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公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万福生科龚永福后悔上市:一切是无知犯的错

  龚永福有个梦想,就是“让一粒稻谷产出茅台酒的价值”,为此,他想上市融资建设新的生产线,购买新设备。这本是一名农民企业家的朴素愿望,但他今天却面临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窘境,还有马失前蹄的尴尬。

  自从4月份被证监会移交公安机关后,龚永福每日要向专案组请假后才能到公司上班,等侦查完毕他也将被刑事拘留,继而等待法律审判。眼下,他正忙于交代企业运营“后事”。

  “一切都是无知犯下的错,我诚实了大半辈子,没想到毁在这件事上。”龚永福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道出了 “心声”。

  包装是上市步骤

  《证券市场周刊》:万福生科业绩造假是怎样东窗事发的?

  龚永福:湖南证监局到公司例行检查,以前也检查过,但是都通过了,其他人跟我讲,2012年9月那次,我们的财务总监覃学军把几套账全都交上去了,连银行卡什么的都交了。但我想了好久,觉得她不至于那样做吧。到现在我还没搞明白,我想也不需要搞明白,重要的是要认识和整改企业存在的问题,才有实际意义。

  《证券市场周刊》:您没弄清楚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龚永福:我也不晓得,他们为什么造了那么多的假,造那么多的假干什么呢,多造那么多业绩,税费就平白无故多交了八九千万元。说心里话,虽然大家都叫我龚总,但我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企业家,对手下的人,只要是为公司的事,我都很相信他们,也很支持他们的工作,在上市过程中,他们向我汇报了不知多少个问题,我因为生产经营很忙,加上不懂(资本市场),信口开河地表态支持。万福生科从一个小米厂做到湖南稻谷加工的龙头企业,我都是诚实经营的,没想到诚实了大半辈子,由于错误理解包装是正常的上市步骤,让这个上市的事情给毁了,成了一个不诚实的人,我很后悔。

  《证券市场周刊》 :“他们”指的是谁?

  龚永福:覃学军在我的安排下,带领近20名财务人员在平安证券和中磊会计师事务所的指导下具体操作,我平时主要负责公司的生产经营。上市的事情,他们向我汇报,我都按照他们的意见给予支持。

  《证券市场周刊》:覃学军懂上市公司的财务业务吗?

  龚永福:说实在话,她也不懂,就是一名普通会计员,但是万福生科从小做到大她都在,以前她都不经常来公司上班,要不要到公司坐班她自己安排, 后来我跟她说既然一起做上市,就要来公司坐班。

  《证券市场周刊》:覃学军在这个事件中是什么样一个角色?

  龚永福:保荐人是平安证券,会计所是中磊,但是人家也不会指导他们去造假啊,我们也不能把这两家机构害了,中介机构是来帮助我们的,现在出事了,我不能反咬一口吧。所以说来说去,是我自己的责任,我得承担,不怨任何人。覃学军在公司拟上市期间她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有时眼睛都是肿的,她也不是为个人,是为了企业发展,是为了帮我这个朋友,是我害了她,她不会害我,还是只能怪我自己。

  不上市该多好

  《证券市场周刊》:你曾经说上市不是你的初衷,这句话怎么理解?

  • 责任编辑:欧阳卿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