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沃尔玛变局:高层人事或地震 卖场多“空铺招租”

  供职近20年的高级副总裁离职,人事出现变动;杭州黄龙卖场部分商铺撤离,传统卖场业务经历变数;一月内两家山姆会员商店开业,会员店重启策略效果等待评估——眼下的沃尔玛,正处在一场变动之中。

  人事之变

  “上午10点,沃尔玛中国高级副总裁王培进入沃尔玛中国总裁高福澜的办公室;半小时后,王培与高福澜走进小会议室,同来自美国总部和亚洲方面的相关人员一直商谈至下午3点左右;随后,高福澜出来打了个电话,亚洲区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裁和助理离开;下午4点左右,王培离职的MEMO出现在沃尔玛中国相关管理层的电脑上,一代红颜离开。”一位沃尔玛内部人士如此描述了发生在5月16日的事情。

  是的,王培离职了。这个1995年就加入沃尔玛的元老,在其沃尔玛供职的第18个年头里,选择了离开。据了解,王培自加入沃尔玛起开始负责全国HR工作,2002年晋升为沃尔玛中国副总裁,2009年进一步升任至沃尔玛中国高级副总裁,全权负责人力资源、企业整合、资产及行政等部门。

  外界对于王培离职的反应可谓不小,一时间,业内人士纷纷猜测,王培离职意味着沃尔玛人事调整的持续与深入,沃尔玛或将引发高层地震。

  随后的消息是,沃尔玛中国大卖场采购部干货及快速消费品副总裁冯轶同样也向沃尔玛递交了辞呈,计划于5月底离职。

  沃尔玛中国于5月17日发布的一则媒体声明显示,王培同冯轶的辞职均为“个人原因”,其中,王培“即将离开公司去进一步发展事业”。

  二者的离职是否有关联?供职近20年的元老缘何突然离职?所谓“进一步发展事业”意味着什么?一时间,诸多谜团从沃尔玛抛出。

  “应该关的店没有关掉,不应该关的店却被关掉了,种种关店项目上的失误最终触发了向美国投诉王培的导火线。”上述员工指出,王培的离职因其在作为关店项目负责人过程中的不当指挥而致。

  为证实此事,连日来,新金融记者多次致电沃尔玛公共事务部多位相关人士,然而对方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因而,至于王培的离职真相,如今只能按照“常理”推测。

  “沃尔玛具体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是一般来说,负责HR的副总裁主导关店项目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智联招聘天津分公司城市经理宫学礼向新金融记者表示。

  宫学礼进一步分析道,对于在沃尔玛工作近20年的高管来说,其忠诚度非常高,这种情况下高管离职或有三种可能:“第一有提前退休可能;第二或许因其遇到了一定瓶颈;第三则有可能因为一些内部问题。”

  不过,鉴于王培将“进一步发展事业”的考量,提前退休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这意味着,王培离职的更大推动力,或许还是那些不为外界所明了的“瓶颈”和“内部问题”。

  显然,高管离职的背后,需要审视的,还是企业本身。

  卖场之变

  杭州沃尔玛黄龙店的遭遇,诠释了什么叫做今非昔比。

  沃尔玛黄龙店坐落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地理位置优越,与浙江大学、浙江图书馆、浙江世贸中心同处一个区域之中,杭州旅游集散中心亦设立于此,是杭城得天独厚的体育文化、商贸、旅游等交汇之地,景色宜人,交通便利。按理说,这里的生意本该红火。

  然而,现实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沃尔玛黄龙店共分两层,二层为超市卖场,一层为商铺出租。据新金融记者了解,此前,一层商铺品牌虽参差不齐,但终归吸引了包括餐饮、服装、珠宝等在内的诸多商铺。而近日来,已有六七家商铺选择了关门停业。

  “卖服装的、卖皮具的,还有卖珠宝的,反正走了不少。”顺着店家陈振(化名)手指的方向望去,如今的卖场内,多家商铺已人去楼空,满眼尽是“空铺招租”的字样。陈振告诉新金融记者,其从心底羡慕那些租约到期的店家,“终于可以抽身了”。

  据陈振透露,已经撤离的几家商铺名义上是因与沃尔玛租约到期,实际上因为高昂的成本支撑不下去。据了解,这些商铺的租金根据位置和面积不同,月租金在5000元/月-2万元/月不等。以20平方米的店铺为例,其月租金超过1万元。

  “关键还有人员成本和其他开支啊,总之算下来,赚不了什么钱,运气不好还会赔钱。”陈振无奈地摇头道,“这里现在的客流量太少,我们真的没办法,现在这块沃尔玛的牌子不‘好使’了啊。”

  一位附近居住的消费者向新金融记者印证了陈振的说法:“以前这儿是好又多,后来变成了沃尔玛,但是现在看看这里,它真的太旧了,如果不是离着近,我也不愿意逛这里。大超市都没人,一楼那些小商铺又怎么会有人。”

  “它是业态组合,沃尔玛用自己‘天天低价’的服务和品牌来吸引消费者,进而给楼下出租的商铺带来大量的人流,超市与商铺二者是共生共长的关系。”著名特许经营专家李维华向新金融记者表示,超市生意好,会给商铺增加客流,不过眼下的情况是,超市本身人气凋零,商铺难免门可罗雀。

  不得不说,近年来疯狂飙升的商业地产租金令以“天天低价”著称的沃尔玛遭受了越来越大的成本压力,以致其金字招牌略显褪色。

  如今算来,外资超市进入中国初期以极低租金一签15年租约的期限基本均已到期。续租成本的翻倍增长便成为外资超市追求低成本的首个拦路虎。据《2013快速消费品年度报告》显示,2012年大型零售终端门店租金的上涨十分惊人,核心黄金商圈的物业租金年均涨幅达到了两位数。

