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全球2/3光伏产能在中国 产能过剩致企业濒临破产

 图为重庆市首例居民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成功并网。   重庆永川双桥经开区居民李强家楼顶的太阳能电池板顺利并入重庆电网。该项目总装机容量2.760千瓦,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模式。整套设备每天可发电10度,李强的2口之家每天用电2度左右,余下电量全部输送至电网,由永川供电局按照当地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进行收购。   新华社记者 刘 潺摄

  图为重庆市首例居民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成功并网。   重庆永川双桥经开区居民李强家楼顶的太阳能电池板顺利并入重庆电网。该项目总装机容量2.760千瓦,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模式。整套设备每天可发电10度,李强的2口之家每天用电2度左右,余下电量全部输送至电网,由永川供电局按照当地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进行收购。   新华社记者 刘 潺摄

  去年全球2/3光伏产能在中国,产能过剩导致行业龙头企业濒临破产——

  光伏产业:别只盯着“一棵树”(产能过剩求解⑤)

  冉永平 王 燕

  过剩:中国产能超过全球装机容量,光伏企业苦苦挣扎

  即便是对产业未来前景最乐观的人士也不得不承认,目前中国的光伏产能的确是过剩了。

  来自彭博社的新能源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晶硅组件产能共60.3GW(1GW=1百万千瓦),其中来自中国的产能就高达40GW。也就是说,全球2/3的光伏产能在中国。而当年,全球光伏的装机容量也就是30.5GW。

  过剩导致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光伏企业一片哀鸿。今年3月末,曾经的行业老大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宣布申请破产重组。和尚德同病相怜的是江西赛维,在巨额的债务重压下,也走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而其他一些苦苦挣扎的光伏企业,日子也好不到哪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初,就在全球最大的光伏博览会——SNEC(国际太阳能光伏大会暨展览会)在上海举办期间,欧盟对华太阳能光伏产品的“双反”再起波澜,欧盟或将对中国光伏产品再次征收高额临时关税。此举若最终实施,会让饱受过剩之苦的中国光伏企业雪上加霜。

  出路:不能在国外市场这一棵树上吊死

  一种比较乐观的观点认为,目前中国光伏业的产能过剩其实是暂时的,只要光伏产业调整思路,光伏业仍然是未来的朝阳产业。

  在不久前国家可再生能源分布式发电研讨会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就认为,到2050年,全球光伏装机将达到3000GW,按照30年发展期,每年平均装机规模应该有100GW,因此今天光伏行业的产能过剩其实是暂时的,到5年以后甚至远远不够。

  信心归信心,更多的业内人士还是更关注当下光伏企业的困境如何摆脱。大家普遍认为,靠国外市场养大的中国光伏业要想走出困境,就必须改变在国外市场这一棵树上吊死的局面,大力拓展国内市场,实现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并重,学会两条腿走路。而且就目前来看,国内市场这条腿可能还更为关键。什么时候国内的光伏市场能够像几年前的风电一样,出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局面,那时候光伏产业的春天就来了。

  值得欣慰的是,按照国家能源局的可再生能源“十二五”规划初步确定的目标,到2015年,中国太阳能发电将达到15GW。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政府将进一步完善光伏发电补贴政策,并支持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广泛应用。这一发展速度虽然远没有当年风电速度那么诱人,但对久旱的光伏产业,也算是久盼的甘霖。

  但是,如何让甘霖真正滋润焦渴的大地而不是望梅止渴?这是问题的核心所在。国务院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认为,中国光伏市场启动目前最大的困扰主要是体制问题而非技术问题。如何在体制上让鼓励政策真正到位,打破制约发展的瓶颈是当务之急。虽然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但目前的政策太宏观、缺乏细则,地方执行时无据可依、没有前例可参考,使政策难以落实。

  说到具体政策,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曾指出,当初风电建设之所以能实现跨越式发展,最关键点就是我们抓住了电价这个牛鼻子。当时一个竞价政策一下子撬动了整个风电市场,所以今天的光伏市场启动,如何通过技术进步和电价政策,让上网电价真正降低到有竞争力,这是国内光伏市场启动的关键。

  业内不少专家认为,国家已出台的一系列针对光伏产业的利好政策其实已经走出了可喜的一步。比如,2011年7月,国家发改委制定的1元上网电价的价格鼓励政策,促进了西部大型地面电站的集中建设。青海、宁夏、新疆、内蒙古以及甘肃等光照条件和地理条件允许的西部省份,掀起了大型地面光伏电站开发建设的热潮。虽然热度还达不到当年风电的程度,但势头也是不错的。

