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LED业回暖难掩失衡 业内:不会成“光伏第二”

黄少松是最早“嗅到”LED灯饰市场启动的先行者之一,其从事灯饰经销20余年,从最初的白炽灯到后来的节能灯,再到果断做起LED照明产品经销。记者了解到,正是基于对民用LED照明市场空间的长远考虑,预计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LED品牌厂商的渠道战,将比低端产品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

  低端产能搅局甜蜜期 品牌厂商角力渠道战

  LED照明炙手可热,短短几个月内便实现从沉寂到繁荣的过渡,诸多行业大佬们对此也始料未及。但在行业回暖的背后,LED行业的价值回归并未柳暗花明:市场低端化竞争激烈,产能过剩担忧高悬,扶持政策左右为难,这些都让投资者心中始终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背光和照明是LED目前应用的两大主导方向,具有一致成长预期。针对市场广泛争议的“LED将成为第二个光伏产业”的观点,中国证券报记者前往国内LED业最发达的广东东莞、佛山、珠海、中山等地进行了调查。业内相关上市公司、专家学者向记者介绍,我国民用照明市场巨大,LED业增长前景可期。不过,LED业进入门槛较低,大量低端产能聚集下游,依靠低价占据低端民用市场。虽然上市公司开始发力渠道建设,加紧抢占市场营销高地,但仍面临市场份额过低的问题。基于LED与光伏业的行业性质和市场定位差别较大,记者所采访到的多数业内专家和企业均不认同“LED将成为第二个光伏产业”的说法。

  LED唱主角 全民皆灯的古镇样本

  “只要有土地的地方,都是做灯的。”中山市古镇的张师傅的说法或许有些夸大。张师傅在古镇经营私家出租车10年有余,对于“中国灯饰之都”古镇的灯饰业发展历程了然于胸。

  古镇官方数据显示,全镇总面积47.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5万人,全镇拥有灯饰及配件工商企业1.27万家,灯饰商户达7497家,去年灯饰业总产值达158.1亿元,占全国市场份额的60%以上,出口总额达5.0亿美元,产品出口范围包括1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古镇就是中国灯饰行业的缩影。在经历了白炽灯、节能灯的浪潮后,如今LED照明再次成为主角,让有着30多年历史的古镇灯饰业一派繁荣。

  当张师傅的车停靠在古镇瑞丰灯饰城时,一片灯饰的海洋瞬时出现。瑞丰灯饰城是LED组件的专业性市场,聚集了灯珠、驱动电源等各环节厂商,来自全国的LED生产商从这里购进组件,这里的LED产品也输向全国各地。

  “我老家在湖南岳阳的乡镇上,亲戚们装修房子现在都用LED灯。”说起LED的快速普及,瑞丰灯饰城庆悦照明销售店的女销售员一脸惊诧。不过,对于亲戚们购买的LED灯饰品牌,这位销售员则表示:“品牌太多了,说不清是什么厂家生产的。”

  记者在瑞丰灯饰城调查发现,LED照明行业的崛起拉动了大量低端产能上马,上述女销售员销售采用欧司朗芯片的产品价位稍高,而很多小厂商采用的是低端芯片,价格上更具优势,在低端市场也更具竞争力。即使在瑞丰灯饰城,不同销售店的产品水准也是参差不齐,在很多销售店的背后,其实便是一家本地LED生产工厂。

  中国证券报记者还接触到来自各地的LED组件采购商,他们有的是替公司大规模采购,有的则是“哥几个一块做点灯”。从底座、电源、开关、连接线到外壳,所需的组件在灯饰城里一应俱全。

  “现在有些小厂就雇几个人,采购组件回去就可以生产LED产品。比如一个3瓦的LED球泡灯,如果以批发价采购所有组件,成本在7元左右,而市场上最少可以卖到15块钱以上。”瑞丰灯饰城庆悦照明销售店的唐女士介绍,现在LED产品的各种组件已经标准化,只要购买这些组件,都可以自己组装,生产者的利润非常可观。

  记者在古镇采访时也注意到,“全民皆灯”已是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撑,从白炽灯、节能灯到LED灯,日益发达的灯饰业让这个小镇持续繁荣,灯饰替代需求提供的市场机会也在当地赚足人气。古镇居民向记者介绍,受灯饰业赚钱效应影响,古镇的资本更青睐实业,对房地产开发反而热情不大。

  “如果我早些年也做灯,现今就不用开出租车了。”上述张师傅对通过做灯致富的人羡慕不已,不过他也从中分得一杯羹:LED行业的回暖让从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前来的客商日益增多,这些客流为他每月的出租车生意带来六七千元的收入。

  • 责任编辑:岩实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