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产经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民营医院售药降价70% 药价虚高在流通环节

他成了药品市场的搅局者因为这个原因,他曾被封杀,货源被断掉 杨炯有时候还会拿代理商给出的价格,0.5元、1元地压低进价,但是这两种药是他啃不动的骨头,这两种药他的进价都在140元/盒左右。

 

  他成了药品市场的搅局者因为这个原因,他曾被封杀,货源被断掉

  2010年3月至今,局内人杨炯企图用一场小小的实验向外界证明两个事实:一、医药这潭水到底有多深;二、大幅降低虚高的药价是可行的。

  杨炯实验的主体是一种治疗肝病的核苷类药物——阿德福韦酯片,在外面的药房或者一些医院,一盒这种药品零售价格在160元左右,但是在杨炯的肝病研究所,同品牌同包装的这种药片零售价格却仅为45元。

  药价差距很大,但操作方式却并不复杂:像所有民营医院一样,杨炯利用民营这个身份,跳过了医药采购平台招标、医药公司这些药品流通环节,直接同药品生产厂商达成供销关系,拿到这种药时的价格仅为20元/盒。他做的最艰难选择是,无视药厂规定的220元/盒的零售价,而是按照45元/盒的价格出售,并且在媒体上登出广告造势。

  他成了药品市场的搅局者,因为这个原因,他被某药厂封杀,货源被断掉,但是国内生产阿德福韦酯片的药厂很多,一家药厂停止供货,另一家药厂的代表会马上来建立起供销链。“当然,他们在卖给我货之前,都会提醒我,可以低价卖药,但不要像上次那么声张。”

  杨炯说,自己没有停止低价销售的实验,只是将其换了个名字——“药品团购”。

  对于杨炯的“药品团购”实验,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曾回应说,“民间药品团购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药品团购是可行的。”对公立医院来说,要面临多方的监督和管理,调控药品价格的自主权不如民营医院,“所以药价虚高不能将责任完全推到医院身上。药价虚高主要体现在流通环节,这才是需要压缩掉的一部分”。

  • 责任编辑:岩实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