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信泰富铁矿官司败诉 百亿美元投资恐失主动权

昨日 (5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等了7年、耗资近百亿美元建设西澳洲磁铁矿的中信泰富(00267,HK),近期被指原定的第二条生产线投产的时间可能再度延迟。谈及本次中信泰富澳洲采矿折戟一事时,何杭生指出,“中信败诉,彻底打断了其目前在中澳矿石项目上的主动权。

  昨日 (5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等了7年、耗资近百亿美元建设西澳洲磁铁矿的中信泰富(00267,HK),近期被指原定的第二条生产线投产的时间可能再度延迟。

  雪上加霜的是,围绕“中澳铁矿项目特许使用权费支付问题”一事与西澳铁矿主人Mineralogy有限公司对簿公堂的中信泰富,近日被西澳法院判定败诉。据外媒引述中信集团表示,需要研究一下裁决再考虑进一步行动。集团强调,有关的裁决并不影响中澳铁矿的发展,又指集团若有责任支付该费用时,他们是愿意和有能力的。

  海外大单对于希望走向世界的中国企业来说充满了诱惑,但近年来,中国企业投资海外铁矿项目屡次碰壁的案例时有发生。生意社钢铁分社主编何杭生指出,对于海外投资矿山问题,一味地盲目投资是目前钢企频频“碰壁”的主因。

  延期推高成本 因采矿权时点起纠纷

  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一度凭借资源热潮跻身澳大利亚最富有阶层的矿业巨头ClivePalmer的财富,在过去一年中蒙受了超过17亿澳元的损失。《华尔街日报》消息显示,目前,他正在筹备联邦议会竞选,同时计划复制泰坦尼克号邮轮。他的资产涵盖铁矿石、煤炭和镍行业,而这些领域均面临价格下滑的压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中信泰富官网后发现,2006年,Palmer以大约4.1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西澳大利亚州土地上的铁矿石开采权出租给中信泰富,随即中信泰富矿业总部设在了西澳大利亚珀斯。

  作为中国在澳大利亚资源行业第一批重要投资中的一笔,中信泰富加大了对该项目的投资。2008年,中信泰富矿业获得了第2个10亿吨资源的开采权,使得该项目的预计开采年限达到25年,年产量约2400万吨。此外,中信泰富还拥有再支付2亿澳元获得该项目其他资源的权利。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的一大特点就是在将铁矿石加工成磁铁精矿和球团的基础设施方面投资巨大。为此,这个名为“中澳铁矿”(SinoIron)的项目原计划投资42亿美元,然而,实际操作中却屡次出现超支和拖延的情况。到目前为止,预算已经达到了80亿美元左右,远超过中信泰富购进时最初估计数额。

  令人尴尬的是,中澳铁矿项目如今确实遭受了一系列的问题。由于中澳磁铁矿受矿工艺改变的影响,进度一直拖延,除此之外,包括高额的预算和押赌汇率投资出现的亏损,在2008年引致的成本达到了146亿港元 (约合19亿美元)。而在上周,中信泰富表示,在今年5月下半月之前不大可能交付首批铁矿石产品。

  因此,交易双方对该笔交易也产生了纠纷。去年,向中信泰富出租铁 矿 的CliverPalmer旗 下 的Mineralogy公司对未能收取专利费提出了诉讼。

  拥有租赁权的Mineralogy公司认为,依据采矿权协议中的一项条款,中信泰富一旦开始取矿,就必须支付2008年以来开采的使用权费,否则,就应终止其采矿权与场地租用协议。

  但是,中信泰富方面的理解却与之相悖。中信泰富的理解是,权利金的起始计算时间应该是矿石经过粗碎后才要支付,即要等矿山开始出产铁精矿 (预计在明年3月份)之后。对此,中信泰富于去年11月19日申请禁止Palmer旗下Mineralogy单方面终止矿权和矿场租赁协议的禁制令。

  败诉收场 或失去矿石项目主动权

  这场争端最终诉诸于西澳洲高级法院。

  采访中,钢铁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中澳铁矿项目现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规模巨大。围绕这场纠纷的背后,是双方对西澳皮尔巴拉地区隶属于Palmer的普雷斯敦海角港出入权归属问题所产生的纠纷。

  中澳铁矿项目距离普雷斯敦海角港口并不远,而产出的精矿将通过管道运往该港口。双方争议的焦点即在于第三方是否可自由出入普雷斯敦海角港。此前的双方曾订立合同,可经由普雷斯敦海角港出口精矿。

  分析人士称,由于此前希望SinoIron项目能于本月末产出首批矿石,因此,中信泰富极力反对第三方自由出入普雷斯敦海角港以保证正常生产秩序提高产能。

  关于本起法律纠纷诉讼的关键点即在于何时铁矿“运走(taken)”的定义上。中信泰富方面认为“运走”的意思是铁矿从澳洲运走,而Palmer却认为是铁矿从地下 “拿走”,这就是说,使用费应该从这个时间点就开始偿付。

  Palmer声称,中信泰富就使用费和罚款来说,欠了Mineralogy公司高达2亿美元。不过,Palmer却认为,本案的关键点在于究竟是谁控制该港口的设施。

  3月22日,中信泰富在其账目上列出了与Palmer法律诉讼有关的15.2亿港元的潜在债务。

  对此,Palmer曾在今年3月27日的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中信泰富试图避免对延误西澳大利亚的SinoIron项目进行支付,因为该公司目前的财政处境较为困难。他们作出了错误的决定,如今正试图避免支付。”

  然而,已在这个项目上负担了一系列时间和成本超支的中信泰富,显然没能等到如坊间传闻的那样获得当地政府的豁免其法律责任权。

  5月21日,西澳高等法院法官詹姆斯-埃德尔曼于表示,经过对初始程序进行讨论之后,该技术使用费应归于Palmer,是因为铁矿石贮存时需要使用他的土地,而并非中信泰富先前所声称的那样。据法官表示,继该裁决之后,Palmer撤回了要求中信泰富离开他的矿区的上诉。

  而据记者了解,此前法院已经做了一次有利于中信泰富的裁决。它在上周曾命令Palmer停止推进将中信泰富逐出矿山的计划。

  对于中澳铁矿项目仍将是今年及之后两年的工作重点的中信泰富来说,今年2月底该公司主席常振明曾表示,截至去年底,该项目已共计投资91亿美元,其中68亿美元为包含码头、道路交通、海水淡化等工程辅助设施在内的建设费用。

  对此,全球知名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分析师阿兰?高在今年3月6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由于现金流并不足以支付矿业项目的开发费用,该公司的债务水平将持续攀升。

  谈及本次中信泰富澳洲采矿折戟一事时,何杭生指出,“中信败诉,彻底打断了其目前在中澳矿石项目上的主动权。”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