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企收编煤矿后割肉卖煤 山西煤老板转投房产获利

实际上在2009年的煤炭整合过程中,长治市的40家矿井都被潞安集团整合、兼并了,最终形成了20家煤矿,矿井产能也由996万吨增至1710万吨。

  国有化晋煤生不逢时 山西煤老板祸兮?福兮!

  本报记者 赵普 朔州、长治、北京报道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当山西煤老板们被一场煤矿国有化整肃出市场时,还以为受了天大的委屈,不成想,仅仅过了几年,当经济大环境发生变化之后,煤炭价格连跌不止之时,才发现那不过是丢掉了一块烫手山芋。

  在山西从事了多年煤炭贸易的商人李进远(化名)两个月前把刚大学毕业的儿子介绍到一家新能源投资机构,用他的话说:“不让儿子接手自己的公司,是因为煤炭这行已经不适合私人来做了。”

  李进远的选择并不是个案,《华夏时报》记者近日在山西采访发现,轰轰烈烈的煤炭整合运动让曾经的煤老板以及煤炭运输、贸易等私营企业越来越难觅其踪,他们或者被整合进入了国企、央企,成为国字号煤企的其中一部分;或者直接卖掉手上的家当,把资金撤出来转投了其他行业。

  而在煤价高位接手了煤老板们生意的央企、国企,还没能享受到成果,就迎头碰到了煤炭行业十年暴利之后的“萧条”年景。现在的情况是:大批煤炭矿井关停,复产生存空间几乎看不到,政府主导的这场整顿不得不遭遇了资源型行业的转型难题。

  煤老板退出之后

  李进远的选择依据是,在从山西到内蒙古的煤炭整合大形势下,身边很多的煤老板都被挤出了煤炭行业,这其中有自有煤矿达不到产能标准的,也有自主退出的;加上煤炭运输、代销等公司也都被国企、央企把控了,私人经营不论是煤矿还是煤炭贸易,最终都很难逃脱被吃掉的命运。

  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襄垣县下辖8镇3乡,总面积不过1100多平方公里,但煤田面积却达450平方公里,占县域面积近一半,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煤矿,车程七八分钟就能从一个煤矿到另一个煤矿,而这些煤矿中如五阳煤矿、漳村煤矿、石圪节洗煤厂等,都归属于山西六大煤业集团之一的潞安集团。

  实际上在2009年的煤炭整合过程中,长治市的40家矿井都被潞安集团整合、兼并了,最终形成了20家煤矿,矿井产能也由996万吨增至1710万吨。

  据了解,从2006年到2009年,山西省共发起三轮煤炭整合运动,以2009年的整合最见成效,煤矿数量从2598座减少到1000多座,企业数量减少至约100家,最终形成了以大同煤业、山西焦煤、平朔煤业、阳泉煤业、潞安集团、晋城煤业六大集团为主要煤矿企业的现状。

  这一过程中,很多民营煤矿基本上都按51∶49的股权比例被收购,而被收购之后,很多煤老板选择了领取补偿金,并卖掉了属于自己的49%的股份,而对这笔巨额资金的处置,第一选择都是投资房地产。

  很多开发商还记忆犹新,2009年之后,很多昔日的煤老板开始在北京等地投资了几套到几十套不等的房产,甚至一些财大气粗的煤老板按层买楼,按照今日北京住宅价格对比,彼时进驻的煤老板获益颇丰。

  除了直接投资房产,有些昔日的煤老板还投资建设星级酒店。如长治市的襄垣县国际大酒店对外宣称的五星级大酒店,其背后就是煤老板投资。李进远告诉记者,这家酒店每月的人工成本支出约为100万元左右,而其他电费等各项开支不少于60万元,但实际每天客房出租只有十间左右。

  相比襄垣,朔州市的酒店更多,从朔州火车站往外走不到1公里的路上,记者看到了诸如渤海快捷大酒店、云海大酒店等十多家大小不一的酒店。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朔州有限公司的韩姓科长告诉记者,这里只是开发区,到了朔州市中心酒店更多,大多数酒店老板都拥有或曾经拥有自己的煤矿。

  而在朔州最有名的转行的煤老板当属古城乳业大佬郭俊,2010年郭俊对经营困难的古城乳业注资2个亿,由煤炭行业跨入现代农业行业,销售额也逐年上涨。

  对于上述煤老板的转行行为,韩科长认为,对原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意义更大,相比之下,其投资收益显然高于煤炭行业。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