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红会社监委委员回应评估红会收费:6万仅是成本

\

 

  中国红十字会监督委员会委员、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袁岳

  近日,媒体曝光,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下简称社监委)委员、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承认为零点为红会做评估项目“取费6万元”。网民认为,这种利益关系不是普遍定义中监督者与被监督者之间应有的关系。社监委的独立性由此再次引发质疑。

  5月27日,袁岳在微博发表声明,称决定退回所有委托款,并请辞社监委委员一职。为何要辞去社监委委员职务,退回前期合作款项是否迫于舆论压力?对当前面临信任危机的中国红十字会有何建议?中国公益机制应如何改革?近日,人民网[微博]记者对袁岳进行独家专访。

  监督人言行应经得起推敲 反省自已所担当的角色

  人民网:为何请辞社监委委员职务?

  袁岳:公益监督工作非常敏感。在受邀出任红会社监委委员期间,我所在公司承接了红会项目评估的技术支持工作,社监委角色与评估方法支持项目之间就有了媒体与公众提出的“瓜田李下”之嫌。

  网友提出的质疑是有合理性的,所以我才会提出退款,或考虑是否适合担任此职位。网民认为我的角色有冲突,我不辩白,我接受他们的意见,这方面会反省自己。

  在6月9日社监委委员会全会上,我将正式提出这件事,向委员会报告本次项目的合作情况,接受委员会对此问题的判断与意见。如果大家认为我不适合担任社监委委员,请委员会提交全会提出动议,有必要我本人将辞去社监委委员一职。

  从个人来讲,既然我参与了社监委监督红十字会,作为监督人的言行应经得起推敲,如果大家对我存有争议或非议,我应对自己对所担当的角色有所反省。

  从专业角度来讲,任何一家社会公益机构委托我们做评估的话,可能这样收费就没有什么问题。仅仅是因为我做红十字会的社监委委员,所以零点机构收取红十字会的费用就成了问题。如果任何一家公益机构请我做监会或监事,同时我们又有合作,可能也会引起异议。

  人民网:退款是否迫于舆论压力?

  袁岳:作为专业调查机构,收费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只要是公益类项目,无论是红十字会还是其他公益组织,这样收费仅仅是成本。一开始没有认识到自己也会成为网友质疑的对象。

  为何退钱?零点从不从公益机构身上赚取利润?因为这是我们为红会提供的公益服务,一开始我的认识没有提到这个高度,但即使是公益成本费也应考虑周全一些。我们在商业服务方面挣钱,在公益服务方面是不挣钱的。

  社监委不听从红十字会 我们没有人是靠红会吃饭的

  人民网:社监委相对红会是怎样的机构?

  袁岳:社监委16位个体成员不听从红会,是松散群体,是独立的非注册机构。社监委是在红十字会邀请下形成的机构,这在法律上不成立。我们没有人是靠红会吃饭的,也不会因为红会领导一句话就要为其做什么。我们不是接受命令,而是提出建议。

  红监委成员各有特长,刘姝威是财务方面,我本人是在社会调查评估方面,王振耀是在政策层面,每个人都在某方面某领域有所研究。我们从专业角度对红会机构建设提出建议。

  社监会成员动机是明确的,我们是靠自己的社会影响力推动红十字会循序渐进地发展。我只是想为红十字会做点贡献。我们提出意见,红会领导会重视。这种影响尽管是比较小,但只要有一点点就值得。

  社监委不具备完善的机制,但这些成员希望在评估监督红会方面做些事情,贡献一点智慧,没人想从红会得名声和好处,这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

  • 责任编辑:欧阳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