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永好之女刘畅接班遭质疑:喜欢时尚曾想做歌星

刘永好之女刘畅接班遭质疑:喜欢时尚曾想做歌星

  图为新形象刘畅(资料图) 

  2013年5月22日,一直短发示人的刘畅一改往日形象,披着一肩新烫的长发,身着香奈儿黄色套裙,以一身时尚装扮出现在公众面前。

  这是她人生中注定的纪念日。这一天,刘永好宣布辞任新希望六合董事长,几个小时后,其女刘畅接任新董事长。

  面对这一消息,新希望六合的投资者显得有些“哀伤”。次日新希望六合股价翻绿迎接这名新掌门人。刘畅需要面对的,还远甚于此。

  刘畅登台

  此前刘永好就为此找过公司其他大股东和董事会成员进行沟通。

  两年前的“两会”,刘永好第一次带着“雪藏”多年的女儿刘畅公开亮相。

  在外界看来,这是刘畅将来“接班”刘永好的信号,尽管此后无论是刘永好,还是刘畅,对于未来“女承父业”的话题每每谨言。

  “我真心的希望爸爸能抽出一点时间去过自己的生活。”几个月前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刘畅心疼父亲过于忙碌。

  如今,刘永好终于要“过自己的生活”,选择“退隐”。

  5月22日上午,新希望六合股东大会上,62岁的刘永好宣布卸任公司董事长。就像不久前的马蔚华、马云一样,这名屹立中国商界30余年的大佬,也要告别。

  刘永好离开的同时,也把他33岁的独女刘畅推向了舞台的中央,接替他掌管新希望六合。当日下午,刘畅被董事会全票选举为新一任董事长。

  据悉,此前刘永好就为此找过公司其他大股东和董事会成员进行沟通。

  “这种特殊的身份,会使她更容易成为接班人。”新希望集团副董事长王航23日在北京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刘畅对新希望有很深的感情,同时她自己的努力,也让公司内部认同和支持她。

  此前,刘永好则表示,相信刘畅“在这个岗位上能够为公司带来更多的活力和创新意识”。

  当选为新希望董事长之后,刘畅即与新团队跟媒体见面。与往常不一样,这一次刘永好并没在一旁“护航”,而是选择不现身。

  “希望企业像它的名字一样永远充满新的希望。”这是刘畅作为董事长面对媒体说出的第一句话关于新希望六合的话语。

  刘畅接过了“父辈的旗帜”与光环,接过了一家规模近千亿的农牧上市企业,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挑战。

  据刘畅的助理称,刘畅当选新希望董事长不久,并没有留在成都,而是匆匆登机出差。新希望董秘向川则对外透露,刘畅、陈春花与其他董事是赴北京安排进一步的工作。

  虽然刘畅接棒新希望并不令人意外,但这一次刘永好“退隐”,仍然显得有些突然。据悉,刘永好此次并没有彻底“退隐”,他仍然是新希望六合的董事,并保留新希望集团董事长一职,欲再护送女儿一程。

  联席董事长护航

  陈春花被新希望上下均称为“陈老师”,刘畅则直称其为“老师”。

  为了使刘畅顺利接管新希望六合,刘永好并没有一退彻底,而是选择“渐退”,在幕后为其保驾护航。

  与此同时,为了使这次传承更为保险,刘永好还请来职业经理人陈春花“辅政”。此次,新希望六合在A股首次采用“联席董事长”管理模式,由刘畅与联席董事长陈春花共同领导董事会管理企业。

  新希望六合于5月22日下午董事会议中,陈春花被选举为公司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当日上午她则以14.31亿股的高票当选为新希望六合新一届董事,得票数甚至超过刘永好。

  陈春花被新希望上下均称为“陈老师”,刘畅则直称其为“老师”。

  陈春花为华南理工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教授,曾发表过多部企业管理相关专著和畅销书籍,并在多个商业培训机构给企业家授课。

  陈春花的履历显示,她有着多家企业的实践经验,先后在招商基金及上市公司威灵控股、华油能源、千金药业等担任独立董事或非执行董事,并于2003年、2004年任山东六和集团总裁,据其一次演讲自称,在其任职期间这家公司年销售额从28亿元增长到74亿元。

  “还有更牛的吗?”当理财周报记者问到为何选择陈春花担任公司联席股东时,王航反问道。刘永好认为陈春花是合适的人选。王航介绍,新希望六合此次选择联席董事长有3个条件:对现代公司治理要有理解,对企业有感情的,在一些策略思想上与“实干派”、“黄土派”、“延安派”不一样。

  与此同时,被外界称为与刘畅、陈春花共同组成新“铁三角”的陶煦则再次被选为总裁。两名“辅政”刘畅的人士均为“新人”。

  2011年9月,新希望完成对山东六合集团的并购。2个月后,为新希望服务14年的黄代云辞任总经理,黄被誉为是刘永好的黄金搭档。副总经理曾勇先生和财务总监王世熔亦同时“因个人原因”辞职。

  而山东六合团队进入重组后的新希望六合董事会。其中,六合原总裁陶煦接任成为公司总裁。黄代云则转任公司副董事长。

  暨南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何培秋认为,新希望此次采用“联席董事长”模式,可以保障家族企业领导权交接班的平稳推进。如果家族子女经验尚浅,职业经理人能够在一定程度避免风险,同时能指导其锻炼。

  由此,也有分析人士将这一模式解读为“过渡模式”。对此,王航则称之为一种“结构转变”,代表新希望从第一代管理格局向第二代转变。

  “它是结构的转变,不是人的转变,董事会更像董事会,经营层更像是经营层。”王航进一步解释,新希望的第一代管理团队都是“能人”,更注重业务层面,“不一定必须依靠类似董事会这样的架构”,但未来企业要发展,需要现代化的董事会。

  刘永好在股东大会上称,“新一届董事会将更年轻、更专业、更有创新意识、更具活力”。

  王航介绍,新希望新董事会结构取经自全球最大农业企业嘉吉公司(CARGILL)。这家家族企业董事会15人,家族成员、职业经理人和独立董事各占1/3。

  新希望新董事会亦是如此,此前新希望六合董事会成员则多为出资方或创业成员。

  而新一届董事会10名董事中,包括4名独立董事,2名职业经理人,以及4名家族成员和团队元老。

  新团队中,联席董事长陈春花和总裁陶煦等均为职业经理人。而4名独立董事均有运营经验,其中3人均为企业的合伙人或总裁,不再只是“提供咨询”,他们在首次董事会中即在国际化开发、电子商务等领域提供“很多建议”。

  新团队受过专业的教育,视野更开阔。王航认为,第二代接班人,董事会可能更像是董事会,发展战略、治理模式、商业模式设计等运营上更多是职业经理人来做。

  “过去大家看到新希望关注的是‘刘永好’,现在我们不希望大家说‘哦,新希望刘畅’,而是以刘畅为首的团队。”作为公司的元老,王航认为新希望这次“接班”不是一个人的转换,而是一种企业管理组织运作模式的转换。

  据王航透露,公司目前的新结构会一直持续,只是这种模式未来或不再表现为联席董事长,而是董事或者另外一种方式。

  (高铧 钱文俊)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