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鸿如案续:500名投资者实名举报公检法监守自盗

  浙江省杭州市波及人数达千人以上的“鸿如案”再起波折,这起被当地公检法系统定性为非法集资的经济案件似乎远未到结束的时候。

  5月30日,本报记者收到“鸿如案”投资者提供的数份举报材料,举报材料指出,在“鸿如案”审理过程中,公检法系统存在“监守自盗、办案程序违法”等诸多问题。与此同时,500余名投资者在这份详细举证的材料签名处签字画押。

  数百名投资者实名举报的时间节点源自于“鸿如案”的二审判决。

  5月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件做出终审判决,维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判,而就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试图对这一案件盖棺定论时,超过500余名投资者则将案件审理中涉嫌存在的程序违法等诸多问题材料寄送给了包括中纪委、浙江省政府在内的相关政府部门。

  “这个案子问题太多,背后存在的猫腻非常明显,我们希望能得到公平的处理。”数名投资者代表说。

  而多名被告人代理律师,以及接近杭州市公检法的当地人士也向本报记者证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鸿如案”的终审判决存在明显的漏洞。

  “根本不符合法律程序,对二审上诉提供的证据根本没有进行调查审理,连过场都没有走,直接就宣布终审,维持原判。”上述律师说。

  投资者向记者提供的举报材料中也指出,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鸿如案”的审理中,包括投资代表高珊、陈海珍、吴魁玉、董春晓等在内的多名投资者皆向法院提出了出庭作证的书面申请,并要求针对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中“存在的疑点进行对质,但法庭不让举证,称与本案无关不予理会”。

  作为上千名投资者中投资金额最高的高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鸿如案”实则为一场“内外勾结,有预谋导演的经济案件”,而在高珊在长达两年的搜集证据、举报过程中,也曾多次受到人身威胁。

  “不止我受到威胁,其他试图揭露背后猫腻的投资者都受到过威胁。”高珊说。

  而除案件审理过程被指“人为操纵”外,来自投资者实名举报的材料中还指出,其此前高价购买后被公检法查封的普洱茶资产,以及公检法办案过程中缴获的公司办公家具等资产也将面临被低价拍卖的命运。

  “我们花钱向鸿如公司买的现估价起码达四亿元的250吨优质普洱茶,早早被估为488万要拍卖。”材料中如此表述。除此以外,举报材料中还列举了多个查封资产无据可查,并低价处理的问题。

  • 责任编辑:欧阳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