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福建最大乳企恐再度拍卖 被疑曾涉转移资产逃债

福建长富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富乳品),坐落于南平市,是福建地区最大的乳制品生产企业。质押股权带来的收益之一,或许是陈文斌及其掌控下绿洲兔业开始得以从长富乳品借款。

福建最大乳企恐再度拍卖 被疑曾涉转移资产逃债

 

 

福建最大乳企恐再度拍卖 被疑曾涉转移资产逃债

 

 

  福建长富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富乳品),坐落于南平市,是福建地区最大的乳制品生产企业。但这家拥有34个现代化牧场、“从未向个体散户收购过一滴牛奶”、“从未检出三聚氰胺”,并为光明、伊利等多个知名品牌代工福建地区产品的企业,却因股东陈文斌涉及民间借贷纠纷,面临着待拍卖的命运。

  多名南平当地知情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利滚利之下,陈文斌及其名下企业牵涉的民间借贷资金或已达7亿元。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也并非长富乳品第一次被送上拍卖会:由于拖欠工行南平市延平区支行款项,早在2010年,长富乳品就曾被拍卖。

  经此一拍后,收购者以相对低价拿下企业,但在记者得到的一份评估表中,2010年以3700万元被拿下的长富乳品,如今的资产评估值已达2.7566亿元。

  显然,长富乳品承继优质资产后由原公司管理层继续经营已涅?重生,而失去核心资产后已无存续价值的福建长富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富乳业集团)则因无人问津走向自然死亡——因未按规定接受年检,企业已在2012年1月被吊销。

  更重要的是,新股东在控制了优良资产的同时,一举摆脱了长富乳业集团2000余名自然人股东上亿元的投资款,和为集团公司提供了共计约6.5亿元贷款的南平各大银行。

  子公司到孙公司的身份变更

  2010年的拍卖,曾是一次被精心“设计”的活动。

  拍卖之前,长富乳业集团已悄悄完成了向孙公司长富乳品转移核心设备、仪器资产的过程。拍卖之时,指定竞买者需为当地农业龙头企业。这为陈文斌控制的福建丙午绿洲兔业发展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绿洲兔业)扫清了障碍。

  长富乳业集团成立于1998年,原名为福建长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富股份集团),法定代表人陈学坤。

  记者获得的福建省人民政府闽政体股【2002】01号《关于同意设立福建长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文件显示,“经研究,原则同意福建长富集团有限公司员工陈学坤等联合与公司产业相关联人员共2242位自然人,共同发起设立福建长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股本总额为2.1680亿股,每股面值1元。其中陈学坤等5人以福建长富集团有限公司经评估后净资产中的8216.4万元出资,按1:1折为8216.4万股,占总股本37.8985%;陈锦如等1106人以对福建长富集团有限公司的债权6015.3万元出资,按1:1折为6015.3万股,占总股本27.7459%;田小朋等1194人以现金人民币7448.3万元出资,按1:1折为7448.3万股,占总股本的34.3556%。

  上述文件中 “陈学坤等5人”指的则是长富股份集团的5名创始人:陈学坤、邓德?、蔡永康、蔡永辉和胡华接。创始人股东陈学坤石匠出身,此后涉足土矿工程掘得第一桶金,并经营房地产业务。具体的出资分配中,陈学坤出资2629.25万元、邓德?出资1399.79万元、蔡永康、蔡永辉、胡华接则分别出资1396.79万元。

  2003年2月,长富股份集团更名为长富乳业集团。2004年10月,长富乳业集团注册资本由2.168亿元增加至2.5099亿元。

  长富乳品同样设立于1998年,成立之初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为中外合资企业。其中中方股东长富乳业集团成出资375万元人民币,外方股东陈学玉出资125万元。

  2006年8月2日,长富乳品召开董事会。该次会议及之后达成的股权转让协议称,鉴于公司所有者权益为-437.63万元 (2006年5月31日)的实际经营状况,企业正常经营难以为继,为了促使长富乳品能够彻底改变现状,拓展新的业务,因此同意长富乳业集团375万元股权以及相应的债务以人民币总额1元的价格转让给福建省南平市长富奶牛育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富育种)。

