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能源·资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页岩气开发“新兵”受挫 两桶油仍唱“主角”

  一批刚拿到页岩气探矿权不久的企业,却在自主勘探开发前止住了脚步。

  “通过国土部招标获得页岩气探矿权的非油气企业中,目前绝大多数还没有开始对其获得的页岩气区块进行实质性的勘探。”某国有油气公司的内部人士日前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有的企业甚至开始打退堂鼓,四处寻找国内外的合作方来共同开发。

  重庆能源样本

  在2012 年页岩气探矿权第二轮招标的20 个区块中,资源条件最好、竞争最激烈的当属重庆黔江区块和酉阳东区块。当时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油企都投了黔江区块,而最终拿下这两个区块的是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能源”)及其当时控股的重庆矿产公司。

  黔江页岩气区块位于重庆市黔江区,页岩气勘查面积约为1272.4平方千米,重庆酉阳东区块位于重庆市酉阳县境内,页岩气勘查面积约1002.89平方公里。

  然而,拿到这两个热门区块的探矿权不到半年时间,重庆能源就已经将酉阳东区块的拥有者——重庆矿产公司65%的股权转让给了华能集团;如今,其对黔江区块的转让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曾与重庆能源洽谈过黔江区块转让事宜的某位能源企业负责人近日对本报记者说:“据我了解,前前后后总有近10家国内公司先后与重庆能源集团商谈过黔江区块的合作,还有道达尔公司等一些外企也对此表示出了兴趣,不过目前都还没达成实质性的协议。”

  投标时承诺的勘探投资数额过高,可能是重庆能源目前难以消化的原因之一。

  重庆能源在投标时承诺,2013~2015 年间,在黔江区块勘探投资可达约17.35 亿元。

  上述能源企业负责人认为,重庆能源之所以要转让页岩气区块权益,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从事过油气上游业务,对页岩气风险勘探投资缺乏经验、技术和人才,为了避免巨额损失,所以积极寻求合作,以减轻投资负担、分散勘探风险。

  据了解,重庆能源对页岩气的合作模式提出了两种方案,一种是直接向国内公司转让一部分股权,另一种则是与外企签订合作合同,由外方承担勘探风险。但由于其没有对外合作权,前一种合作方式对重庆能源来说可能更现实。

  对于重庆能源转让页岩气权益的举动,国土部相关负责人拒绝作出评论。重庆能源宣传部门在电话中拒绝了本报记者采访。

  “我们没有通过招标拿到一个页岩气区块,那些没有页岩气开采能力的企业却拿到了探矿权,到现在又不敢开采,这不是耽误了页岩气的开发吗?国土部的招标能取得预期效果吗?”上述能源企业负责人质疑说。

  不过,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从商业运作上来讲,页岩气中标企业找寻合作伙伴、探索自己的商业模式是无可厚非的。

  勘探难题待解

  除了重庆能源,“绝大多数第二轮招标获得探矿权的非油气企业都还没开始实质性勘探。”某国有油气公司的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有的在积极找合作伙伴,有的自己在学习技术,还有的则搁置、观望。”

  另据本报记者了解,第一轮中标的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河南煤层气公司”)勘探开发进程也十分缓慢,目前其已选定外资合作企业,打算共同开发。该公司在去年首轮招标里中标的区块是渝黔湘秀山页岩气勘查区块,面积2038.869平方公里。

  对于寻找外资合作企业的情况,河南煤层气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情况。

  目前,国内页岩气勘探开发的主战场仍然由中石油和中石化掌控。去年年底前,中石油已生产并销售约1125.3万立方米页岩气,其旗下的富顺—永川页岩气区块项目也成为中国首个商业化生产的页岩气项目;中石化涪陵地区的页岩气年产能预计在今年年底将达到10亿立方米。

  根据页岩气“十二五”规划,中国2015年的页岩气产量目标为65亿立方米;这其中三分之二以上可能都是由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公司贡献。

  上述国有油气公司的内部人士认为,中标企业现在面临的开发难题值得相关部门反思,矿权是分下去了,但页岩气的开发并没有发展起来。相关部门应该严格检查中标企业是否执行了其投标时的承诺,没达到的就应该对其采取一些行动。

  不过,刘毅军并不同意上述观点,他说,页岩气探矿权招标这一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引入更多的市场主体进入页岩气开发领域,同时在市场上培养更多的能源企业。不过,要成为一家具备页岩气开发能力的能源企业是需要时间的,引入合作伙伴是这些企业学习技术和经验的重要方法。

  • 责任编辑:绿源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