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公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棱镜笼罩中国:思科等美国八企业在华无缝渗透

事实上,“棱镜”仅仅是斯诺登呈给世界的一道“开胃菜”, 它只是美国监控项目“星际风”的一部分。中国的信息安全在以思科为代表的美国“八大金刚”面前形同虚设,在绝大多数核心领域,这8家企业都占据了庞大的市场份额。

  “你早已这样生活了: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是有人听到的,你的每一个动作,除非在黑暗中,都是有人仔细观察的。”这是小说《1984》描绘的被“老大哥”监视的“未来生活”。

  现实情况是:我们的每一次通话,在摄像头下的每一个动作,在网络上留下的每一个脚印,都有人在搜集、储存、分析。以前,我们不知道谁会如此“无聊”,但今年6月,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斯诺登的爆料,让世人知道,我们的信息正和世界各地的个人资料一起,被输入美国国家安全局庞大的硬件设备里,可以被保存几十年。

  中国是美国监控的重点。而在类似“棱镜”这样的美国多个信息监控和挖掘项目的“关照”下,中国近似裸身。

  那边厢,美国的9家互联网公司在棱镜项目中大显身手;这边厢,思科、IBM、谷歌、高通、英特尔、苹果、甲骨文、微软美国的“八大金刚”在中国长驱直入,占据政府、海关、邮政、金融、铁路、民航、医疗、军警等关键领域,它们与美国政府、军队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美国情报部门通过它们的设备、软件、网络获取信息,也几乎零门槛。

  “棱镜门”给中国敲响了警钟。一些国内运营商开始酝酿“去思科化运动”。然而国货要完全替代美国货,在关键创新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国家级权威信息安全部门也需要尽快建立起来了。

  “棱镜门”和“棱镜”们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白朝阳

  6月,美国人爱德华·斯诺登,成了全球多家媒体头版上的“英雄”,也成了美国政府欲根据《反间谍法》提起刑事指控的对象。

  在安全与自由之间,斯诺登选择了后者。作为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下称“美国中情局”)前雇员、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技术承包人,斯诺登通过英美两国媒体,曝光美国国安局和联邦调查局(FBI)正在开展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两家机构可直接接入9家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心服务器,挖掘数据以搜集情报。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PalTalk、美国在线、Skype、YouTube、苹果等9家美国互联网公司均参与了这一项目。

  在“棱镜”的折射下,中国几乎“一丝不挂”。美国建立多个监视、信息挖掘项目,通过与政府关系紧密的跨国企业,已经把中国网络的七经八脉全部打通,电话、视频、邮件,甚至每一个人的刷卡和旅游记录,都有可能被一一传送到美国国家安全局情报人员的硬盘里。

  “棱镜”、“主干道”、“码头”、“核子”

  “棱镜”曝光,一石激起千层浪。

  香港民众上街游行,反对美国引渡斯诺登的要求;美国国家安全局连忙公关,表示该项目在反恐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媒体和民众质问道,侵犯个人隐私算不算恐怖主义?欧盟致信美国司法部长,要求对此“迅速”作出答复;与此同时,美国Facebook、微软两公司公开表态,美国政府确曾向它们索要过用户数据,而在此之前,多家互联网公司语焉不详,试图撇清关系。

  事实上,“棱镜”仅仅是斯诺登呈给世界的一道“开胃菜”, 它只是美国监控项目“星际风”的一部分。

  “9·11”事件后,美国通过的《爱国者法案》赋予了政府搜集大宗数据的权力。随后,国安局开始了一项秘密监控计划,代号“星际风”。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星际风”被拆分为4个项目:“棱镜”、“主干道”、“码头”以及“核子”。“棱镜”和“核子”以截取内容为主,“棱镜”主要用于互联网信息截取,而“核子”则用来截获电话通话内容和关键信息。“主干道”和“码头”规模相对更大,“主干道”以电话监听为主,而“码头”则以互联网监视为主,两者皆依赖对“元数据”的处理。

  所谓“元数据”可以理解为数据的数据,它能精确揭示通信时间、地点、使用设备、参与者等。有消息称,美国国家安全局花费了1.46亿美元购买硬盘等设备,专门用于存储元数据。

  据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上千家科技、金融和制造业公司正与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紧密合作,向后者提供敏感信息。这些项目的参与者被称作“可信合作伙伴”。更让人担心的是,政府部门搜集的信息不仅用于保护本国国家安全,也用于入侵其他国家的计算机。

  • 责任编辑:岩实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