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农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我国将取消农业和非农户口分类

  备受关注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昨日发布。距离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仅一个月时间,在全国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备受各界期待的户籍制度改革终落地。《意见》在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的同时,确定了“因地制宜,区别对待”的原则。人口专家表示,因城施策的放开方式,有利于城市间的协调发展,但未来特大型城市的人口控制仍将面临较大压力。

  方向:“能放开的放开该控制的控制”

  “能放开的放开,该控制的控制”,公安部副部长黄明的一句话为户籍放开点明了方向。《意见》提出,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并对每个类型的落户条件进行了具体说明。

  黄明表示,要兼顾大中小城市和建制镇、东中西部地区不同的实际,根据人口的规模和各地综合承载能力的不同情况,实行差别化的落户政策。总的要求是,能放开的放开,该控制的控制。

  对于最受农业转移人口青睐的北京等5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意见》中规定,改进现行落户政策,建立完善积分落户制度。根据综合承载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以具有合法稳定就业和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连续居住年限等为主要指标,合理设置积分分值。按照总量控制、公开透明、有序办理、公平公正的原则,达到规定分值的流动人口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父母等,可以在当地申请登记常住户口。

  举措:“一城一策” 分类指导

  对于根据不同城市情况分类指导的落户制度,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单菁菁表示,各城市确实都有着不同的情况,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去设定,小城镇需要更多人口支持发展,所以要鼓励人口向小城镇转移,特大城市、大城市普遍面临巨大的环境容量、就业容量等条件的约束,不控制人口落户就会造成城市基础设施、政府财政、环境等各方面过于超负荷运行的情况。

  而在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看来,分类指导的主要原因是,特大城市户籍制度改革需要分步来,调整得可以相对慢一些,而部分小城市需要走得快一些,步子应该迈的更大。“不过,不可否认,一个城市若想有能力有条件承载农业转移人口落户,需要提高城市的人口吸引力,而这就需要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和充分的公共服务。不少小城市短时间内发展第三产业难度较大,可以先通过发展第二产业将人口聚集到一定程度,再发展第三产业。”李国祥表示。

  “因城施策的改革思路符合中国国情,将有利于促进城镇化和城市间的协调发展。”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评论道。

  难点:特大城市人口如何“流出”

  “大家可能最近已注意到,北京、上海等一些特大城市都在采取一些综合措施,让人口有出有进,把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出去,把一些经济功能和其他功能适当地进行调整和疏散,北京明确提出‘瘦身健体’,这就是采取了综合的措施来调控人口。”黄明表示,特大城市要科学定位、加快转型升级、适当疏散经济功能和其他功能,引导人口有出有进,努力使人口结构更加合理。

  李国祥表示,特大城市不可能不让进但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进,积分制的落户形式比较合适。就业住所稳定,农业转移人口才能够在大城市中生存,而在北京的年限能侧面反映这些人对于城市的适应程度。

  但在夏学銮看来,特大城市人口控制并没有那么简单。“特大型城市经济发达、生活便利,这些优势是许多年积累下来的,短期内中小城市在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条件很难与北上广深相比。而且现在特大城市许多都是流动人口,如北京的流动人口占到了人口总数的四成左右,怎么样引导人口转移是未来这些城市面临的大难题。”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孙丽朝/文

  • 责任编辑:张文婧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