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尚德施正荣的中国式悲剧:186亿资产8年内归零

  在一个有着熙攘人群的大厅里,一个个子不高、穿着西装皮鞋的宽脑门男士一下两下地抽着地上的陀螺,不仅如此,他还踢毽子、打弹弓、叠纸飞机,俨然一个天真率性的孩子,这就是去年“六一”儿童节时刻的施正荣。

  今年“六一”将至,曾坦言“童心可以解压,带给人快乐”的施正荣还会否如去年一般?世事变化无常,短短12年的工夫,施正荣一手缔造的光伏帝国尚德电力就经历了类似于人的生老病死全过程,而施本人也从38岁有活力的年龄走到了知天命之年。

  然而让人思索的是,尚德上市时大呼“忽然觉得天亮了”的光伏老板们,在施正荣这个行业领路人的跌宕且悲情的命运中,或多或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5月22日,债权人大会的日子,关于5.41亿美元可转债延期事宜继续被推迟到了6月份,施正荣还在等待。律师佟文立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破产重整至少需要3个月时间,估计在六月十几号会有真正的结果。”

  达摩克利斯剑

  “书生”、“明星企业家”、“光伏教父”、“资本运作高手”、“尚德资产掏空者”等种种称谓正在远离施正荣,自从去年8月、今年3月施正荣先后被“开除”CEO以及董事长职务之后,倏忽间竟成了套在里面的局外人。

  5月24日是欧盟成员国就对华光伏征税投票的日子,而此前两天里,中国商务部公平贸易局已启程赴欧就光伏案展开最终磋商,进行最终的博弈,结果如何,出口占比90%以上的中国光伏企业正在等待结果。

  有意思的是,这两天中概股太阳能板块都出现频涨,就连尚德电力也于22日暴涨52%,但是尚德的实际情况并不美妙,虽然无锡国联已经入主多日。5月14日,由于未能及时递交2012年年报,纽交所对尚德发来了退市警告函。

  5.41亿美元的可转债成了悬在尚德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5月22日,在债权人大会上,破产重整管理人代表杨二观表示,下一步的重要工作是将制定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债券的清偿率也将在该草案中进行体现。原本在3月15日就到期的这笔可转债在延期到5月15日后,再次延期到6月28日,但是依然有一部分债权人未同意延期。

  让人意外的是,曾于今年3月初发表声明反抗“逼宫”的施正荣,出现在了5月14日上海举办的SNEC展会国际论坛上,黑西装、修剪整齐的鬓角,从略有些狭窄的前排过道中挤出演讲,他一字一顿地说:“由于尚德的破产重整,也由于我个人对尚德的指引,给整个行业带来负面影响,我在此对大家表示遗憾。”这是施首次在公开场合为个人失误道歉。

  他表示,光伏行业毫无疑问存在泡沫,但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我们的口号是‘破产不停产,重整为重生’,至于重整进展情况如何,还要看公司公告。”他到此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这遮掩不住他从内而外的悲情:从始至终,他的眼圈微红,情绪稍显落寞。

  这与风光时的施截然不同,“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个子不高,总是西装革履,宽大的脑门,原本不大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瞪得很大,跟他打招呼会微笑着点点头……”曾在往年SNEC展会上多次见到施正荣的业内人士如是向本报记者形容。

  “爱折腾”本性

  红酒、歌剧、一口流利的英语,这些国外十几年生活的沉淀,难以改变施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贫困农家的基因,这在功成名就时的施看来,“小时候根基已经打好。”

  一个被抱养来的孩子,他出生于江苏扬中,而且亲生父母就在同村,虽相隔很近且很小就知晓身世,但他却一次也没要求过回自己的家,并且在日后风光时常称“小时候爷爷和母亲(施家)的言传身教对我的成就影响最大”,这就是日后中国大地上第一批“逐日英雄”施正荣的过往。

  这种经历让施不同于同村孩子,从小就“心大”,“我很小时就想走出这片狭小的天地。”施正荣后来说。

  施正荣的履历也颇光鲜。16岁进入长春理工大学,23岁从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硕士毕业,两年后公费留学澳大利亚,师从国际太阳能电池权威、2002年“The Right Livelihood”奖得主马丁·格林教授。

  “我这个人就是爱折腾,喜欢搞创新。”施正荣在2006年以186亿元身家成为中国新首富后曾说,“如果没有我恐怕就没有尚德的今天。”熟悉施本人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种自信的表达是施正荣的常态,但在业内看来却“有些狂傲”。

  “爱折腾”的性格基因加上“书生身份”注定了施正荣的一生跌宕起伏,放弃澳大利亚“混得不错”的前程,2000年带着40万美金和老婆孩子回国创业,而在那之前从未涉足商业的他并未知晓前路到底如何,只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失败了大不了再找份工作。”

  “给我800万美元,我给你做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最终无锡选择了他,无锡市政府动用行政压力让无锡小天鹅等8家企业七拼八凑地融资了600万美元,2001年1月,尚德电力正式成立。

