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家能源局松手:风电核准权还给地方

  下放行政审批权,轮到能源领域了。

  5月22日,国家能源局网站公布了第一批12项能源领域被取消或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其中,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的行政审批被取消,部分水电、分布式燃气发电、风电和电网项目审批下放至地方。

  “项目审批权下放后,要防止地方风电项目盲目上马的乱象重演。”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家和地方的电网规划要协调。“弃风率”高和电网送出通道未落实地区的风电建设速度要缓下来,电网送出情况好的地区可以适当加快建设。

  此外,业内普遍认为,取消直购电审批是积极探索电力市场化的信号,但由于输配电价尚未建立,大用户支付购电价格是否仍要发改委核准等关键细则尚未出台,取消直购电审批能否推动电力市场化仍待时间检验。

  企业直购电不再审批

  5月8日,前电监会主席王禹民首次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身份到广东专题调研分布式能源发电和大用户直购电问题。他表态称,国家能源局将按照电力市场化改革思路,在完善清洁能源上网和自用,以及大用户直购电相关机制方面进行探索。

  直购电对电力市场化建设意义重大,电监会曾不遗余力地推动,但效果不佳。主要问题在于,参加直购电的大用户支付的购电价格,由直接交易价格、电网输配电价和政府型基金及附加三部分组成,其中直接交易价格由发电企业和用户自主协商,而电网输配电价和政府型基金仍由国家发改委确定。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取消直购电审批是探索电力市场化的积极信号。

  但欧阳昌裕指出,直购电核心问题是确定输配电价,独立的输配电价是大用户直购电的重要前提。但输配电价目前仍是由国家严格审批,大用户支付的购电价格最终是否也要报发改委审批,这些具体细则尚未明确,所以大用户直购电的市场化探索仍有阻力。

  原电监会华北电监局相关人士也称,直购电的电价形成是否还要发改委核准,这些都还没有明确说法,所以现在谈取消直购电审批的意义为时过早,改革成效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风电核准权重回地方

  在本次简政放权中,企业投资风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地方政府引人关注。

  2010~2011年间,由于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上的风电项目需由国家统一审批,企业为了绕开繁琐的程序,将大项目分拆成诸多4.95、4.99万千瓦的小项目报地方政府审核,由此诞生了“4.95现象”,地方政府盲目上马,导致大量风电项目无法并网消纳。

  此后国家能源局上收地方审批权,延长项目审批过程,风电产业随后步入了调整期。

  那么,这次国家能源局将投资风电站项目核准权下放地方,会不会再次引发地方盲目上马风电项目,导致“4.95现象”重演呢?

  欧阳昌裕对此表示,为防止乱象,需加强央地协调,国家能源规划和地方的电网规划要协调。“弃风率”高和电网送出通道未落实地区的风电建设速度要缓下来,而电网送出情况好的地区可以适当加快建设。

  不过,上述原电监会华北电监局相关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风电项目盈利下滑,“弃风”现象严重,如果项目所在的电网不收购,企业也不会像前几年那样热衷于上项目,所以并不会造成过剩。

  韩晓平则认为,现在下放的项目早就该下放,如水电项目属于清洁能源,本就该推广,过去在繁复的审批过程中容易出现权利寻租的灰色地带。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