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吉林烟草高管超缴公积金续:老总账户余额超百万

截至今年5月份,吉林烟草工业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孙国伟的个人公积金账户,余额高达110.4万余元。

  “国家利益至上,消费者利益至上。”这一颇有宣誓意味的行业宗旨,多被悬于烟草公司显眼位置,位于延吉的吉林烟草工业有限公司(下称吉林烟草工业公司)也不例外。不过,在《华夏时报》日前独家曝光吉林烟草工业公司高管公积金账户每月入账最低1.4万元、最高1.8万元高福利事件后,“国家利益至上”的宣言在这里显得苍白无力。

  5月27日,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烟草总公司)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表示,他们已经关注到本报所作报道,并已经责成相关部门去核实。

  5月28日,延边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表示,针对部分管理部存在的超额核定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基数问题,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召开专题会议,要求严格执行“缴存基数不超过单位所在县(市)平均工资的3倍”的有关规定,并纠正超标缴存公积金行为。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吉林烟草工业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和负责公积金监管的政府部门,尚未回应如何处理吉林烟草工业公司职工已缴纳的、超过规定标准的公积金的问题。

  老总公积金余额110余万

  5月27日,本报报道了吉林烟草工业公司给职工缴纳天价公积金事件。根据举报材料,吉林烟草工业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孙国伟,以及副总经理金洪天、党组副书记、纪检组长李凤元、营销总监吴刚、技术总监李元实5位高管个人公积金账户每月最少进账14421元,最多进账18018元。

  与上述数据相对应的是,在吉林烟草工业公司总部所在地延边州,2012年社会平均工资为3073元,当地普通公务员和教师的工资水平也只有三四千元。

  按照延边州2013年开始执行的公积金管理办法,有条件的单位,职工和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可以适当提高,但最高不得超过20%。而在缴存基数方面,办法规定,最高不得高于当地职工上年度月平均工资的5倍。

  事实上,延边州现行公积金管理办法中“缴存基数最高不得高于5倍平均工资”的规定,与国家和省市以及2008年经延边州人大常委会通过施行、至今仍未废止的《延边州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的规定相悖,后者规定“最高不得超过3倍”。也就是说,根据上述规定,延边州个人公积金帐户每月最多入账额不得超过3687元,否则构成违规。

  而记者获得的举报材料显示,吉林烟草工业公司至少有100人每月入账公积金超过5000元,其中十多人超过1万元。作为垄断企业的吉林烟草工业公司涉嫌违规缴存公积金事件见报后引发广泛关注,国企高额隐性福利问题再次暴露。

  记者最新获得材料显示,截至今年5月份,吉林烟草工业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孙国伟的个人公积金账户,余额高达110.4万余元。账户余额较低的高管中,党组成员、营销总监吴刚最少,余额为31.3万余元。其他几位高管账户余额如下,党组成员、副总经理金洪天35.9万、党组副书记、纪检组长李凤元89.7万元、技术总监李元实82.6万元。

  计算可知,在本报掌握的五位高管中,账户余额平均值为70.04万元。在举报人看来,除吉林烟草高管公积金账户余额如此之高令人惊讶之外,上述高管不将这笔存款用于购房,则更令人难以理解。

  “延吉市中心优良地段的商品房价格在5000元每平米上下,以孙国伟账户余额110万为例,可以购买两套100平方米左右的商品房,购房后即使出租,也能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延吉市一位公务员说,这些高管高额公积金长期处于高位,颇不寻常。

  国家烟草专卖局介入核实

  5月27日,记者致电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烟草总公司),该单位办公室副主任赵百东表示,他们已经关注到相关报道,并已经责成有关部门予以核实。

  5月28日,延边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通过其官网发布题为“严格执行国家政策,规范我州住房公积金缴存基数核定标准”的消息。该消息称,针对部分管理部存在的超额核定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基数问题,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召开专题会议,对各管理部明确提出,要严格执行国家和省的有关规定,认真核定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基数,严格按照缴存基数不超过单位所在县(市)平均工资的3倍计算,超额部分不许计入缴存基数。“中心”审计稽核处对各管理部要加大审计检查力度,及时发现问题,并予以纠正。

  同一天,记者致电负责吉林烟草工业公司公积金缴纳事务的延边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延吉管理部副主任申今兰,她表示,应上级要求,她不方便就此事再接受记者采访,她建议联系管理中心办公室。不过,记者连续多天拨打相关负责人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连日来,本报记者多次联系吉林烟草工业公司希望获得回应,但均未果。该公司党群部徐姓负责人将记者推向办公室,但办公室宋主任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此前接听过记者电话的财务部邢主任的电话多天无人接听。

  “烟草公司纳税额占到延边州的三分之一,其重要地位可能会导致当地政府部门难以查处。另外,全国各地国有企业,包括烟草行业类似情形都存在,并非只有吉林烟草工业公司一家,是否真正得到纠正和处理,我不表乐观。”举报人说。

  吉林烟草工业公司天价公积金事件报道引起新华社的关注。新华网以《一个正面回应咋就这么难——吉林烟草公司高额公积金采访受阻记》为题,讲述了采访遇冷的遭遇,并指出,公积金变身隐性福利问题不能不了了之。

  文章指出,住房公积金近些年来“走调变形”,垄断行业为职工超标多缴公积金,就是典型的变相增发福利。此举违背了住房公积金保护中低收入者利益的制度设计初衷,成了少数高收入单位为职工谋取福利的工具。

  文章还指出,一些单位之所以能够在住房公积金账户上违规多缴,正是因为作为监管方的公积金管理部门疏于监管,态度暧昧,不能很好地执行有关规定,未及时纠正违规行为。如果有法不依,有令不行,任凭这种现象发展下去,不仅会给国家带来损失,也将会严重影响社会公平公正。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