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式关系营销面临变局

  中国堪称“卡的王国”,说的不是银行卡,而是会员卡,一个人会员卡的多少直接代表着此人身份,拥有几张顶级的会员卡更是尊贵地位的象征。

  中央“限奢令”后,当新闻报道公务员的高消费正在转向会所暗战时,中纪委近日“剑指”会员卡腐败:要求纪检监察干部限6月20日前自行清退各种名目会员卡,这是加大反腐力度的表现,也将引起中国关系营销的巨大变局。

  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公务员群体,公务员是最受追捧的职业,每年报考公务员的人群挤破了头、哪怕有千分之一的概率也要上演一场赌博式的公考,很多专家都对此进行分析,比如说这份职业非常稳定,比如说承袭了中国正统的为官思想,其实核心就在于,这份职业的薪资含金量!

  “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烟酒基本靠送,住房基本靠贡”,这是民间对公务员生活的高度概括,如今就连小学生填写履历表都要清晰明确的亲属关系表,“关系”一词在中国社会中扮演的重要作用,可见一斑。

  中国社会目前不只是“拼爹”这么简单,其实质是拼的“关系”,21世纪以后,《大英百科全书》已经正式收录了“关系”一词,但中西方所理解的关系完全是两个概念。在西方,所谓的关系营销是企业如何同大客户之间维持良好的商务合作关系,但在中国逐渐的演变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很多商家将关系营销运用到了极致,把商务合作上的甲乙关系变为亲朋好友关系,如今,关系营销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阶段,利用各种名目繁多的会员卡进行贿赂已经成为一种流行趋势,潜规则变显规则,“限卡令”一出,马上触动了众多高端消费行业的神经,我们不禁要问,当下社会,到底谁是高消费的主力军?

  除了个别需要跟老婆隐瞒私房钱的男人以外,普罗大众的消费基本透明,为什么三公消费动辄就冠以“机密”之名?为何反腐多年依然有如此巨大的灰色地带?这种状况的出现,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第三方支付”,支付方并非消费者本人,这里所谓的“第三方支付”并非大家所理解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实质上另有其人。北京有一家靠近政务区的高端商场,几乎所有的消费者都持会员卡购物,很少出现现金流通的现象;就连之前闹得满城风雨的雷政富不雅视频案中,高级公务员的雷政富在和赵红霞欢好之后,随手拿出五张面额千元的购物卡相赠,据说“淑女爱财,取之有道”的赵红霞也只取了两张千元卡。所谓的第三方正在用一种“潜消费”的方式毁坏中国公平交易的商业环境,中国的高端会员卡消费也五花八门,动辄上百万的高尔夫卡、美容卡、终身体检卡,不难看出,这绝对超出了普通大众甚至高收入家庭的消费范畴。

  会员卡自上世纪初发明,是一项十分伟大的营销发明,会员制营销也叫俱乐部营销,会员制消费对企业销售的拉动有诸多好处,其准入消费、固定消费、预存消费的模式维持了客户的稳定性和忠诚度,更有效的将消费者同企业进行捆绑,在中国,这种营销模式被赋予了浓厚的中国特色,成为政商沟通的绝佳手段。

  “限卡令”的出台,会有效果么?会员卡可以退,“潜消费”退得了么?“吃惯得嘴,跑断的腿”,“关系”正成为核心竞争力的社会,想借退卡打破“商业潜规则”绝非易事。

  从另外一个角度,商家自然有应对之道。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北京一家高档消费场所的会员卡办理制度听起来可谓令人乍舌,办理会员卡的会员可以持无照片身份证进行办理,理由是“不方便”可以不提交个人照片,更有甚者,无身份证也可办理,交钱,发卡,终身持有,认卡不认人,如此“人性化”之举,令人汗颜。

  虽然这是一场看似没有输赢的博弈,但对于商家来讲,我们大胆预测,近期将出现大规模的退卡高潮,从高端消费一直到大众消费,商家如何应对?公务消费的“顺风车”搭的太久,下车后,你还会不会自己走?

  公务消费对于商家而言,本身就是一种不健康的盈利模式,在互联网的自媒体时代,一切的高消费都有可能在阳光下展览,第三方支付的会员卡式“潜消费”将逐渐没落,企业积极寻找良性市场,让产品或服务更加适合大众消费者,方可使企业建立健康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