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曝宏达股份内幕交易 神秘机构亿元买入躲过调查

  事发三年后,证监会终于在近日公布了宏达股份(600331.SH)内幕交易案的处罚结果:时任宏达股份总会计师包维春、时任四川路桥证券部副经理冯振民、时任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吴春永,2010年二季度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交易等违法行为,三人分别被处罚款3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起内幕交易案中,同是获得宏达股份的内幕信息,冯振民操作的两个账户投资获利17988元,而吴春永操作的7个账户却亏损高达315.96万元。据知情人士透露,吴春永实际上充当了接盘者的角色。

  上市公司和机构投资者之间复杂且微妙的关系也由此被轰然揭开。

  宏达股份频频犯案

  在了解案情后,深圳一位基金经理认为,上市公司给机构释放信息的情况非常多,但涉嫌内幕交易并且被调查的少之又少。在其看来,宏达股份此番撞上监管层枪口有其偶然性。

  2010年5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发文明确了“操纵证券市场和内幕交易的立案追诉标准”;5月19日,正当市场热议这一标准时,宏达股份逆市涨停,且放出巨量;5月20日,宏达股份就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

  宏达股份因此成为当时的舆论焦点,《人民日报》经济版甚至以头条文章对停牌前逆市买入宏达股份的机构行为提出了质疑。

  根据5月19日的交易信息,有两家机构在这个敏感时刻大举买入宏达股份,当日成交的第一和第五买入席位都被机构占据,合计投入资金1.18亿元,相当于宏达股份当天成交总额6.76亿元的17.46%。

  宏达股份“不幸”恰好在此时撞上了“新标准”的高压线。

  相关资料显示,证监会在2010年就对宏达股份内幕交易案进行了调查,并一度出具了“处罚字〔2010〕100-2号”处罚文件,但当时并未公布。

  事实上,宏达股份历史上不乏不良记录,但该公司一直较为幸运,没有遭受严重处罚。

  早在2008年4月2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在日常监控中,发现宏达股份两个解除限售的股东账户,当日通过二级市场分别减持751.36万股和696.2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分别达1.46%和1.35%,违反了《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相关规定。

  然而,对违规减持者进行公开谴责,并对其账户进行一个月限制交易处罚的同时,交易所提请证监会对其违规立案稽查。证监会后来也表示对此案立案稽查,却并未公布稽查结果。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宏达股份内部人士曾在一次小范围聚会上提到此事,称已经大事化小。”

  2011年,宏达股份曾再次曝出问题。当年10月份,财政部下发了《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第二十一号)》,其中重点提到的案例就是宏达股份2009年存在资产不实2.23亿元、所有者权益不实2.16亿元、收入不实1.02亿元、成本费用不实1.4亿元等会计违规问题,且少缴各项税款40.7万元。但此事最终也并未遭受监管层进一步处罚。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内幕交易案曝出,或同刘汉案有关。今年3月,宏达股份原董事长刘沧龙的堂兄刘汉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调查。在其看来,宏达股份内幕交易案调查结果此时出炉可能并非巧合。

  吴春永撞了谁的枪口?

  三年过后,包维春、冯振民、吴春永均已离开案发时所在的公司。

  “2012年初,吴春永就离开了交银施罗德。”交易施罗德方面称,并不知道吴春永的去向。

  据一位知情人士分析,吴春永可能是被人利用。

  据证监会披露,包维春获知宏达股份注矿计划后,2010年5月14日下午电话告知冯振民“宏达股份”近期可能有动作,可以逢低买入。

  2010年5月17日晚,吴春永致电包维春询问宏达股份是否能买,包维春告知买了风险不大。5月18日,宏达股份停牌,5月19日,宏达股份涨停。

  让许多投资界人士看不懂的是,单凭一句“风险不大”如何让一位成熟的投资经理动用7个账户的资金购买一只股票,动用资金达1880万元,该股还被拉至涨停。

  因此,市场怀疑吴春永获得的消息应该更充分。“如果长期看好一个公司,大资金一般会缓慢建仓,避免对个股造成冲击成本。”上海一家私募投资经理表示,吴春永当时买宏达股份更像是急于建仓,生怕失去机会。

  但结果是宏达股份复牌后,宣布终止重大事项,吴春永亏损315.96万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吴春永可能被当做了接盘者。此逻辑也得到深圳某基金经理的认同:“上市公司对投资机构释放消息是有目的的,尤其是重大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 2010年5月14日买入宏达股份的冯振民在5月19日抛售了许多股票,即便当年6月7日复牌后该股跌停,全部清光股票仍获正收益。

  深圳某基金公司基金经理表示,这类情况经常出现,比如永泰能源(600157.SH)停牌前夕连续上涨,坊间也流传“重大事项”等利好。但今年2月19日突然跌停,次日停牌,可以解释的通的逻辑是,停牌前已经有人知道重大事项有问题,通过利好引入投资机构,以掩护自己离场。

  更加蹊跷的是,在宏达股份内幕交易案中,除了吴春永投入的1880万元,另有1亿元资金来自何路机构,仍不知晓。他们为何在公司停牌前精准买入,有没有涉嫌内幕交易,外界也不得而知。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