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公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云锡大案:锡业集团负债420亿 董事长生日当天被带走

8月9日,云南省纪委通报,经纪检监察机关立案调查,云南锡业集团董事长雷毅涉嫌收受巨额贿赂、道德败坏等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据一名接近云南执法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雷毅被查,与云锡集团与锡业股份巨额亏损、负债高企,超过百亿的银行贷款出现偿还危机有关。

  全球最大锡业上市公司公司治理坍塌“云锡大案”雷毅之谜

  7月初的一个晚上,云南,红河州个旧市。51岁的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雷毅在家中被带走调查。当时正有一群人在雷家中为其庆祝生日。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云锡集团浓浓的迷雾仍挥散不去。

  在云南个旧,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雷毅。

  世界锡都云南红河州个旧市风光秀美,四季如春,数十万人口的经济命脉,维系于锡产业的发展。随便问一个当地人,家人在云锡集团上班的比比皆是。

  雷毅曾经执掌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锡业帝国。这个帝国,拥有世界上最长、最完整的锡产业链,拥有锡业股份(000960.SZ)、贵研铂业(600459.SH)两家上市公司,产业链的触角延伸到铜铅银等多种贵金属,甚至是房地产行业。

  7月6日,锡业股份公告,公司于7月5日下午接到上级通知,董事长雷毅因涉嫌严重违纪,已被立案调查,由副董事长高文翔先生履行董事长职务。7月8日,锡业股份复牌后大跌8.74%。

  6年过去,锡业股份总股本由2007年9月的5.36亿股增长1.14倍,但市值却缩水53%,由337亿锐减到156亿。

  此时,雷毅的前任肖建明亦处境尴尬。多个独立消息源也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雷毅的前任肖建明因各种复杂原因长期滞留于国外。

  这个全球最大的锡业公司,15年内,连续两任董事长出状况,其中一人“留滞在外”,另一人被“立案调查”,正严峻考验着大型国企的公司治理能力。

  锡业大案被不断追问。云锡集团不得不面对雷毅留下的巨大窟窿:半年亏损9.6亿的锡业股份,超过80%的负债率和近300亿元的银行贷款。

  两任董事长一个栽

  “很早就盯上了他(雷毅),本来他出事会更早,但为了减少对整个云锡集团的影响,一直等到锡业股份完成定向增发才开始行动。”一名接近云锡股份高层的知情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透露。今年5月17日,锡业股份完成了定增,募资40.77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雷毅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是今年5月20日在昆明参加“2013中国国际锡业论坛”,并进行致辞。

  雷毅生于1962年,是地地道道的云南个旧大屯本地人。雷毅是一个典型的云南土生土长官员,历任云南锡业研究所副所长、个旧选矿厂厂长,锡业股份总经理、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玉溪市副市长、云南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等职。2008年初,年仅46岁的雷毅成为云南十大集团之一云锡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登上仕途高峰。

  在雷毅被调查之前,云锡集团内部看上去并无异常。云锡集团内部刊物《云南锡业》6月7日的头版,仍然是董事长雷毅和其他人开会的照片。

  雷毅在云锡集团最后一个任务是40.77亿的定向增发。云锡集团内刊报道,今年3月份,雷毅带队奔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与投资者进行一对一的交流,争取买方机构支持。融资成功后,雷毅还参加了昆明、个旧两地的投资者交流会。

  5月16日,雷毅参加了在昆明举行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锡业分会成立大会”,在这次大会上,雷毅当选了锡业分会的会长并发表了讲话。当天,雷毅还会见了德意志银行的副总裁助理一行。

  6月25日,雷毅还以云锡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在公司召开了办公会议,对公司1至5月份的调研进行了汇报,安排集团下半年的生产工作。直到7月5日16时,云锡集团管理层才接到雷毅被云南省纪委双规的通知。

  8月9日,云南省纪委通报,经纪检监察机关立案调查,云南锡业集团董事长雷毅涉嫌收受巨额贿赂、道德败坏等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8月份,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开了一个会,许可了对雷毅采取强制措施。因为雷毅是(云南)省人大代表,转移司法机关之前,必须要通过人大许可。现在,雷毅应该是转移到司法机关去了,被采取刑事措施被刑事拘留了。”云南某接近执法部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透露,“现在很复杂,司法机关正在侦查当中,还没到法院阶段,需要对案情保密。”

  雷毅被带走之前,表面波澜不惊的云锡集团实则暗流涌动。5月20日,云锡集团旗下核心上市公司锡业股份公告总经理皇甫智伟辞去董事和总经理职务,挂监事职务闲职。副总经理刘路坷也一并辞职。他们的最后一份成绩单是,锡业股份今年第一季度亏1.94亿元。

  而卷在漩涡中的,还有云锡集团前任董事长肖建明。现年66岁的肖建明,1998年初进入云锡集团,长达十年时间里,集云锡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上市公司锡业股份董事长职权于一身。肖建明入主时,正是云锡集团最低迷时期,“濒临破产,工资发不出来,银行不给贷款”。

  “在云锡内部,不少人对肖建明的评价还不错,在他手上集团扭亏为盈,核心资产也上市了。”一名云锡集团内部人士评价。

  2008年,雷毅接任肖建明职位,时年61岁的肖建明到云南省人大挂职,任省人大财经委副主任。2011年3月从云南省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岗位离职休养。

  而多个独立消息源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肖建明已在国外滞留“避风头”一段时间。

  “7月份的时候,我还用手机联系过雷毅的前任肖建明,2008年雷毅接了肖建明的班后,肖就到了(云南)省人大常委,现在已经退休了,现在在国外。”前述接近执法部门人士透露。

  “我白天给肖电话,他没接,到晚上打回来,只是聊了几句,说在国外旅游,他只说了几句话,其他的不愿说更多。”前述人士透露,“圈子里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在逃,说法不一定准确,其实原因很复杂,应该是去避风头。”前述人士说。

  雷毅留下百亿负债摊子

  40.77亿的定增何以变得如此重要?

