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希望30年史:从小小鹌鹑到农业王国

新希望30年史:从小小鹌鹑到农业王国

  从1982年起家,通过鹌鹑养殖赚下第一桶金,再依托四川这一养猪大省,转行饲料生产,叫板当时的龙头——正大饲料,如今,刘永好创立的新希望集团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农业企业,上市公司去年营业收入达到732亿元。

  刘永好即将把新希望(000876,SZ)这一庞然大物移交给下一代接班人,引发业界对企业接班人的讨论。

  “企业传承,最难的地方在于最具个性的企业家精神很难传递,中国很多民营企业家的个人魅力对企业影响较大,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市场的怀疑。”有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表示。

  鹌鹑个体户起家

  从养鹌鹑的个体户到中国饲料大王的距离有多远?刘永好给出的答案是13年。

  在川渝地区,刘永好兄弟姐妹4人的创业故事并非什么秘密。广为流传的版本是:1982年,刘永好发现市场上鹌鹑蛋很好卖,便寻思搞鹌鹑养殖,一边卖蛋一边卖鹌鹑。他敢想敢做,马上就在自家阳台上养鹌鹑做试验,市场反响还不错;后来4人决定大搞一场,让老三陈育新(刘永美)办了“停薪留职”,到新津古家村办了鹌鹑养殖场,以养殖小鸡和鹌鹑为主,兼营蔬菜种植。

  这一版本在2011年刘永好接受记者采访时得到了证实,不过这个生意刘家兄弟并没做太久。

  1987年,刘永好发现了另一个商机。四川是养猪大省,增肥的猪饲料特别好销,这个市场无疑更加广阔。随后,他便以“希望饲料公司”为平台,将养殖鹌鹑赚到的1000万元全部投入到猪饲料的研究当中。1989年,“希望牌”1号乳猪饲料推向市场,由于价格低廉且有一定效果,销量同当时的饲料王牌“正大”饲料不相上下。

  至于如何击败竞争对手,一举垄断成都饲料市场,刘永好多年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只用了三个字:价格战。“希望饲料是小公司,又是四川本地的企业,耗得起。”

  1992年,在希望饲料公司的基础上,希望集团组建成功,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国第一个经工商局批准设立的民营企业集团,具有不可代替的标签作用。到了1994年,希望集团已经在全国建立起27家分公司,产品正式面向全国销售。

  作为家族企业,刘永好在早年间便颇为关注其存在的管理弊端。公开报道显示,1995年5月,刘氏4人开始明晰产权并进行资产重组,刘永言任大陆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任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美任华西希望集团董事长,而刘永好则组建了新希望集团并任董事长,完成了中国饲料大王的蜕变。

  全产业链下的“新希望”

  如今,距离刘永好创业已有31年。在这31年间,刘永好这位当初响誉全国的饲料大王已悄悄绘制出一张精彩纷呈的产业版图,包括肉、蛋、奶3条产业链,涉及饲养、饲料、兽药、屠宰、加工等等诸多环节的数10家企业、近千家农户。

  “专注农业”,刘永好此前在接受《价值中国》记者采访时,曾以此回应新希望稳健发展的原因。

  2011年记者与刘永好短暂交流中也深感他对农业的执着,基本三句话不离老本行。

  不过,除了传统农业领域,刘永好主导下的新希望的触角还延伸到了金融、地产、化工等多个领域。备受瞩目的便是他1996年出任中国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并在此后3年间陆续出资1.86亿元,收购民生银行部分股权,成为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

  其后,刘永好着手跨界扩展并规划新希望上市。1996年,他在越南、菲律宾等地建设工厂,扩展版图,并于1998年成功登陆证券市场。新希望由此走上了在房地产、乳业等领域横冲直闯、大举扩张的道路。

  2002年至2009年期间,它先后收购了四川华西、阳平乳业、安徽合肥白帝乳业、河北保定天香乳业、杭州双峰乳业、青岛琴牌乳业、云南蝶泉乳业、昆明雪兰乳业等十几家地方龙头乳企,并参股重庆天友乳业,形成了分布于西南、华东、华北等地的乳业企业联合体。

  此外,在房地产、化工板块,新希望同样胃口不小。可查证的资料显示,上述领域的投资为新希望带来了巨额利润,甚至高过饲料主业。

  就在市场纷纷猜测新希望的跨界动作时,2010年9月,新希望公布了资产整合方案,置入78亿元农牧资产,同时剥离乳业和房地产资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一整合方案的背后,潜藏着新希望打造农牧业全产业链的野心:以饲料为原点,在产业链最上游围绕农户、农村市场,打造“保姆式”农业服务网络;在下游,通过不断向终端靠近,打通通向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

  为了布局全产业链,刘永好从2005年开始便从股权着手,联合山东六和、北京千喜鹤、陕西石羊、山西大象等行业和区域性的龙头企业,并同四川省乐山市人民政府等形成战略合作,以代养和加盟两种方式打造生猪产业链。

  可以预见的是,刘永好对新希望的规划是最终要成为中国最大的农牧王国,然而这一目标能否实现,就要看他接班人的表现。

  中国企业传承之惑

  除了刘永好退任新希望董事长一职,今年以来,备受瞩目的还有现年64岁的招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突然“退休”;现年49岁的马云宣布辞去阿里巴巴CEO。

  市场传递的种种信号显示,中国商界第一代企业家们,已迎来第一波淡出中心舞台的潮流。“这不仅仅是两个群体之间的传承,更关系到企业发展的可持续性。”中国企业研究中心总经理周建成说。

  事实上,对于多数企业而言,接班人的选择一直是一大难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青岛海尔、招商银行、阿里巴巴等企业的“家长”均有变动。

  “交接班是企业面向未来最为关键的一步,其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中欧国际商学院教师王高表示,刘永好卸任新希望董事长一职,其股价便下挫1.49%,这是市场对“后刘永好时代”担忧的表现。

  “同以往相比,现在企业传承的眼光相对比较长远。”王高说,比如由企业家后辈掌握公司股权,确保公司的所有权不致旁落,同时在企业经营上则交给职业经理人去打理,然后再引入监督力量,形成所有权、管理权和监督权分开。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