  9月3日,深圳罗湖口岸,上百人提着拖箱,密集地蹲坐在地上,而从香港到深圳的出境口,不断有人拖着行李箱出来,里面是奶粉、香烟、药品,不等他们开口,就会有人一拥而上,抢着问“卖不卖”。

  带走私货物入境者,业内称为“水客”,他们以蚂蚁搬家的方式,将走私商品带入境内转卖。而大规模的走私活动,则隐藏在进口货物的车流中。

  “货运量小,则通过水客买关走私,量大则需报关,但只报一部分,每次花钱打点一两个海关人员,趁他们值班时开车顺利过关。”深圳一位孙姓商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今年风声紧,大的走私集团不敢直接从香港进深圳,而是绕道越南,走广西入境。

  随着反腐大棒挥来,日前,深圳皇岗海关爆出腐败窝案,自今年3月后,陆续有5名科级干部因涉嫌放纵走私罪被逮捕,最近又有3名科级干部因同样罪名被拘留。而在这猖獗的走私背后,是一条海关工作人员与犯罪分子内外勾结、权钱交易的利益链条。

  不仅如此,深圳多家报关行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即便在进出口货物正常查验中,也蕴藏着腐败行为。

  走私通道

  深圳皇岗口岸,是24小时通关口,也是普通货物出入境的重要关口。记者向深圳市检察机关证实,此次案发的8名科级干部全部来自皇岗口岸查验科,均是负责货物进口。

  “如果货运量大,用车运入境,则必须走报关程序,否则必死无疑,要想走私,就靠在数量上少报,而要成功必须买通海关人员,业内俗称买关。”位于皇岗口岸的一家报关行老板戴晓松(化名)告诉记者,案发后,目前再从皇岗口岸走私已不可能,需要另寻他路。

  一位皇岗海关人员告诉记者,上个月皇岗口岸被调离了两百多人轮岗。而现场一位办理报关的小伙子说,从上个月起,确实感觉到目前查验较以往严格,对价格报价过低的进口货物查验次数较多。

  记者从深圳检察机关获得的信息是,深圳皇岗海关这一窝案源于2012年6月的一宗涉案价值700万的珠宝走私案,以伪报品名、数量等方式向海关申报复运进口。

  据深圳检察院侦查发现,在海关内部,甚至还有专门的人员与物流公司人员对接,收取好处费。一旦海关的对接人员因工作关系调走,马上就有继任者来继续收取好处费。好处费的分配则严格按照领导职务的高低,以及是否值班等综合因素。

  实际上,走私的途径远不止于此,其中,水客们的走私最为常见。

  按照警方解释,水客指受走私团伙雇用,以赚取“带工费”为目的,频繁往来于粤港澳,携带水货产品,将整车整船的境外产品,零散带到深圳的人。

  “早几年海关查得松,走私赚得多,现在利润微薄,水客也少了很多。”在罗湖口岸等待收货的一位黄姓商人告诉记者,他过去走私龙虾,一天可以赚几千元,但现在只能做奶粉、香烟、药品之类,一天下来,仅赚几百元。

  上述黄姓商人告诉记者,圈内以潮汕人为主,关系网广,通常由走私集团以集装箱在香港下架,再请水客分散带到深圳,他们从水客手上收购,再向东莞、深圳等地港货实体店和网店供货。

  深圳一位海关人员表示,水客和旅客难以甄别,海关也不好抓,所以也打不掉。但黄姓商人说,一般一个水客每天过境两三次,实际上,海关人员对这些人都很眼熟,以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据记者了解,很正规的免检企业一般不会走私,一旦被发现违规,取消免检资格后,进出口货物需要排队检验,拖的时间长,公司得不偿失。但深圳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负责人张建文(代名)称,不排除会有内部人员私下勾结走私团伙,将货物掺杂在大企业的货车中,蒙混过关。

