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钢铁贸易生死劫:资金链断裂黄金时代结束

春日暖风并没有吹散钢贸商心头的“雾霾”。2013年天津春季钢材市场形势研讨会现场上,比起往年座无虚席的火爆场面,今年会场的空位比比皆是。前不久,福建宁德市委驻上海工作委员会、宁德市人民政府驻上海联络处、宁德市上海商会通过上海市工商联向上海市政府发出《挽救钢贸行业系统危机的报告》。

  4月的天津没有“阳光”。

  春日暖风并没有吹散钢贸商心头的“雾霾”。作为全国最大的钢铁贸易(下称钢贸)商集聚地之一,这里的春天分外寒冷。

  2013年天津春季钢材市场形势研讨会现场上,比起往年座无虚席的火爆场面,今年会场的空位比比皆是。为数不多的参会者也没有如往年一样对行情讨论的热火朝天,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更愿意把精力打发在手机上。今年的“倒春寒”似乎让钢贸商心里凉到了底。

  依然有不少参会的新面孔,但这绝非一个好消息。众多钢贸老板选择让手下前来参加这已“无足轻重”的研讨会,而自己与亲信们在远离会场的某处开着关乎公司存亡的紧急会议。

  对钢贸商们而言,存活,才是这个春天里他们需要费心的唯一关键。

  “钢贸伤”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是,钢贸商仅用10年时间,就遭遇了由兴盛到衰败的悲剧收场。故事的主人公们也完成了由“钢贸商”到“钢贸伤”的角色转换。

  宋涌就是这10年故事戏剧化的见证者之一。现任天津昊天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天)董事长的他,脸上比几年前明显多了些沧桑,在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回忆起钢贸经历时,言语中透着一股莫名的忧伤。

  从钢材销售员到钢贸指挥官,宋涌前前后后在钢贸圈打拼了近20年时间。他所在的昊天从1998年便开始经营钢材贸易。生意起步没多久,他便搭上了“2000年~2009年钢材贸易的黄金10年发展期”的顺风车。这10年,宋涌们通过急速扩张的规模效应,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好景不长,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钢材贸易的利润取决于企业对市场行情的把握和销售策略的调整。“金融危机开始后,钢贸企业的日常盈利变得非常微薄,通常只有8元~10元/吨。”包括宋涌在内的钢贸商开始意识到,一吨钢材贸易差价已不可能再回到两年前300元~500元的水平。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钢贸商的黄金时代已然结束。

  宋涌的担心很快变为现实。近两年来,钢贸企业不断面临着经营成本大幅上升、利润空间逐渐缩小、流通环节集中度低、无序竞争严重、融资难和抗风险能力低下等问题。就连猪肉和白菜,也开始逐渐成为钢贸商吐槽的对象。“一公斤钢材抵不上四两猪肉”、“一斤钢材不敌一棵白菜”等口号迅速在业内流传开来。钢贸商的利润犹如高台跳水般,瞬间降至冰点。

  • 责任编辑:岩实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