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铁资源副总经理:举报鼎晖投资总裁跳单是瞎扯

  人民网北京5月24日电(章斐然)“这根本就是瞎扯。”对于邹宗利实名举报鼎晖投资总裁焦震“跳单”,中铁资源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铁资源”)副总经理毛德宝对人民网财经采访组说。而邹宗利声称的介绍给焦震的蒙古国铅锌矿项目正属于中铁资源旗下,由毛德宝负责。

  也因为这一纠纷的牵扯,引出了邹宗利起诉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侵害知情权一案。官司背后,鼎晖投资总裁焦震成为邹宗利的矛头所指。

  邹宗利称掌握有大量核心证据,要在中铁资源上市前夕才会抛出。

  鼎晖投资和中铁资源方面均对“跳单”一事坚决否认,同时提出了己方证据。鼎晖投资向人民网财经采访组出示的焦震护照扫描件显示,焦震确实曾于2011年4月18日前往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但次日即返回北京。

  “跳单”说疑点重重 项目负责人出面否认

  近日,邹宗利起诉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侵害知情权一案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审,引起媒体广泛关注。

  资料显示,全国社保基金曾经向鼎晖投资旗下的两只基金鼎晖一期和鼎晖二期分别出资20亿到30亿元,是鼎晖最大的LP(有限合伙人)。邹宗利在《行政诉讼状》中声称,鼎晖投资总裁焦震“于2011年偷取鼎晖短期收益30亿(元)矿产项目,导致社保投资人等损失24亿(元)”,她因此要求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公开其与鼎晖投资相关的资料,内容包括社保跟鼎晖签署的投资协议、鼎晖向社保提交的季报表、社保对鼎晖托管的50亿基金的风险管理措施、社保对鼎晖的风险评估报告等。

  尽管没有坐上被告席,但这场官司的背后,鼎晖投资总裁焦震才是邹宗利的矛头所指。她在新浪微博上实名认证的名为“在水一方风铃草”的账号形容自己为“找鼎晖总裁焦震讨债专业户”。

  邹宗利称,她曾于2010年4月将中铁资源的蒙古国铅锌矿产包项目介绍给焦震,同时还与焦达成口头协议,在项目介绍成功后,后者支付其1%的佣金,约1000万元。同时,邹在这一项目上与中铁资源签署了书面协议。

  邹宗利称,同年11月,鼎晖以时间仓促为由放弃了该项目,但焦震个人却曾和几个私人投资者与中铁投资探讨合作。她还称,焦震与中铁资源副总经理、项目负责人毛德宝同赴蒙古国考察该项目。

  对此,人民网财经采访组致电毛德宝并获得独家回复。毛德宝向人民网财经采访组证实,邹宗利所称的蒙古国铅锌矿项目自2011年以来一直处于同一状态,投资方并未发生过变动。而由于邹宗利并没有为该项目成功介绍投资方,中铁资源也没有义务支付其佣金。毛德宝说,“如果她说自己介绍成功了,请她出示证据。”

  毛德宝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邹宗利曾介绍他与焦震认识。但他否认与焦震共赴蒙古考察项目,称两人见面前后只有半小时,且之后并无联系。

  人民网财经采访组从鼎晖投资获悉,焦震确实曾于2011年4月18日前往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但鼎晖投资一方表示其行程并未涉及考察项目。鼎晖投资工作人员向人民网财经采访组出示的焦震护照扫描件显示,焦震曾于2011年4月18日前往蒙古,并于次日回到北京。

  据了解,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与铅锌矿项目所在地乔巴山相距665公里。

  鼎晖投资工作人员主动表示可以提供当时陪同焦震前往蒙古的一位刘姓朋友的联系方式。人民网财经采访组通过鼎晖投资提供的联系电话该名刘姓人士。刘姓人士的说法与鼎晖投资方面相同,即当时焦震全程未离开过乌兰巴托,并且提前结束行程返回北京。

  该名刘姓人士自称是焦震十几年的老朋友,不便透露职务,但明确表示其并未在鼎晖投资担任任何职务。他声称对邹宗利所说的铅锌矿项目一无所知,并表示,“如果他们要上法庭,我可以做证人。”

  鼎晖投资创始人吴尚志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为焦震背书。他说,“不存在跳单的问题。鼎晖投资任何合伙人和个人对蒙古这个项目即没有投资、也没有利益。”

  人民网财经采访组未能与焦震本人取得联系。

  对于“跳单”说缺乏有力证据的质疑,邹宗利在21日庭审结束后拒绝向记者透露更多相关信息,称“今天我只谈社保的事情”。邹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掌握有核心的录音、文字、图像、第三方证人等证据,但在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上公布的仅有部分外围情况的文字材料和录音。她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在中铁资源上市前夕才能抛出证据。

  鼎晖回应“忠诚条款”说 配套投资系激励约束

  邹宗利要求社保基金调查鼎晖投资的另一个理由是鼎晖投资核心管理层成立了“天津宝鼎投资中心”,在作为社保基金管理人的同时从事股权投资咨询等业务。邹宗利认为,此举违反了GP(普通合伙人)与LP(有限合伙人)之间的“忠诚条款”原则。

  所谓忠诚条款,即GP与LP之间签订的协议中的一项条款。该条款规定,GP为LP服务的时候,不能做任何跟LP利益冲突的事情。这是国际惯例,也是市场通行规则。

  据工商资料显示,注册成立于2008年4月的“天津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宝鼎”),其法人代表是“北京元博恒瑞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元博”),而后者成立于2002年4月,其法人代表是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

  邹宗利正是凭这一点认为鼎晖投资违反“忠诚条款”,并要求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应该对其进行调查。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宝鼎曾于2008年7月参与慈铭健康体检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慈铭健康”)的增资。而鼎晖投资旗下的北京鼎晖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天津鼎晖股权投资一期基金(有限合伙)和天津鼎晖元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也先后参与慈铭健康的增资。

  鼎晖投资工作人员告诉人民网财经采访组,天津宝鼎确实是由鼎晖投资核心管理层共同注册成立的,其成立目的仅为了慈铭健康的增资,此后再也没有进行其他投资。该工作人员表示,当时慈铭健康向鼎晖投资提出增资需求,由于鼎晖投资前一期基金已经投放完毕,后一期基金尚未募集完成,鼎晖投资核心管理层便“自掏腰包”帮助完成了那次增资。

  她举证强调,鼎晖投资在2009年8月25日在有关慈铭体检项目的咨询委员会会议上对机构投资人就此事做了披露,并且鼎晖投资在2012年12月给美元基金投资人的年底报告中也专门就此事做了披露,并获得了投资人认可。

  对此操作,另有业内人士向人民网财经采访组证实是一种正常的配套投资行为,“对管理层有激励约束的作用”。他指出,鉴别管理层是否存在利用所管理的基金进行利益输送,观察管理层“跟投”的时间点是一个较为简明的途径。如果所管理的基金投资在前,管理层“跟投”的基金投资在后,则没什么问题。

  根据慈铭健康提交证监会的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鼎晖投资旗下的北京鼎晖最早向慈铭健康增资980万元,此后天津宝鼎增资211.28万元,而鼎晖一期和鼎晖元博则在此后又分别注资164.80万元和46.48万元。期间,招股书上并未显示天津宝鼎有将所持股权转让的行为。

  截至目前,慈铭健康尚未上市,以上资本也尚未退出。

  鼎晖投资日前也已通过媒体发布声明,并表示对于邹宗利虚构事实、诋毁名誉、侵害商业信誉的行为将寻求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利益。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