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邓海建:双汇并购能否取长补短

  曾经“瘦肉精”缠身的双汇,终于在打完一个漂亮的业绩翻身仗之后,让锦衣华服的跨国并购来得迅猛且吸引眼球。5月29日,双汇国际宣布收购美国规模最大的生猪生产商及猪肉供应商史密斯菲尔德,以每股34美元收购史密斯菲尔德全部已发行的1.388亿股份,交易价格约为47.2亿美元。此外,双汇国际还将承担史密斯菲尔德24亿美元的债务。整个交易约为71.2亿美元。

  券商关注的是“钱”,百姓关注的是“肉”。尽管双汇的业绩早已“咸鱼翻身”,但在食品安全领域风声鹤唳的现实语境下,曾经的不堪、过往的疮疤,都不会像漂亮的业绩那么容易被遗忘。因为,消费者不是机器,消费心理与消费记忆会烙印在每一次交易选择之上。

  双汇集团创始人万隆说,“史密斯菲尔德是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规模最大、品牌美誉度最好、技术最先进,销售额达到130亿美元。所以我们这次到美国收购,就是去选择史密斯菲尔德。”这话说得很含蓄,也很艺术。跨国并购不管是“蛇吞象”还是“象吞蛇”,彼此总要有点“互通有无”的前提。史密斯菲尔德曾经创造并拥有无数辉煌,成为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产业链最完整、管理最精细的世界级著名企业,但也奈何不了美国肉品消费的饱和现状,增长遇到天花板之后,只能无奈地选择作嫁双汇。那么,它的技术与质量能顺带着嫁过来吗?

  先来说说技术。诚如瑞银中国并购组负责人所言,中国潜在高端消费能力不弱,但中国消费者信不过中国企业的产品质量,在食品业尤为如此,通过与海外公司的并购可以说服中国消费者信任他们的产品。然而,这是理论上的一厢情愿还是实践中的美好愿景,不能看牌子上的“空谈”,还得看经营管理中的“实干”。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任何一种生产经营或管理的技术,都不是孤立的,是深深契入当时当地的文化、法律、环保、劳工权益等格局的。譬如史密斯菲尔德的猪肉生产技术,与动物福利息息相关。据史密斯菲尔德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文件显示,由于下游食品企业对动物福利保护提升的压力,公司目标到2017年,给每头怀孕母猪建立独立产舍,每头母猪居住空间将是目前的两倍。改造旧猪场、培训和招募人员,公司将总计支出约3亿美金进行改造,相当于过去五年年均1.42亿美元净利润的2倍多,这还仅仅只是公司改造自有460个猪场的成本,尚不包括数千个合约生产农场。这样的“技术”,能否西风东渐到中国的肉品生产链条中来,恐怕眼下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再来谈谈质量。《华尔街日报》就曾说得很坦白:将本国最大的猪肉供应商交给一家来自食品安全问题频出地区的公司来运营,容易引发消费者质疑。人家自然担心的是人家吃的“放心肉”,这样的担心也许是杯弓蛇影,但对我们自己来说,是不是真的一定能“取长补短”呢?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微博)在微博中表示,双汇收购世界最大猪肉生产商的最大风险是什么?是我们放松乃至取消瘦肉精禁令。现实来说,内资企业没有参与的外国违规、有害商品要想合法化,会遇到巨大阻力;但如果内资大型企业参与了外国违规、有害商品的生产销售,则此种违规、有害商品很可能顺利合法化。这话说得可能有些偏激,却也未必真是杞人之忧。跨国并购未必都是“取长补短”,一不小心,干出“以短遮长”的事也不是没有过。

  资本收益的问题,自然有股东去操心。对于民众来说,关心的只是“中国肉”的质量与价格。按理说,双汇是最该知道敬畏市场、尊重规则的道理,但这些年,“在哪儿跌倒继续在哪儿跌下去”的无良案例并不鲜见,公众担心的恐怕就是两点:一是有了“大牌”庇护,小猫腻与潜规则是不是更可以畅行无阻?二是国际化的猪肉会不会在性价比上奉行“分裂主义”——最好的出口、剩下的内销,出口的价廉、内销的价高?

  这些担心,是为警醒。双汇的并购之路“无限风光”,也不能忘了一座座“险峰”就在身边。

  • 责任编辑:欧阳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