  长富育种设立时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股东中,福建省南平市长富牛奶有限公司出资94万元 (即长富乳业集团前身,由陈学坤任法定代表人)、自然人蔡永辉出资6万元。

  至此,长富乳品的身份由长富乳业集团子公司,变更为孙公司。

  但股权结构的调整,似乎并没能起到股权转让协议中提及的 “促使长富乳品能够彻底改变现状,拓展新的业务”之目标。2008年,长富乳品净利润亏损378.03万元。2010年,由于拖欠工行南平延平支行款项,长富乳品被拍卖。

  长富乳业的金蝉脱壳计

  “拍卖时,指定竞买者需为南平市的农业龙头企业。而当时,几乎也只有陈文斌掌控下的绿洲兔业满足这个条件。”有熟悉企业情况的福建当地银行行长向记者介绍,“最后基本上是以底价拍下的,对外宣称是3700万元。”

  而实际上,拍卖价格或许并没有达到这个数字。

  拍卖完成后的2010年9月19日,长富乳品的外方股东陈学玉将所持的25%股权作价125万元转让给了绿洲兔业。2010年10月29日,长富乳品召开董事会,选举蔡永康为公司董事长、邓德?为总经理。

  在当年12月13日召开的长富乳品股东会上,绿洲兔业提出增加注册资本金。记者得到的股东会决议中称,作为“股东之一的绿洲兔业公司始终关注公司的发展,此次工行南平延平支行将抵债得来的原福建长富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核心资产进行公开拍卖,绿洲兔业积极参与并一举拍得,为公司的稳定经营和长远发展奠定基础”。而“鉴于绿洲兔业拍得资产是公司正租赁使用的厂房、办公楼、及建筑物下的土地,根据绿洲兔业报告建议,从公司经营完成性考虑,股东一致同意将这些资产通过增资方式归入公司名下”。具体的操作中,资产以拍卖价加转让过程中发生的各种税费之和为作价原则,经核算同意作价2718万元。此外,根据《公司法》的规定,此次实物资产增资还必须配套不低于30%比例的现金,因此,同意另增加注册现金882万元,即总增资资本金3600万元(含实物与货币)。

  增资完成后,长富乳品注册资本由500万元增加至4100万元,股权结构调整为绿洲兔业持股90.854%、长富育种持股9.146%。2010年12月,长富育种也完成了股权变更。公司股东结构调整为绿洲兔业持股94%、自然人陈文斌持股6%。法定代表人也由蔡永辉更换为陈文斌。

  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此次拍卖前,长富乳业集团已完成了将核心资产转移至长富乳品的过程。

  2007年,长富乳品从长富股份集团以账面价值购入机器设备、仪器等固定资产1342.8万元。“被转移的资产主要是奶业、乳制品的制造设备,另外还有酸奶生产线、利乐包、巴氏奶生产线等,这些设备进口报关时的价值就达到3亿多元。此外,还有万余平方米的厂房。”上述银行行长告诉记者,“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过程。采用划拨的方式将价值3亿多元的资产和设备置入子公司,而在折旧之后、或者按使用净值计算,账面上的价值确实不大。又比如厂房土地,是1999年取得的,按取地时的净值计算来划拨,同样是非常便宜的。

  根据长富乳品2008年年检报告,公司当年无形资产为330万元,系土地使用权。

  购入机器设备后,长富乳品在2009年实现了盈利:净利润1136.67万元。而资产转移的过程则仍在继续,其中重要的一环是“长富”商标的转移。记者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网站查询发现,目前,包括“长富”、“长富乳业”、“长富睡香奶”等在内的商标及商标图像均已由长富乳品所有。

  “核心资产转移至长富乳品后,再以拖欠工行款项的名义被拍卖,最终受损的是向长富乳业集团提供贷款的各大银行和集团2000余名股东。”上述福建当地银行行长表示,“包括工行、建行、农行、交行等在内向长富乳业集团提供了共计约6.5亿元的贷款,股东投资款也有约2.5亿元。”

  “上述款项主要是用于厂房的建设和设备的购买。虽然当时福建还有其他乳品企业,但长富乳业集团加大了投资力度,从德国、丹麦、荷兰进口设备,从以色列引入奶牛,并垄断了牧场资源。”该行长告诉记者,“不过随着长富乳品的被拍卖,长富乳业集团失去核心资产后任其自然消亡,几千名股东的投入损失了,银行6.5亿元的贷款只换来3700万元。而正常情况下,企业应价值9亿元。”

