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评论:产能过剩将把整体经济拖入泥潭

  ⊙琢磨○编辑 杨刚

  对于目前我国经济所处的环境,市场存在一些争议。有人认为是弱复苏,有人认为是小衰退。其实,处于什么经济周期要看是看长周期还是短周期。笔者认为,从短周期看,在较高社会融资总量的注入后,我国经济从去年年底开始经历了近两个季度的弱复苏;但从长周期看,经过10年经济快速发展,货币存量、产能、负债水平等都膨胀到一个惊人的水平,在金融风暴打破全球旧有的经济模式和分工体系后,如何面对和解决货币超发、产能过剩、负债率偏高等风险问题显得格外突出。从美国的情况看,全球经济体进行自身再平衡的趋势形成,再次吹大泡沫已不可行,去产能、解杠杆,实现自我的经济再平衡,将是我国经济长期良性发展的唯一选择。

  有些报告说,我国总体债务水平在国际安全线内等云云。没错,总体债务水平尚可是因为我国融资渠道是有门槛的,企业要么没有融资能力,只要能融资的,负债率都不低。有些人会认为,过剩产能没什么大不了,停产就可以了,这种想法过于简单。过剩产能都是建立在杠杆负债的基础上的,当初经济膨胀时,只要利润能覆盖资金成本,多贷款建一条生产线,就多一块收益,所以企业拼命扩大产能和规模;但需求消失时,多余的生产线并不是停掉就完事了,而是需要继续承担利息成本的。同时,在盈利能力下降、资产质量下降后,企业融资能力会随之下降,融资成本反而上升。我国企业的实际成本普遍高于名义成本,如果按10%的融资成本计算,产能闲置3年,企业必须增加30%的融资量用于利息支出,相当于亏掉30%的贷款本金。所以,不处理掉过剩产能,不解掉杠杆,将把整体经济和金融行业拖入泥潭。

  这里举个例子:大概2000年的时候,券商委托理财的资金成本一般在10%-12%,2001年至2005年,我国股票市场经历了长期熊市,在没有投资收益甚至亏损的情况下,券商不得不继续维持高成本融资,来支付承诺客户的收益,并期望在后期的投资过程中能够挽回损失。在连续3年的熊市后,利息支出单利就达到30%以上,假如3年熊市投资亏损15%,就要多融资50%才能补上窟窿。最后,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玩不下去了,2004年至2005年,多家券商倒闭、重组,委托理财客户和机构损失惨重,直接原因就是长时间高成本负债造成的恶果。

  由此让我联想到地方政府平台的债务问题,做债的或多或少都去调研过城投债,漂亮的新城,美好的规划,看不清的资产,入不敷出的财政,吓人的资产负债率,当地领导豪情万丈地说,“等到建好后,招商、卖地,什么都不是问题”。但如果工厂外迁,地也卖不出去呢?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的流动性收紧,已经两年多了,票据、私募债、信托、过桥贷款等融资手段花样翻新,成本似乎已不是问题。我不知道,3年以后这些债务会扩张到什么水平,拆墙补墙游戏是否还能持续。

  • 责任编辑:欧阳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