  敢想敢干的性格让施正荣的扩张步伐越来越疯狂。在2005年年底到2008年短短3年间,尚德电力产能从100多兆瓦一路勐增至1000兆瓦,由业内新兵跃升至全球第一,甚至计划到2012年要增至5000兆瓦(实际产能2400兆瓦)。

  但是其性格当中不够谨慎的一面让他的决策频频失误。2008年金融危机,尚德10年合同期的购硅协议一下子由于硅片价格暴跌而损失惨重,而且2007年在上海投资的3亿美元开发非晶硅薄膜电池的项目夭折。2009年在成都启动的碲化镉薄膜电池项目也以失败告终。

  然而2009年中国的4万亿和美国复兴计划等诸多经济刺激政策之下,敏锐的施正荣却变得迟钝起来。他表示,“我并不认为中国光伏产能已经过剩。光伏产业是一个能源行业,能源行业是无限大的行业。我看不出来目前产能哪里过剩。”

  多面人生

  爱折腾却又有理想主义色彩、强势却又敏感多思、敢想敢干却又不乏天真率性,如此具有冲突性的纠结性格却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这就是一手创造光伏神话又间接将其摧毁的“多面人”施正荣。

  “书生”、“科学家”一直是施正荣从商的软肋,不仅创业初期原始股东对此表示质疑,还称“这些钱就扔水里了”,更有意思的是,当《科技日报》报道尚德落户无锡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时,有人刻薄地说“又来了一个只打雷不下雨的公司”。

  创业艰难让初衷就是“把实验室的技术产业化,以获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满足感”的施正荣,真正尝到了连跟随他回国的人也离他而去的苦涩,而离开的理由却也是“你是一个出色的科学家,而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

  施正荣恐怕永远难以忘记的时刻是,2005年12月14日,被一群人簇拥着在纽约交易所敲响了上市钟声,那一刻他笑得如此开心且不断挥手。从此,纽交所钟声将“书生”施正荣带入了“水更深”的资本世界。

  曾表示“想当一名教授,还想办一个尚德学院”的施正荣,在企业上市后的几年里,不仅在业务上大肆扩张,而且在资本市场上也颇为长袖善舞。于是在尚德之外,以尚理投资为杠杆,施正荣、妻子张唯在军师陈秋鸣的指导下,一步步撬动施氏家族的隐形企业帝国。而这一切又都成了施正荣亲手埋在他自己和公司周围的“雷”,只是引爆的时间那时还没到。

  而在对内管理上,属兔的施正荣性格中的敏感多思且温和的一面,让下属感觉不到“主心骨”的所在。“这职位需要一个恶人来当。”CEO兼董事长施深感需一职业CEO。

  2010年尚德进入转型阵痛期。“实际上我很早就认为要做调整,但就是太顾面子,当断不断。”施正荣如是形容自己。施同时认为,“这些都是成长之痛。”事实是他过于自信了,“雷”马上就要引爆,而他却不自知。

  去年“六一”儿童节,抽陀螺、叠纸飞机的施童趣盎然,然而他想不到的是,在一个多月后曾让他引以为傲的入股GSF(环球太阳能基金资本公司)创造市场需求的模式,却因反担保案,成为了推倒尚德公司的一块“多米诺骨牌”。

  随后施正荣便陷入涉嫌关联交易、“掏空尚德资产”、被“逼宫”、内斗等各种丑闻,而尚德也停工停产、可转债压顶、债权人起诉等的“过山车”后,在今年3月20日宣告破产重整,而更可怕的是,接下来也可能迎来破产清算的命运。

  至此,施正荣和尚德电力所有的一切,短短12年内从零到巅峰又从巅峰回归到零。

  如今施正荣在同行眼里颇为悲壮,依然是“明星企业家”、“为行业发展做出了标杆性的贡献”,“施正荣本人在行业里算是比较谦和的,没什么架子,很好打交道。”某同行高层人士如是告诉本报记者。

  “你知道这里头的水有多深?”这是施正荣回国创业前他老丈人的一句劝诫,当时施没有听劝,而如今想来,施又会有几多感慨?

  事件回顾:

  3月20日:无锡尚德正式宣布实施破产重整

  3月7日:尚德内讧公开化:施正荣拒绝退位称董事会错误

  3月4日:施正荣辞任尚德电力董事长职务

  1月25日:施正荣等被指转移资产掏空尚德在美遭起诉

  2012年9月28日:尚德电力获无锡市政府2亿元贷款救助

  9月上旬:尚德电力首遭纽约证券交易 所退市警告

  重磅报道:

  尚德之殇与施正荣前世今生:迷失了的光伏大佬

  施正荣从首富到零:背后是整个光伏行业反思

  施正荣众叛亲离背后:空手套白狼政府无法接受

  施正荣被曝旗下公司几十家: 豪华游艇上开董事会

  施正荣被指建私人帝国掏空尚德 对多家企业利益输送

  相关评论:

  美媒:拯救尚德的白骑士不会出现

  陈龙:尚德昔日行业龙头 如今反面投融资教材

  王佑:尚德在痛苦中舔伤口

  赵晓:尚德破产成也政府败也政府

  刘 胜军评尚德破产:光伏大跃进致产能严重过剩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