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农夫山泉水质标准门事件背后

  调查:农夫山泉“标准门”事件背后

  农夫山泉深陷标准门,在与北京某媒体口诛笔伐的背后,一个竞争对手始终若隐若现——它便是华润怡宝。

  文︱《小康·财智》记者

  范颖华

  农夫山泉深陷标准门之后,在与北京某都市报的纠葛之下,一个老对手浮出水面。

  农夫山泉的反抗

  5月6日下午,农夫山泉高调在北京国贸中国大饭店举行发布会。就标准不如自来水问题出示证据,试图实证农夫山泉执行的标准包括卫生安全标准国家《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GB19298)和质量标准浙江省《瓶装饮用天然水》(DB33/383)。

  在发布会上,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开场的一番话让人唏嘘。钟睒睒称,农夫山泉在自己的首都召开新闻发布会并非自愿,从创立至今遇到过三次重大危机,也开过三次新闻发布会,唯这次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他自己“希望能够在这儿寻找到真理,找到言论自由,找到法律之下人人平等”。

  钟睒睒亲自演示PPT辩解,农夫山泉执行的标准是饮用水执行的最高标准之一。钟睒睒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厌其烦耐心解释了国家食品标准由安全标准体系和质量标准体系两大体系组成,两大体系互相补充管理。驳斥称,认为农夫山泉瓶装水“有害物质指标不如自来水”的说法严重缺乏事实依据,是由于对标准体系的不理解造成的。

  同时,作为会议的另外一项重要内容,农夫山泉称,此次北京某报的批评事件对农夫山泉造成了巨大伤害。“农夫山泉预计该批评报道引发的实际损失将有数亿人民币。农夫山泉已经向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名誉权损失6000万元。”

  似乎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胸襟与坦荡,在广泛邀请了全国各大媒体的记者、网络知名意见领袖(如五岳散人)前来旁听之外,还邀请了北京某都市报的记者到场。

  在发布会的后半段,当有记者提问,事件背后是否是农夫山泉的竞争对手华润怡宝在搞鬼的提问时,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同时称,“4月9日,华润怡宝曾在北京召开一场以企业社会责任为内容的发布会”,并称,“该会北京该都市报的记者应当参加了”。

  在发布会上,农夫山泉称,有理由怀疑北京某报记者稿件中的“业内人士”是谁,并称该报有必要向公众公开这一新闻来源。

  扯出华润怡宝

  早在4月11日,农夫山泉的一份郑重声明中称,“我们有理由相信隐藏在幕后的策划者就是华润怡宝”。

  为了自证清白,农夫山泉在对外辩解过程中的一个细节耐人寻味,农夫山泉曾经在声明中称,“公布农夫山泉和以自来水为水源的华润怡宝的工厂地址,并将邀请大众对农夫山泉和以自来水为水源的怡宝的所有水源、工厂和产品品质进行参照比对。请媒体和消费者自己做出评判。”对此,华润怡宝没有任何回应。

  面对有媒体质疑,北京某报在报道中曾经引用的“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某联系人疑为同时是华润怡宝放心水站员工”的说法,5月4日,华润怡宝称,经调查核实后,该人士艾某2007年6月18日入职华润怡宝北京分公司,并于当年10月18日离职。也就是说是华润怡宝前员工。

  员工可以是前员工,但农夫山泉提供给公众的某些华润怡宝书面的广告册似乎对华润怡宝很不利。

  农夫山泉(该公司广告语是“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称,早在3月22日,华润怡宝推出中国饮用水之殇的网页,列举了中国近十年来的水污染事件,然后话锋一转,打出“从大自然搬运过来的水,你还敢喝么?”这一口号,目的所在,似乎昭然若揭。

  面对上述疑问,本刊记者试图采访华润怡宝,但面对本刊记者发出的“农夫山泉提供的上述书面广告材料是否属实,以及希望华润怡宝透露4月9日会议上发布的内容有否涉及农夫山泉”等提问内容时,华润怡宝截至本刊发稿前没有任何回复。

