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商海谍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云暗讽刘强东:他爱怎么干怎么干

别误解了马云,退休不是最值得关注的话题。现在,和马云退至董事局一样,淘宝也同样隐逸,在25个事业部中,“淘宝”两个字消失了。同期聚划算也可划归至淘江湖系,如今聚划算是不错的促销平台,但没有建立用户粘性和社交属性。

  别误解了马云,退休不是最值得关注的话题。他的让路,是为阿里巴巴拥抱移动互联网新世界铺路

  Ⅰ人物——逍遥游

  羡慕马云吗?别着急,退休其实是门技术活

  虽然经常面对各种怪问题,马云终于遇到了最古怪的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士在昆明一场

  论坛上紧握住话筒:您觉得如何才能留住老公的心呢?

  空旷的舞台上,马云踱了两步,“我没有做过女人,我不知道。”台上灯光耀眼,台下每个角落都挤满了人,七只手一直举着,希望抓住他的视线,“但我觉得夫妻还是原装的好,真不行,拆开其实也不错。”答案不如问题有趣,还是激起一阵笑声。

  两天后,从杭州萧山机场到阿里巴巴总部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听说我们去见马云,勐踩了脚油门:“你们能帮我捎个口信吗?”他一本正经地说,“我想杀了他。”他和老婆本来在批发市场做小生意,因为淘宝和天猫,市场倒闭了,他不得不另谋生计。他又抱怨,自己的儿子很可能不会同意杀掉马云。“他整天网购,买了一大堆东西。”

  中国短暂的现代商业史中,马云最具不可复制性。当有人需要一张商人的脸来挂上天使的面具,会想到他,他甚至会被当做百科全书使用;当有人需要一张商人的脸来挂上魔鬼的面具,也会想到他,他言行的每一个细节都会成为标靶。

  马云一直在悟道,这并非装神弄鬼,阿里巴巴创业过程就暗合顺势而为之道。过去14年中,他最充分享受了时代的机会,而且总保持比时代快半步的节奏——只半步,刚刚好,有时更快一点,他马上会受到教训。从早期B2B业务,到淘宝网、支付宝,再到大淘宝战略,乃至大阿里战略,组织架构几次分拆,布局金融、数据、平台,从信息流到资金流再到策划中的物流,一切围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自然生长出来,始成今日之格局。“如今我们看阿里巴巴,有些像看在天上的公司。”搜狗公司CEO王小川感叹。

  公司还在天上,马云想要落地,淘宝十周年纪念日,他宣布了毫无悬念的退休计划。杭州黄龙体育场热闹如奥运会开幕时的鸟巢,他穿着七分裤出场,戴大镜框眼镜,黑色小礼帽,刘海儿在帽沿下隐约可见,萌。他唱了首《我爱你中国》,又唱了首《朋友》,唱第二首歌时镜头给了阿里前CEO卫哲,把卫哲的脸投射到大屏幕上。说实话,马云唱的确实没有说的好听,虽然他只是离开公司,而非离开世界——他出生于1964年,但坚持称生日还没到是48岁而不是49岁,经常练太极拳,身体棒得很——网络上滚动的消息还是带着缅怀拿破仑的情绪,仿佛世界又失去了一个了不起的小个子,就连一向不喜欢他的人也暂时息声。

  现在,他频频强调自己亦是凡人,最近一段18年前的视频又再次被挖出,视频中骑着自行车的他制止了一起电视台伪装的盗窃窨井盖行为。永恒的矛盾是,只有徘徊在神坛上的人才会强调凡人身份,这反而激发更多遐想。多数看了视频的人都评价:看,做一个有正义感又有策略的屌丝也是有前途的!

  没必要憋足了劲儿解读马云为什么退休,猜测他看破红尘还是虚晃一枪。他犯过很多错误,但这次做出了最聪明的选择。在《乔布斯传》结尾,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记录了他和乔布斯关于死亡与不朽的一段对话:后者宁肯相信有什么东西能留存下来,例如意识和经验,“但另一面,(死亡)也许就像个开关一样”。乔布斯说,“啪!然后你就没了。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从不喜欢给苹果产品加上开关吧。”马云也抗拒给自己加上开关,他高调的退休,只是一个重启仪式,告诉自己和别人,他又是一个崭新的系统,如此才能对抗来自时间、失败和失去方向感的恐惧。

  马云埋在沙发里,左手摆弄着一把木剑,右手转动着一只硕大的打火机。我把出租车司机的话转达给他,“能被人骂我觉得挺好,人们总要有个人骂。今天即使没有淘宝,没有阿里巴巴,传统的批发市场也做不了多久。假设是因为我们推动了传统批发市场的改造,这是好事情。”他用木剑拍打胸膛,“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和优秀的政治家一样,如果你做事都没人骂你,绝对不会优秀。”

  有人说他是毛派,但他称心中最尊重的领导者是华盛顿。过去一年中,集团内部还真几次研究了英国宪章运动、法国大革命、美国费城会议,请专家来上课,然后内部讨论。他带着团队在外地开了三天会,专门围绕美国独立宣言学习、思考、辩论,他还要在内部拟定出一个类似独立宣言的纲领,目前仍在起草中。

  去美国时,马云在林肯纪念馆一个人静静坐了半天,他思考作为一个国家,从华盛顿开始传递的是精神还是权力?

  创始人离开,公司可能会失去灵魂,他的理解是留住灵魂要靠一部“宪法”,而且要有一群人捍卫它,而不是他自己高高坐在“宪法”上面。“美国建国200多年很好,到300年未必好,但走这条路过程中,捍卫了独立、自由、民主的理念和价值体系,他们以全球最独特的、最科学的方法做,我们也一样。”他挥舞着木剑,“我不敢说要成为华盛顿,但我和我的同事就走这条路,应该走这条路,我保证老陆(阿里巴巴集团新CEO)也会这样走下去。”

  以国家,而非其它公司作为传承参照系,或许因为阿里的边界已远拓展到公司之外。它的大量业务都与社会管理职能发生交集,2012年,集团旗下电子商务网站淘宝网(C2C)和天猫(B2C)交易额突破1万亿元,这一数字超过2011年云南、贵州、甘肃、新疆、海南、宁夏、青海7个省(自治区)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总和。围绕其间的诚信、物流、交易安全等问题,与一个中型城市市长日常管理范围差不多,而这只是阿里巨舰的一个炮塔。它刚刚入股了新浪微博和高德地图,准备抢占移动互联网的最重要入口,还联合银泰百货和复星集团巨资搭建物流基础体系。虽然它表示无意抢银行的蛋糕,但如火如荼的小贷业务已足够引起银行的不安。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责任编辑:岩实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