  为顺利完成拍卖,组织方对细节的关注也非同一般。“欠款的是长富乳品,长富乳业集团则不能拍卖,毕竟有几千名股东。而除了管理层股东外,其余千余名股东并不知晓转移资产的事情。”上述银行行长分析,“拍卖后,长富乳品承接了原集团公司的优质资产,但摆脱了几千名股东,成了由几个人掌控的公司。”

  “长富乳品在福建省内是贷不到款的,之前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怎么还可能给它贷款?”某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南平分行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该行在长富乳业集团的贷款余额约1.2亿元,“我们在过去的两年逐步剥离了这些坏账。”

  长富乳品陷民间借贷纠纷

  目前,长富乳品注册资本4100万元,其中绿洲兔业出资3725万元,持股90.85%,长富育种出资375万元,持股9.15%。后两者均已为陈文斌名下资产。但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陈文斌拍下长富乳品后,已将所持的部分股权质押。

  质押股权带来的收益之一,或许是陈文斌及其掌控下绿洲兔业开始得以从长富乳品借款。

  陈文斌最广为人知的一笔收购,是以约1.2亿元买下了闽北大饭店。

  “收购闽北大饭店的资金,即来自于向长富乳品的借款。”上述福建当地银行行长向记者透露,“这意味着,陈文斌在购入长富乳品后,即质押了部分股权,也未有后续投入,却向公司借款以运作自身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陈文斌入主长富乳品后,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仍为蔡永康,总经理为邓德.陈本人仅进入董事序列。

  5月16日,记者曾前往长富乳品办公地,但被告知蔡永康外出开会。记者此后数次拨打蔡永康电话并发送采访短信,也未获回音。

  记者得到的长富乳品财务报表显示,公司2010年实现净利润993.2万元,“其他应收款”2550万元,其中绿洲兔业借款700万元。至2011年,“其他应收款”从2550万元勐增至9596.3万元。2012年,这一数字为1.3877亿元。

  而在另一份《绿洲兔业关联企业评估情况汇总表》中,截至2012年11月28日,长富乳品资产总计评估价值2.7566亿元,但净资产评估价值为1.7512亿元。“这其中有约8000万元,即是陈文斌及绿洲兔业向长富乳品的借款,此后再借款3000万元。”上述银行行长向记者透露,但长富乳品财务负责人刘建东拒绝向记者证实上述数字的准确性。“为了装修闽北大饭店,陈文斌又花了上亿元,并再向他人集资,但最终资金链断裂。加上银行贷款,总计负债约在7亿元左右。”该银行行长告诉记者。

  在陈文斌的融资链条中,除去向“特定对象”集资外,当地银行业人士也参与民间融资,并将资金转借给陈文斌。农行南平分行相关负责人向记者确认,确有原当地支行负责人涉及此事,“但他已经辞职了。”

  “该支行负责人拆借的资金约有2亿元,合并债权约3亿元,利滚利后约4.5亿元,绿洲兔业的银行贷款约2.4亿元,总计约7亿元。”上述银行行长称。

  “南平大部分银行对绿洲兔业都有贷款,但这家公司也不行了,我们去年就停了对绿洲兔业的贷款。”上述银行办公室主任向记者透露。

  记者拨打陈文斌此前留下的两部电话,但其拒绝接受采访。“陈文斌的事情延平区里已经组成了工作组,专门处置,同时还成立了债权人委员会。”南平市政府金融办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但延平区委宣传部门向记者表示,由于分管副区长出差,目前暂无法接受采访。

  记者得到的一份公告显示,陈文斌及其妻子名下的部分资产将于5月22日被拍卖,其中包括福建省尤溪县闽龙竹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南平市新建路48号长富大厦商住楼裙楼负一层1号至79号商业用房、南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967326股的个人股权等。

  “陈文斌的战线拉得太长,最终资金链断裂。”上述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南平分行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

  “应该会拍,但长富乳品由于股权结构比较复杂,牵涉事项较多,所以可能延后。”南平市中院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案件正处于执行阶段,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南平市中院执行局人士告诉记者。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