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天津传销式假私募调查:虚构注册地 涉案超200亿

  6月1日是新《基金法》即将生效的日子,届时私募基金亦将正式纳入新《基金法》的监管序列。

  这一改变已然势在必行。近年来,随着私募股权类投资公司设立的松绑,私募投资显出乱象丛生之势,不少公司和个人以私募投资的名义,涉嫌从事向社会公众承诺高额回报的非法集资活动。许多受害投资者被卷入了一个个有去无回的“庞氏骗局”中。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方面,该类涉嫌非法集资的活动常以现有存在的产业项目为载体,并向不特定对象发起设立“私募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募集资金;另一方面,该类募资活动大多呈现出出门槛低、回报高、短期限等特征。

  记者发现,名为“日盛昌”、“韩驰”、“蒙更威力”、“盛华兑中”的等多家问题公司均涉嫌通过向投资者承诺高收益的方式进行非法集资活动。以私募或合伙基金为名义从事涉嫌非法集资活动的现象,已经超出此前频频爆出问题的天津地区,并向北京、成都等地蔓延。

  与此同时,一些涉案公司存在虚构注册地址等问题。虽然有部分公司已被公安部门立案调查,但亦有问题公司仍通过变换形式等手段,继续向社会公众违规募资。

  虚构注册地址

  据媒体报道,一家名为“天津韩驰股权投资基金”(下称“韩驰投资”)的合伙企业就是从事上述违法集资活动的典型。

  工商资料显示,韩驰投资法人代表为韩九亮,认缴出资额为1000万元,注册地为天津市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水线路2号增1号于家堡金融区服务中心488房间。

  5月20日,记者前往该中心的写字楼了解详情,但是令人诧异的是,该中心居然不存在488房间。

  “我们这里就是金融区服务中心,但是没有488房间。”该中心的前台工作人员反复向记者强调。

  同样的问题还存在于一家名为“天津蒙更威力股权投资基金”(下称“蒙更威力”)的合伙企业,工商资料显示该企业注册地亦为于家堡金融服务中心的577房间,亦被前台工作人员确认为“不存在”。

  而一位接近天津私募界的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于家堡金融区服务中心并不能作为工商注册地址。

  “那里就像地区的管委会,是为金融类企业提供服务,并对外界作为展示于家堡的一个平台机构,类似于公共部门。”该人士称。

  蹊跷的是,无法成为工商注册地址的写字楼,和原本并不存在的房间号,是如何作为工商注册地出现在天津市工商局的注册资料中的?

  2011年9月1日,天津市政府正式实施《天津股权投资企业和股权投资管理机构管理办法》,该办法对天津市股权投资机构的登记、托管、备案、运作进行了规范。

  而韩驰投资与蒙更威力均在2011年9月1日前注册,但截至记者截稿前,其资料仍然在工商局网站可查阅。

  “2010、2011年间,天津政府突击放审了一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部门一时疏忽,各种好坏公司都混了进来。”上述人士分析称。

  更值得注意的是,韩九亮似乎并未受到事件影响。就在去年6月,韩九亮本人又于浙江杭州开立了一家名为“美玉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

  “其利用加盟的形式继续诈骗,目前至少有5000万元的民间资金卷入,导致一批无辜百姓遭殃。”一位受害投资者表示。

  涉款或达200亿元

  南京市的王华(化名)是韩驰投资事件的一位受害者,天津私募风波爆发以来,王华与其女儿的数十万元投资款项已不知去向。而她也来到北京,作为诸多投资受害者的代表之一开展维权事宜。“信访、静坐,各种手段都用过了。”

  “3万、5万都可以投资,而且说是3个月就能返利。”王华告诉记者,“他们返利的形式都是提前扣的砍头息,比如我投资10万,实际上只要交8万2就可以,承诺3个月后返我10万元,但钱投进去就有去无回了。”

  根据王华的描述,该投资的季度利息已达22%,如果换算为年化收益,其年化收益率已超过120%。

  而据记者了解,此前仅在天津地区涉嫌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就有日盛昌投资、韩驰投资、蒙更威力、盛世富邦、盛华兑中、天津贵达、麒泰华享等多家合伙企业,其中的部分企业已被各地经侦部门立案调查。

  记者从一位接近天津经侦人士处获悉,日盛昌案目前已结案,有关部门将于下半年返还受害者投资额的50%,而其他有关案件仍处于侦办过程之中。

  “处非办(处理非法集资办公室)不是没有联系过受害者,他们要求签订个类似于认定书的东西。”王华坦言,“但是许多人不愿承认,因为也有受骗者被警方逮捕的情况,我知道一个姓蔡的人投过日盛昌,当初因为散布投资信息,并从中拿了好处就被抓起来了,但实际上许多人都这么做过,但他们都是受害者。”

  王华所说的,正是上述问题企业的传销式募集资金模式——即通过某一投资人发展下线,开拓“市场”,并以投资额提成的形式对找来资金的下线予以“经济奖励”,奖励额通常为投资额的1%,比如为“企业”带来10万元投资款,可得到1000元的奖励金。

  而在王华看来,许多人不愿接受条件的另一个原因是无法获得足够份额的补偿。“一些被抓起来的上线,他们的违法所得被没收了,实际上他们的违法所得也是取自于老百姓的投资款,这部分应该返还给投资者。”王华表示,“如果接受了条件,那么承诺返还以外的部分就彻底打了水漂了。”

  上述接近天津经侦人士同时透露,天津私募风波的涉案总金额已达200亿元,不过这一数据并未得到天津市有关部门的确认。

  为了解天津私募非法集资案件的处理情况,记者拨通了天津市发改委网站公布的天津处非办电话,接通后发现,该号码为天津银监局的前台接待号码,而该物业人士表示对事件并不知情。

  记者来到天津市银监局,其门卫却表示银监局并未设置“处非办”这一部门。记者只好再次拨打前述电话,此次接听电话的一位女士则表示:“这事不归我们管,处非办是天津市金融办下面的。”

  随后记者前往天津市金融办,却被门口保安拦在门外。记者随即按照天津金融办网站电话与其取得联系,对方以“领导不在,且单位相关规定”为由拒绝了采访。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