  2012年10月开始,国家电网提出支持分布式光伏电站的方针,国家发改委继而在2013年初推出了对分布式光伏发电每度电0.35元的补贴标准,从政策上支持分布式光伏电站发展。这些具体政策都有助于国内光伏市场的启动。

  在大力培育和开拓国内光伏发电市场的同时,光伏产业延伸产业链,避免在光伏组件这一棵树上吊死,也是光伏企业解困的一种思路。

  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纪凡在SNEC期间举办的全球光伏领袖论坛上指出,目前光伏企业既需要进行产业重组的水平整合,也需要重整上下游产业链的垂直整合。通过垂直合作,可以避免千军万马走光伏组件这一独木桥的局面。

  在SNEC上,这一思路得到了印证。

  合肥阳光电源是中国最大的太阳能逆变器制造商,过去产品主要销往欧洲。近日来自中国西部电站的9亿大单,让其A股股价迅速上涨。一位光伏逆变器制造商也告诉记者:“对于整个太阳能晶硅系统而言,太阳能组件占据成本的60%,但是40%的成本里面还包括其它电器和安装产品。虽然晶硅电池出现了严重的过剩,但逆变器等光伏电站所需要的电器设备情况要好得多,市场需求甚至还在保持一定的增长。尤其是在即将启动的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领域,核心部件如微型逆变器在中国市场基本属于空白。”所以,把思路拓宽,把产业链条做长,也是破解光伏产能过剩的一剂良药。

  路径:集中建设、分布建设孰优

  启动国内市场大家都没有异议,分歧在于到底是像风电一样,采取大基地建设模式,还是像欧美那样,走千家万户分布式建设模式。

  集中建设的好处是能迅速做大市场,对快速缓解产能过剩无疑是最有效的。而且,这一建设思路在风电建设上已经让人看到了威力。但是,集中建设的副作用是电力送出难。风电基地建设的后遗症就是今天出现的大规模弃风。因此反对的意见认为,如果光伏继续风电的老路,今天的产能过剩或许会暂时化解,但未来如果也出现“弃光”,对整个光伏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并未见得有利。

  分布式建设的好处是不存在电量消纳问题,但弊端是零打碎敲的发展方式在发展规模上可能很难短时间做大。而且,更关键的是中国的国情与欧美不同,我国的光资源和风资源很相似,资源丰富的地区恰恰是用电负荷小的地区,如果在这些地区自发自用,装机规模将大受限制。

  到底应该采取那条路径发展更合理?中国最大的光伏电站系统集成商振发新能源董事长查振发认为,集中建设和分布式建设各有优缺点,只有因地制宜,该集中集中、该分布分布才是上策。

  但是,从目前情况看,各地对于集中建设的热情显然更高。因此,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司长史立山认为,当前还是应该尽量鼓励和扶植发展分布式光伏建设。或者说至少在近期连风电基地的电送出都困难的情况下,不应该鼓励一味大规模基地建设的思路。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光伏发电的成本低于常规能源发电,送出通道也没问题了,在有大量土地资源和太阳能资源的西部地区集中建设光伏发电基地,向中东部负荷中心送电,才是可行的选择。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北京市光伏专业委员会主任鲁延武认为,在中国,分布式建设要形成全面开花的局面,必须有三个前提条件,即:全额收购,优先上网,适当价格。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否则在城市推广会非常困难。因为,在城市搞光伏建筑一体化建设,成本会上升,目前0.35元的补贴并不足以吸引用户投资分布式光伏电站。只有让投资人真正获益,这个事业才能形成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局面。

  记者4月份在河北首家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张家口保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了解到的情况印证了上述观点。这家企业建设的600千瓦屋顶光伏电站今年3月实现并网,到记者采访时已经累计发电74600千瓦时。该项目按照上网电价0.71元/千瓦时计算,月均节约电费52944元。由于企业用电量较大,因此完全可以自发自用。总经理李永军告诉记者,这个项目总投资725万元,由于国家有补贴,电网也出台了鼓励政策,经济效益还是不错的。预计10年左右能收回成本,而电站的运行年限是25年,也就是说后面十几年企业就是净赚了。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