  水行业内战已久

  当然除了同情农夫山泉的媒体,也有媒体支持北京某都市报的一个观点,即农夫山泉执行的产品标准“DB33/383-2005瓶装饮用天然水”,的确是由农夫山泉参与制定的浙江省地方标准。而该标准在砷、镉等毒理指标上宽松于强制性国标和自来水标准。

  更有甚者称,被同行掐着脖子欺负——“从大自然搬运过来的水,你还敢喝么”?的确让农夫山泉今天似乎有点冤。但不要忘了农夫山泉本身的宣传口号——农夫山泉从不使用城市自来水,每一滴农夫山泉都有它的源头——也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无怪乎,在行业内结怨甚深。

  事实上,作为同省兄弟,农夫山泉与娃哈哈便一贯不睦。

  早在2000年6月,杭州娃哈哈集团曾飞鸿传书,邀请国内有影响的纯净水厂家汇聚杭州,召开“声讨反击农夫山泉”大会。这也是继之前广西30多家纯净水生产厂家联名向农夫山泉“讨说法”之后,国内纯净水企业一次大规模的内战。

  事情原由是在此之前,农夫山泉在新建成的千岛湖水厂发布了一条令国内纯净水生产企业大为不快的消息:将停止纯净水的生产,只生产天然水;并指出在自来水变成纯净水的生产工程中,把钙、钠、镁、钾等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滤掉了,如长期饮用,对人体会造成不良影响。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消息一经传布,国内的纯净水厂家纷纷指其“不正当竞争行为”。当时的水界大佬——乐百氏更声称,农夫山泉打着“有义务对饮用水健康问题负起责任”的幌子,试图达到混淆消费者视听的目的,这是“极不负责任”和“极不道德”的炒作行为。

  乐百氏称,已有大量的科学资料、数据和事实证明纯净水是安全卫生的健康饮用水,国家已制订和颁布了相关标准,按照国家标准生产的纯净水完全有质量保证。对此问题,根本不必再作无谓的争论。

  除乐百氏公司外,另一个引人关注的纯净水生产企业就是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据了解,由娃哈哈公司发起组织的该场纯净水厂家“大聚会”当时主要的几个议题便是:起草声明,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制止农夫山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协商组织专门班子,落实反击农夫山泉的方案;联合组织主要生产厂家起诉农夫山泉,并要求赔偿损失;同时动员各地纯净水生产厂家就地起诉农夫山泉。

  面对当时主要的纯净水生产厂家联合起来剑拔弩张,前来叫板的架势,娃哈哈的同城兄弟农夫山泉当时的态度也很明朗,农夫山泉已做好准备,邀请来杭州开“声讨大会”的各纯净水生产厂家,到位于千岛湖的新水厂去“走一走,看一看”。

  也正是当年,农夫山泉只身挑战娃哈哈、乐百氏等国内水界巨头后,才奠定了其今天的地位。而当年的竞争对手,乐百氏公司和娃哈哈公司也先后分别与法国达能公司合资。旧冤已成往事,新仇接踵而来。

  退出北京生产市场

  在当天的发布会现场,钟睒睒透露,农夫山泉现在全国的份额是25%,在华南的份额是相对比较低的份额,大概是10个点左右,今年以来,迅猛增长,可以说是高速增长。“我们核算年度是从(去年)12月份开始,同比几乎增长是100%。”

  钟睒睒称,在北京,(今年)4月10号以前,农夫山泉的增长也在30%以上,在全国看来都是一个“非常高的增长率在增长”。然而,这件事情以来,现在的增长率已经全部停下来了。

  发布会的最后,有记者提问“有消息称达能可能收购农夫山泉”是否属实,钟睒睒厉声称,“农夫山泉就是中国的企业,农夫山泉不可能有一点国外的血脉。农夫山泉要做的事就是让中国的水站到世界的高峰。我们要不次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品牌,这是我们农夫人多年的内训”。

  然而,也是在当天,钟睒睒也黯然宣布了另一个消息,今后“不会在北京再开工厂生产……因为一个产品的协会就可以让一个公司的产品下架,一个产品协会的决定就可以让报纸把它登在头版头条,这样的环境农夫山泉只能退出”。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