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保利陈洪生不避讳靠军贸起家 称房产暴利期已过

中国最大的军贸企业之一,最大的房地产企业之一,双重敏感地位让保利常常低调隐身于公众视野之外。

  在所有央企的办公大楼中,位于北京东四十条的新保利大厦可谓特立独行。

  新保利大厦不仅拥有高90米,宽70米的世界最大柔索玻璃幕墙,还有重约5000吨的悬浮吊楼,这在建筑界绝对够“刺激”。而在吊楼顶部的保利艺术博物馆内,珍藏了中国大陆仅有的4尊圆明园铜兽首,同时还藏有大量稀世商周青铜器和北朝石刻佛像,将现代建筑与古代艺术完美融合。

  其实,地产和文化是中国保利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保利)五大业务板块中,当下和未来最重要的两项业务。

  虽然保利的地产和文化在业界都处于领军地位,但军贸业务则更让人觉得神秘。作为保利的创业者之一,保利集团董事长陈洪生曾是一名军人,在他看来军人和企业家虽有不同,但在管理上有诸多共通之处。

  保利像一匹中央企业中冲出来的黑马,近些年资产和利润迅速增长,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增长。根据国资委2012年底的统计数据显示,保利2012年底总资产达3785.6亿元,在全部116家中央企业中排名25位;当年实现利润总额187.7亿元,排名12位。过去5年的总资产年均增长38.9%,排名由51位上升至25位。利润由48.7亿元,增长至187.7亿元,年均增长40.0%,排名由28位上升至12位。5年来合计纳税486亿元。

  中国最大的军贸企业之一,最大的房地产企业之一,双重敏感地位让保利常常低调隐身于公众视野之外。事实上,保利的军贸、房地产、文化、能源及民爆五个产业板块都处在市场充分竞争的领域,在较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为行业领先企业,他们又是如何取得高速增长的呢?在外界对央企充满质疑之际,保利的领导者又是怎样看待自己的成长史?怎样看待央企这个中国特有的经济形态?

  军贸起家

  有背景的公司,外界对保利一向讳莫如深。

  “保利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而诞生、成长、发展和壮大的”,陈洪生并不避讳,保利的前身---保利科技公司,当初就是为了解决军队装备进出口的需要而成立的一个窗口公司,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亲自批准,由总参和中信公司联合出资成立。直到现在,保利也一直担负着武器装备和技术进出口的许多工作。

  资料显示,保利科技公司,通过出口中国生产的武器装备,包括军队库存装备,为军队创汇数百亿元,全部用于军队装备建设,弥补了当时军费不足。仅在“七五”期间就拿出了200亿元,订购了一批陆、海、空三军的装备,不仅增强了军队装备实力,也解决了军工部门的部分生存和发展问题。与此同时,保利还承担为军队进口先进装备的光荣任务。上世纪80年代中,保利曾进口过知名的美国黑鹰直升机。90年代至今,保利也一直参与从前苏联和俄罗斯引进苏-27飞机、S-300导弹、护卫舰、潜艇等武器装备的工作。

  “有些人觉得出口武器装备是件不好的事,是当军火商,其实这是一个曲解,世界大国都在出口武器装备。”陈洪生说,“中国的武器装备的出口是国家外事、外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军事装备技术的合作可以促进国家间政治、外交、经济关系的发展。”

  根据俄罗斯统计:2008-2012年全球武器出口排名是:美国、俄罗斯、德国、法国和中国。美国武器出口总量占30%,而中国武器出口总量仅占5%。

  “西方国家经常妖魔化中国的武器出口,其实在出口数量和质量上讲,我们和他们比是小儿科。他们甚至向台湾地区都出口武器。反过来还以他们的国内法来制裁我们,有什么资格呢?”陈洪生对于所谓的“制裁”非常气愤。

  “虽然目前军贸业务在资产、收入、利润方面都只占到保利很小的一部分。但我们将始终把为国防建设服务作为保利的光荣使命”,军人出身的陈洪生如是说。

  痛苦转型

  作为保利的创业者之一,陈洪生是保利历史的见证者。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保利也曾经因为面对太多的机会而迷失。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许多党政军机关一哄而上,兴办公司。“当时的概念是:一业为主,多种经营。”陈洪生回忆说,“其实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公司,当时是什么赚钱就办什么。”

  华润集团前董事长陈新华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也曾经讲述过与陈洪生类似的观点,而那时候的“多种经营”,根本无法形成保利、华润这种以贸易起家的大型央企的核心竞争力。

  当时保利按照“一业为主,多种经营”的方式扩张,集团迅速拥有了百亿资产和两三百家公司,涉猎产业除了国际贸易,还有房地产、旅游、物业管理、卫星、通信、电子、广告、摄影、剧场、服装、制鞋、仓储运输、零售百货,甚至养猪、种果树、以及训练大象表演等等。

  “依靠昆明口岸办事处成立的公司办了一个餐饮项目,为了吸引顾客就从东南亚引进了10头大象做表演,后来清理整顿,发现这些引进的大象甚至没有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批准。”提及当初“滑稽”又“出位”的快速扩张,陈洪生颇多感慨。

  但是在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之后,保利的“无序”多元化扩张弊病凸显。除了军贸之外,剩下的业务线大都亏损。1999年3月“军企分开”,保利正式与军队脱离关系,唯一赚钱的军贸业务也大幅下滑。因为没有主业,没有产品,没有市场,保利被当时主管部门定义为“三无”企业。

  在政企分开、军企分开动员大会上,时任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以新的出资人代表身份,对这些刚刚同政府、军队脱钩的企业喊话:“国家不会收你们的钱(利润),你们也别指望国家给钱(资本金),让市场来检验你们,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保利到底怎么办,怎么发展,这是摆在我们领导层和广大员工面前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大家也比较忧虑。”陈洪生告诉《英才》记者,当时管理层对于保利的发展方向有过很多争论。

  当时的总经理贺平和常务副总经理陈洪生等先后参加了央企领导人员培训班。而与以往学习班不同的是,培训的讲师大都是“洋人”,介绍了艾默生电气、阿尔卡特、中石油、摩托罗拉等企业的情况和经验。

  “这些国际大公司的人对我们有很大帮助,特别是对我们这种原来从行政单位,从军队转过来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应当说是在原有经验的基础上,让我们重新学习了市场经济知识,了解到现代企业到底怎么办,怎么管,规律是什么。”陈洪生说。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