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部分页岩气中标企业开发受阻 转让区块萌生退意

  就在半年前还火热竞逐第二轮页岩气招标的企业,如今却踌躇不前。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目前通过国土资源部第二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的企业大部分正在制定中标区块的勘探实施方案,基本没有进入实际勘探阶段。有的企业甚至萌生了退意,或转让区块,或引进国内外合作者。

  在页岩气开发受阻背后的是,中国页岩气开发勘探程度低、区块资源情况不清、开发成本高、产量小且不稳定、扶持政策不够等情况下的巨大投资风险,这从中石化、中石油这两大先行者的身上可窥一斑。这种局面下,此前盛传在下半年要进行的第三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恐难有进展。

  转让 部分中标企业萌生退意

  2012年底,国土资源部进行了第二轮热火朝天的页岩气探矿权招投标。在20个区块中,资源条件最好的重庆黔江区块和酉阳东区块引来众多企业的竞逐,而最终拿下这两个区块的是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能源”)及其当时控股的重庆矿产公司。按照合同,在3年内仅黔江区块重庆能源就得投入17.34亿元。这个中标价是中石化出价的10倍,成为当时的“标王”。

  然而,不到半年的时间,重庆能源就通过转让重庆矿产公司65%股权的方式,将酉阳东区块转让给了华能集团公司勘探。而如今,其与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就黔江区块的合作谈判也正进入最后阶段。

  “页岩气开采企业投资巨大,基本属亏损经营。重庆能源是迫于勘探开发巨大的风险投资,才将区块进行转让,以降低风险。”参与日前国家有关部门针对页岩气开采现状调研的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据他透露,通过国土资源部第二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的企业大部分正在制定中标区块的勘探实施方案,基本没有进入实际勘探阶段。而且2011年7月第一轮中标的河南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勘探开发进程也十分缓慢,去年上半年选定澳大利亚上市公司Dart Energy合作,到年底才钻探了参数井。

  “第二轮招投标时很多企业为了中标,许多喊价都比标底价高出数倍,现在中了标之后又没能力开采,再加上区块本身条件不好,没有企业愿意合作开发,好多都还在搁置、观望中,比如中标贵州凤岗三区块的民营企业北京泰坦通源天然气资源技术有限公司。”一位参与第二轮页岩气招投标的专家介绍说。

  延长石油集团总地质师王香增此前就担心,有些上市公司本身并不掌握页岩气勘探与开发技术,竞得区块后或转让,或引进外资,这些行为会影响真正有实力的企业进驻页岩气市场。

  不过上述国土部的相关人士则表示,煤层气集中精力开发了十几年才达到20亿方的产量,页岩气的勘探开采难度要远大于煤层气,不仅仅是投资的问题,还涉及技术等多方面因素。所以在督促企业加快勘探开发进程的同时,也要理解和支持。

  据他介绍,目前国土部相关部门正在帮助企业和地方政府接洽,希望能在用地、用水等方面获得支持,从而维护企业参与页岩气勘探开发的积极性。

  风险 两大油开发成本高产量小

  中国页岩气开发勘探程度低、区块资源情况不清、面临开发成本高、产量小且不稳定扶持政策不够等投资风险,这从中石化、中石油这两大先行者的身上可窥一斑。

  调研显示,截至2012年4月底,我国共计完钻63口页岩气(油)井,其中石油企业61口,国土资源部2口,有30口页岩气井获得工业气流,但产量很低。以中石化江汉油田分公司在重庆涪陵焦石坝试验区为例,当初规划打井24口,预计页岩气年产量达到3亿方,但目前仅完钻一口井,而且生产井从年初开始产气到今年4月底,产量已经从20万方/天衰减到了6万方/天。

  “井深3600米,每米费用1.8万元左右,投入7000万元,由于没有精勘、储量不清,也无法测算能否实现连续产气,能否收回成本或盈利还很难说。”上述参与调研人士称。

  据他介绍,美国的页岩气埋藏深度仅为1000米左右,储层厚度达数百米,单井钻井成本不足两千万,完钻时间仅需一周左右,经估算,页岩气开采成本是1元至1.27元/立方米。但中国四川、重庆等地的页岩气埋藏深度普遍在2600米至3000米,储层厚度仅几十米,单井钻井、裂牙成本接近亿元,而且钻井平台整体水平明显落后美国等发达国家,智能化和系统化水平低,打一口井需3个月左右,综合下来中国开采成本大约是美国的4至5倍,即5元至6.3元每立方米。

  此外,目前我国没有专门的页岩气运输管道,页岩气只能通过现有的天然气管道和公路进行运输,加之天然气管道在页岩气分布地区非常有限,且缺乏分支官网,页岩气无法接入管道,只能通过公路运输,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四川长宁和重庆涪陵焦石坝页岩气生产井每天生产页岩气5万至6万方,只能通过压缩,使用压缩天然气运输车进行运输,增加了成本。

  上述参与调研人士告诉记者,如没有国家扶持,前期投入巨大,企业基本属于亏本经营。因此,目前参与页岩气实验区勘探开采的基本上仅是中央油企。虽然现在国家出台了补贴标准为0.4元/立方米的扶持政策,但页岩气开发企业能否收回成本或实现盈利心里没底,开发的积极性普遍受到影响。

  推后 第三轮页岩气招标未有进展

  “第三轮招标还没有进展,先看看第二轮的效果怎么样再说。我们是在积极地推进,但必须得稳妥,要防止一哄而上。”上述国土部相关人士称。

  据了解,从2011年开始,国土资源部先后两次以招标方式出让页岩气探矿前,在好政策、有利前景的吸引下,我国迅速掀起了页岩气“热”,尤其是第二轮招标吸引到三大国有油企以及民营企业、地方国企和非油气央企等近百家单位参与角逐。

  但是,这股热潮有着更多一哄而上、“画大饼”式的炒作成本。以大唐集团控股的华银电力为例,201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高达4.9亿元,面临被ST的厄运。但借助竞标页岩气在资本市场上着实火了一把,连续6天上涨,累计涨幅高达46%。还有以经营房地产业务为主的中天城投宣布参与页岩气招标的公告一出,股价便应声大涨。

  记者从去年第二轮页岩气区块招标的中标企业名单上看到,19家企业都没有从事石油、天然气等传统油气开发经验,有2家为民营企业,4家是在投标前两三个月成立的。而且相比半年前的热闹场面,中标的各家企业却更多地选择缄默,其中的上市公司也鲜有发布利好消息。

  “从企业来讲应保持冷静的思考,从自身实力出发决定是否参与页岩气招标。而从政府来讲,要稳妥推进,而且相关监管部门应该严格检查中标企业是否执行了其投标时的承诺,没达到的就应该对其采取一些行动。”上述参与招标人士认为。

  而上述国家有关部门的调研报告也建议,制定页岩气资源开发、页岩气安全生产等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设定准入条件。与此同时,通过国家、地方、企业的多渠道筹措资金,对已招标的页岩气区块展开统一、全面的地址勘探和资源普查,建立覆盖地质勘探企业的页岩气资源效益分成机制,明确分成比例,充分调动地勘单位的勘探和普查积极性,对页岩气探井相关装备实行国家财政补贴政策,减少探井成本。

  此外,对页岩气勘探进行财政补贴,建议补贴数额为页岩气区块中标企业承诺投资量的30%-50%,同时将页岩气开发利用的财政补贴从0.4元/立方米提高到1元/立方米。并建立页岩气开发中止机制,对勘探过程中没有发现工业气流或不具备继续开发条件的页岩气区块,经过专家论证,允许中止开发,相关部门退回中标企业上交的保证金。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