  据一名接近云南执法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雷毅被查,与云锡集团与锡业股份巨额亏损、负债高企,超过百亿的银行贷款出现偿还危机有关。

  从上市公司层面看,锡业股份2013年一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达79.25%,创下历史新高,短期银行贷款高达143.82亿,账上却只有13.25亿资金。

  今年5月17日,锡业股份完成了定增成功募资40.77亿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金链压力,今年6月末其短期借款降至135.06亿,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11.59亿,其资产负债率下降至71.21%。

  而据其中报披露,锡业股份高达11.59亿的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获得展期金额为0。也就是说,银行们对这11.59亿即将当期的长期贷款无一例外不予锡业股份展期。

  而从长期贷款看,中国银行给予锡业股份最大支持,后者从其云南分行获得2.99亿元和1亿元贷款,从中国进出口银行云南分行获得2.38亿元贷款,从华夏银行昆明某支行获得2.5亿元贷款。

  为获取银行存款,锡业股份进行了大量资产抵押。锡业股份年报并未披露其短期贷款的银行,从其分类看,其抵押借款10.5亿,保证借款9.2亿,信用借款91.2亿,信用证借款24.1亿。上市公司锡业股份9.2亿保证借款由云锡集团担保,抵押贷款则通过厂房建筑物和银锭、锡锭的资产收益权作为抵押获得。

  而云锡集团的资金链状况更为严峻。

  理财周报记者独家获悉了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云锡集团的最新跟踪评级报告。该报告评级时间为2013年7月23日。该评估报告显示,云锡集团2012年投资规模大、存货上升占有资金,整个云锡集团全部债务从205.33亿元上升至300.23亿,资产负债率和全部债务资本率分别为80.08%和75.26%。

  按照评级报告披露,云锡集团负债危机已经到前所未有的地步。2013年一季度,云锡集团总资产520.46亿元中,负债420.7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84%。

  更为惊人的是,420.76亿负债中,流动负债占了371.02亿,其中,短期借款高达273.82亿元,加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3.93亿元,合计年内短期须还银行贷款高达287.75亿元。而在当期末,整个集团货币资金只有47.6亿。

  “资金链这么紧张,增发是云锡集团和锡业股份迫在眉睫的事,省里应该也顾忌到这块,所以在定增顺利完成后,才开始对雷毅采取行动。”云南一名接近锡业股份的人士说。

  “雷毅被抓,纪委说的是两个理由,一是巨额受贿,二是生活作风。他手上掌握的资源很多,这几年又开始搞多元化新产业和新业务,房地产、新能源都在搞,摊子铺得太大,利用职务之便受贿有不少机会。那么多银行在催债,今年上半年亏损近10个亿,钱到哪里去了?”前述云锡集团内部人士极为痛心,“云锡集团是一个世界级的公司,历史悠久,把一个优良企业搞成这样,前董事长肖总比他做得好,起码没有亏这么多。”

  “将雷毅的烂账洗干净”

  如此大的资金黑洞是如何形成的?

  今年上半年,锡业股份亏损9.65亿,除了锡等金属价格下跌等行业性因素以外,主要还是因为计提了8.08亿存货跌价准备,其中有5.67亿是针对银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

  这是锡业股份2000年上市以来历史上金额最大的一次“财务大洗澡”。在这之前,锡业股份最大一次存货跌价准备是2005年147.78万,而雷毅2008年上任以来,从未计提过一分钱存货跌价准备。

  “这份中报是8月底公告的,也就是在雷毅被带走之后才发的。按照锡、铜、银价格走势和存货比重初略估算,锡业股份坏账跌价准备是超出合理范围的。”上海一名有色行业分析师认为,“这么大规模的存货跌价准备,一个是将雷毅之前的所有烂账洗干净,二是减少继任者的压力。”

  而多名知情人士透露,雷毅受贿,与其大力推进的多元化业务有关,而其激进扩张速度,造成了过百亿信贷危机、资金链紧绷,引起有关部门的警觉。

  “主要问题出在他的新产业和业务上,比如房地产,比如买卖矿山资产,在这个过程中,都有可能利用职务之便受贿。”前述云锡集团内部人士说。

  雷毅任期内,最大的手笔是不遗余力地推进多元化。雷毅上任云锡集团董事长时,正值2008年金融风暴,国际有色金属价格大幅回落,云南锡业当年业绩下滑95.71%,股价缩水超过90%。为了重振公司,雷毅提出了多元化战略拯救云锡集团。

  • 责任编辑:张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