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华侨城董事会调整 20年老将任克雷将离任董事长

  从1993年调往华侨城开始,任克雷由政从商的经历已近20年,如今在年满63岁之际,其在华侨城上市平台的任职也即将结束。

  据华侨城日前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该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为刘平春、郑凡、侯松容和陈剑,其中并未出现现任董事长任克雷的名字,此种情况或许意味着华侨城即将进行重大人事调整。

  就此,观点地产新媒体询问了华侨城董秘倪征,其称,公司董事会确实将进行调整,任克雷董事长由于已到国资委规定的任职年龄上限,因此将不再担任上市公司职务,但仍将继续担任华侨城集团总经理。

  倪征还强调,此次公司董事会调整进行的较为顺利,新晋董事对公司的文化、发展情况和战略思路都较为了解和清晰,因而不会影响公司今后的运作和发展。

  任克雷与华侨城

  出生于1950年5月的任克雷是原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的第三子,其早年先后在辽宁省计委、国家进出口委、国家经贸委及深圳市委等政府部门任职。

  1993年,时年43岁的任克雷被调往华侨城,多年的从政经历使得任克雷更像一位“官方”人物。

  而成立于1985年的华侨城是由几家作坊式的“三来一补”企业起家,其雏形不过是规划中的一片4.8平方公里面积的开发区。

  在任克雷上任之初,华侨城和当时的大多数国企一样,涉及的业务种类繁杂,涵盖了纺织、印染、玩具、自行车、照相机等30多个行业。同时,和邻近的蛇口开发区一样,作为华侨城开发区的管理者,华侨城既要负责商业开发、招商引资,还肩负着区域内行政管理的职责。

  对于当时的情景,任克雷后来曾坦言,刚到华侨城后的两年,其实是属于发懵阶段,根本不知道怎样去做企业。

  如何转型,如何改革,成为当时摆在任克雷和华侨城面前最重要的难题。

  随后,任克雷带领华侨城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瘦身计划”。三年之后,经过瘦身的华侨城确定了持续至今的三大主业:旅游、地产和电子。

  在这三大主业中,以“旅游+地产”为核心的片区开发运营模式,成为了华侨城商业模式的标志。

  而依托这一模式,华侨城此后相继在深圳东部、北京、上海、成都、江苏泰州、云南昆明、天津、湖北武汉等地开发了多个大型综合旅游项目,从而奠定了华侨城今天在旅游和地产业务内的全国格局。

  除战略布局之外,任克雷还带领华侨城在内部的股改与对接资本市场方面逐步向现代企业迈进。

  1997年,华侨城5000万社会公众股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上市之后,华侨城又通过一系列配股、发行可转债、发行认股权证和发行限制性股票,为公司的整体发展募集了大量资金。

  2009年11月11日,华侨城集团向上市平台“华侨城A”转让了其所持有的与主营业务相关的标的公司的全部股权,实现了集团主营业务的整体上市。

  至此,华侨城完善了“旅游+地产”的业务经营模式,公司规模和综合竞争力达到历史高点,而任克雷也顺势当选为整体上市平台的第一任董事长。

  然而,整体上市之后的华侨城随即在2010年遭遇了或许是成立之后的最大一次公共危机。

  2010年6月29日,深圳东部华侨城大侠谷游乐项目“太空迷航”发生垮塌安全事故,造成六人死亡,十人受伤。

  作为当时华侨城集团的法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任克雷随后向遇难者、伤员和公司股民连说四声“对不起”。

  这场重大安全事故,短期内让华侨城“全国最大旅游集团”的梦想蒙上了阴影。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或许会让华侨城永远记住这次惨痛教训,让未来的道路走得更稳健。

  该事故此后也并未影响华侨城的扩张速度,从去年至今,华侨城已分别与深圳大鹏新区、福州、宁波、重庆和广东顺德等地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从而开始了第二轮全国扩张。

  这意味着,就算在任克雷卸任华侨城上市公司董事长之后,华侨城还将继续疾走狂奔。

  后任克雷时代

  从华侨城此次公布的新任董事名单中,现任总裁刘平春排名第一位,这在相关分析人士看来,刘平春接班任克雷担任华侨城董事长的可能性最大。

  对此,倪征表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将在今年8月13日由新一届董事会选举产生,而无论是哪位当选,都不会影响华侨城今后的发展。

  事实上,对于公司今后的拓展计划,刘平春在今年6月份的股东大会上曾提到,希望主题公园能够在2015年达到每年3000万人次的客流量,同时在一些省会型的城市继续寻找拓展机会。而在现有的公园结构里面,会在北京和上海发展巨型公园。

  对于地产业务,刘平春当时也强调,地产业务是华侨城的支柱业务,它和文化旅游业务发展的关系非常密切,本身有内在的经济收益上的连续性,更有支持文化旅游业务大规模投入的功能,这两大业务缺一不可。

  然而,市场对于华侨城在严厉的调控政策下能否顺利实现第二轮全国布局还是有诸多担忧。

  从刘平春的表态来看,华侨城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地产业务所贡献的资金收入,但就目前华侨城所面临的形式而言,今年的地产项目能否顺利销售难度不小。

  相关分析师就提到,如果今年华侨城的地产项目去化缓慢、销售不畅,财务状况很可能会重新恶化,同时也会影响新项目的拓展速度,至少像宁波、福州项目在推进方面会受制约,进而影响到主题公园的进一步拓展。

  而身为负债率最高的央企之一,华侨城也一直备受业内质疑。其激进的扩张,住宅销售过分喧宾夺主,文化旅游面临的激烈竞争,以及令人担忧的财务状况都制约其发展。

  另外,自2009年底实现整体上市以来,华侨城一直期望能借助资本市场实现第二次全国规模扩张的计划,但因中途遭遇宏观调控而一直推进缓慢,而目前依然看不到融资闸门开启的曙光。

  不过,华侨城自身却认为目前已到了进行新一轮扩张的时机。其相关高层在年初曾表示,华侨城这几年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走,在目前从净负债到经营现金流都有一些突破后,可以稳定一下、喘一口气,然后再进入下一阶段的发展。

  虽然华侨城在财务层面确实有一定改观,但当前楼市调控政策的持续不放松,以及中高端地产项目面临的市场风险,再加之国内各大开发商纷纷进军旅游地产,华侨城的发展空间也正遭遇不断挤压。

  另外,在主题公园方面,华侨城也面临着迪士尼进入上海的巨大挑战,特别是在文化内涵上,华侨城与迪士尼的差距不小。

  刘平春对此也曾坦言,关于文化内涵确实是核心的问题,其实全世界的主题公园也只有迪士尼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今,在任克雷卸任之后,华侨城新的领导者无疑要面对自身扩张上的财务压力,以及主题公园文化内涵欠缺的现实,而这些都是未来华侨城需要思考解决的问题。

  • 责任编辑:欧阳卿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