  寻租机会

  深圳是中国进出口总额最大的城市。2013年,全国进出口总额首破4万亿美元;其中,广东省超过1万亿美元,而深圳达到5373亿美元,占据广东省进出口总额半壁江山。

  “进出口货物多,意味着寻租机会也多。”深圳福田保税区一家物流公司业务经理曹先生告诉记者,即使是正常的发货也需要与海关搞关系,因为走流程需要时间,如果企业等不起,就希望出点好处费,让海关加快速度。

  一位与海关官员有亲密接触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某些海关人员工资卡上经常有不明来路的资金打入,“他们领导会告诉大家,去看下工资卡,但没人会问钱从哪里来。”

  “货物有一点点问题,海关人员都要挑刺,轻则放慢通关时间,重则货物扣仓移交缉私局调查。”深圳报关员王鹏(化名)告诉记者,通关一般是抽查,除AA类企业外,正常企业抽查率在5%左右。

  每当货物通关不顺时,王鹏只能向老板汇报,然后老板出面去“解决”问题。“报关单难免会出点小错误,如果通了关系,就会小事化了。”曹经理说。

  而贸易商不会直接行贿海关查验人员,而是通过报关公司实现利益输送。“一般是贸易公司先跟我们谈好价钱,如果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就由我们报关行去摆平。”王鹏说。

  去年被查处的宁波北仑海关查验人员中就发现,每个海关查验人员背后都有几家报关公司,类似于合作伙伴,大概每通过一批货物会收取5000至10000元。报关行平常主要与通关审单、查验部门打交道,在王鹏看来,逃税、走私更是给了海关人员大量寻租的机会。

  深圳的报关行多如牛毛,但王鹏告诉记者,一般海关喜欢找大报关行合作,如果哪个报关行通关量大,又没有交保护费,海关会经常查验这家的货。而王鹏的公司一天大约有50辆车过关,业务量较大,所以与海关“合作”也多。

  “企业主要是为了避税走私,因为每个产品的增值税率不同,有的货物通过瞒报蒙混进来,查到就算倒霉,没查到大家都赚了。”浙江省一位海关人员告诉记者。

  利益网如何破?

  实际上,沿海地区走私历史由来已久,尤其是广东、福建沿海十分盛行,但由于海关内部腐败网缜密,真正被破获的大案屈指可数。

  1988年,深圳海关曾爆出震惊全国的胡少坤受贿案,与香港走私分子勾结,为其假报关单进行假核销,总价值超过2000万元。2011年,深圳破获一起16.9万吨的“红油”走私案,偷逃税款高达3.3亿元,暴露出的正是海关工作人员与腐败分子内外勾结的利益链条。

  去年5月,中央出台了反腐“八项规定”,但受访的几名报关行人员均告诉记者,目前他们依然要花钱来维系海关关系网。

  据王鹏透露,公司依然要请官员吃饭,只是不能明目张胆,“不选大饭店,不开公务车,一般都是下班后等海关人员换好衣服,在外面叫车。”

  “前几年确实很松,晚上检验货物,一个人带着两个武警,直接拿着手电筒照一下。”浙江省一位海关人员告诉记者,现在集装箱都装有监控摄像头,后台有人监控,一般不敢随意寻租。

  上述浙江海关人员坦言,深圳毗邻香港,且进出口规模大,浑水摸鱼的机会多,走私有地缘优势,口岸环境复杂,货物进出多,查验也只能抽查,海关放行走私,在客观上也具备有利条件。

  皇岗口岸近期8名科级干部被抓事件对外公开后,深圳又传出消息,300多人全部停职待调查。对此,深圳海关否认了传闻,通报称,自8月份起全海关轮岗,涉及370余名干部,交流人数约占该关干部总人数的5%。这是本年度的第二次轮岗,第一次是今年5月,涉及干部470多人。

  “现在海关人员都不敢接我们电话,我们也不敢顶风作案,等过了这个风头再说。”张建文对记者说。记者以走私货物为名咨询深圳一家物流公司的杨经理时,他回复称,近期风声过紧,政府动真格抓人,谁都不敢在风口浪尖上胡来,暂时不敢接走私业务。

责任编辑:文宗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