  另有数据显示,中国零售业的现状是,租金每年增加3-5个点,人力成本每年增加5个点,这意味着全年同店需要增加8个点左右,企业才能维持租金和人力成本所带来的上涨。然而,在当下的中国市场,同店增长8个点并非易事。

  事实上,近年来,沃尔玛的金字招牌的确显露了褪色迹象。去年,沃尔玛首次承认由于此前急速扩张而错误地放任盈利水平下滑。为此,沃尔玛国际业务部把去年开设新店面积缩减了约30%。而这一决策很快便传达到了中国市场,沃尔玛在华选择以放缓扩张规模取代了先前的高歌猛进。

  2012年,沃尔玛在华新开门店数仅为30家。此前几年的数据则分别是,2009年新开门店53家、2010年新开门店47家、2011年新开门店43家。截至去年年底,沃尔玛在华门店总数达到393家,其中,沃尔玛购物广场及好又多共378家,山姆会员商店8家,社区店2家,惠选超市5家。

  而随着沃尔玛去年关闭5家门店、今年4月关闭3家门店消息的曝光,外界对于沃尔玛的担忧一度显得有些过度,以致“沃尔玛内部已明确在2013年至2015年将陆续关闭100家不盈利的门店,即其将关闭约1/4在华门店”的传言不胫而走。

  尽管其后不久沃尔玛便对此事进行了否认,并称沃尔玛将在未来3年内在中国新增100余家店,投资建设更多物流配送中心,创造约1.8万个新工作岗位,但这并不足以提振太大士气。

  “2012年,中国零售业遭受20年来最为罕见的严冬,各大企业纷纷放缓扩张步伐,行业整体净利润近4年来也首次出现负增长。坦白而言,大卖场业态的超市目前已超量供应,前景不容乐观。”某本土超市高管王鑫(化名)向新金融记者表示,近年来,业内关于大卖场的质疑始终不断,“这意味着,大卖场的高增长扩张到头,企业必须寻找新的增长点”。

  前景之变

  对沃尔玛而言,重启在华一度陷入停滞的山姆会员商店业态,便是其寻找新增长点的解决方案之一。

  4月底,杭州山姆会员商店开业;5月底,苏州山姆会员商店也将开门迎客。一月内在华连开两家山姆会员商店的速度,彰显了沃尔玛对该业态的积极态度。

  “山姆会员商店是沃尔玛全球非常成功的业务模式之一,也是沃尔玛在中国未来发展的主力业态之一。”沃尔玛中国高级副总裁兼山姆会员商店首席运营官文安德(Andrew Miles)曾如此表示。

  不过,确定这一战略,对沃尔玛中国而言,绝非易事。毕竟,山姆会员商店在中国的发展轨迹,并非一帆风顺。

  沃尔玛一共有4种经营模式,包括百货公司、购物广场即大型超市、社区店以及山姆会员商店。山姆会员商店是只向会员提供服务的会员制仓储式购物商店,自1996年第一家山姆会员商店在深圳开业以来,该业态在华拓展速度始终没有提起来。截至目前,经过近20年时间的发展,其门店数也不过8家而已。

  而在国际上,沃尔玛的发展模式大多遵循“5+1+1”的规律,即沃尔玛在一个区域内按照5家大卖场、1家山姆会员商店和1家配送中心组成的模式组成。在美国,山姆会员商店超过500家,会员人数超过4500万人,每3个家庭中就有1个是山姆会员商店会员。

  事实上,这并不仅仅只是山姆会员商店一家的难题,整个会员制超市业态在中国的发展都不顺畅。

  曾被称为中国第一家会员超市的普尔斯马特,在其经营不到10年的时间内,因拖欠供应商货款引发大规模诉讼。2005年,北京普尔斯马特总店悄然关门,中国首个会员制超市折戟。

  而号称中国最早引进合资的外资商业连锁品牌万客隆则同样经历了一番曲折。1996年,荷兰零售企业万客隆与中粮集团成立中贸联万客隆商业有限公司,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沿用国际上其他分店的会员制仓储式经营模式,坚持只有会员才能进入超市购物;然而,苦撑11年后,万客隆终于于2007年宣布进入转型期,部分门店由仓储式会员店转型为大卖场;随后,韩国乐天全面收购万客隆,宣布放弃后者一直坚持的会员制仓储式超市的模式,转变为大卖场式的超市。

  目前,除了山姆会员商店外,值得关注的外资会员制超市也只有麦德龙一家。但无论如何,这也只是个在华不温不火的企业。而更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生存,昔日高高在上的麦德龙如今业已放低了身段——起初需要提供身份证、介绍信、营业执照等一干手续才能成为这家欧洲大佬会员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如今,只需出示身份证,填张表格,消费者便可轻松成为会员,可谓“零门槛”。

  “会员制超市发展受阻有其必然性。”王鑫认为,会员制超市一般都选在远离市区的地方,针对中高端客户人群,提供大包装商品,方便他们一次性齐全购物,而中国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与国外并不相同。让其提前支付150元的年费,还要驾车去远离市区的地方去进行大宗购物,未必具有吸引力。

  AC尼尔森此前进行的一项消费调查显示,多数中国人有“勤逛少买,休闲式购物”的消费习惯,喜欢去多家店购物,而且购买的频率高,便利是消费者选择门店的重要因素之一。

  “抛弃以前的购物习惯,选择跑这么远的路程到会员店,消费者需要看到其到底能得到什么切实的好处。”李维华指出,会员制超市在中国的普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有中国人消费习惯的问题,也有沃尔玛宣传的问题。”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